迷失在展览空间中的2012利物浦双年展

2012-09-19 11:11 来源:The Guardian 作者:AdrianSearle 浏览:1387 A+ | A-

两天的时间远远不够我们去探访本届利物浦双年展。

Audrius Bucas & Valdas Ozarinskas的作品“Vilnius Black Pillow”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充气枕头。

我匆匆参观完约翰·摩尔斯绘画奖(John Moores Painting Prize)的作品展,那些作品几乎没给我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然后我又迷失在了展览“City States”中,它将我们从伯明翰带到格丹斯克,从格陵兰带到台北;它占据了利物浦前邮件分类办公室的很大一片面积,我在其中好像可以去到任何地方。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去环绕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充气枕头;它被塞进了地板与天花板之间的空间里,臃肿的黑色似乎意味着长眠。每过几个小时我便会来到海滨查看安东尼·麦考尔(Anthony McCall)备受期待的云柱是否已经上升到了能够横跨默西河的高度。

安东尼·麦考尔(Anthony McCall)的作品

自1999年创立以来,利物浦双年展一直在尝试各种方式去腾飞。在2011年被任命为艺术总监的Sally Tallant的管理下,利物浦双年展正在尝试重新调整聚焦点。作为本届双年展的主题,“好客(hospitality)”的本质比它听起来的含义更加复杂;不过它究竟能否帮助我们在利物浦的27个不同场所里反复搜寻由242位艺术家带来的作品还有待讨论。

库斯( Markus Kahre)的作品

坐在一个房间里专心思考也许效果更好,但芬兰艺术家马库斯( Markus Kahre)在Monro酒吧底层布置的假的酒店套房却不太适合坐进去。从台灯、门窗到墙面,这一切事物全都是由艺术家组装起来的完美的幻影。直到我们看到墙上的镜子里照出了除我们自己以外的所有东西时,我们才会意识到这不是真的。这实在有些令人不安而且不可思议——除非你碰巧是一个吸血鬼或是幽灵。这里甚至连日光都是假的。

马库斯(Markus Kahre)的作品与本届双年展主展的标题——“不速之客(The Unexpected Guest)”十分一致。我们习惯于期待艺术中那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尽管那是非常罕见的。现在的双年展一场接着一场,相似的时髦的名字与人们已经熟悉了的艺术策略也反复出现。这边是总是出现在各个地方的多拉·加西亚(Dora Garcia)的作品,那边又是“对我们将自己置于空间中的能力提出了质疑”的豪尔赫·马基(Jorge Macchi)的作品。但它们看起来似乎影响不大,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佩德罗·雷耶斯(Pedro Reyes)在FACT里设置的游戏室。

一名保镖站在Elmgreen & Dragset在Liverpool One购物中心展出的作品“But I'm on the Guest List Too”前。

有时我并不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客人,倒更像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尤其是我在排队进入Elmgreen & Dragset在Liverpool ONE购物中心门前竖起来的一扇“VIP入口”背后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夜店时。一名看起来友好、始终站在门前的保安告诉所有前来询问的人他们不在宾客名单之列。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