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李帆丨当我知道自己是谁,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能为我所用

2017-07-13 10:49 来源:崇真艺客专稿 作者:毛茜 浏览:1080 A+ | A-

对话李帆丨当我知道自己是谁,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能为我所用,李帆

艺术家:李帆

李帆认为自己是一个很笨的人,二十余年的劳作都是在完成自我救赎的过程,是修正自己的过程,尽管漫长而痛苦,在渐渐清晰自己的同时,会在画面上自然流露出潜意识要做的事情、要说的话,这种自然渗透的力量如同豆芽可以冲破石头一样,李帆说,他只需要慢慢成长...

T=崇真艺客TRUEART 

L=李帆 

对话李帆丨当我知道自己是谁,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能为我所用,李帆

李帆作品 阿拉里奥画廊《亚洲之声》展览现场

心魔 

L:我是对自己有点要求的人,绘画对我来说是欢愉的事,但画的时候状态痛快且痛苦,得出的结果高兴但反应的不是快乐。所谓的痛苦,就是内心呈现出的,是和我外在生活完全不统一的。在任何人看来,我有儿有女,家庭幸福,为什么画中充满了这种纠结、诡异和鬼魅。 

T:而且你会用很多方式去诠释这种痛苦和深度。对人类来说,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痛苦和悲观的,所以人们才更愿意去追求快乐,哪怕快乐是极其短暂的,但这种快乐也可能是痛苦的开始。 

L:就好像把心魔打开了一样,作品中会感觉到一种鬼气和死亡的气息,有点着魔了。我的工作室是在半地下,我就感觉好像把这个屋子里的鬼给画出来了(如果有)。绘画的过程,脑海里就像是过电影一般,画笔走在哪里,其实感觉更像是下意识,可以说停就停,绝不犹豫。前后时期一直是这样,我想阳光都阳光不起来。 

在私人汇看展的时候,我也会请一些朋友来看我的绘画,其中一个朋友就问我,我和世界是什么关系?我说,世界是让我用的,不是让我看的。当我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是能为我所用的,所以有些东西,我甚至连看都不看,触都不触。还有朋友希望画里有“政治”会更如何,我想他所说的政治意味未必是狭隘的中国概念,当然我也不希望孤立和掺杂这些类似的观念。还有朋友鼓励我就继续这样做下去,继续纠结下去,我好像特别能够理解他的意思,我在对应自己的时候很清楚,这是一个过程,必须要把心魔打开,释放出去。 

T:你不担心心魔一旦打开,也可能收不回去。 

L:所以我在画室和在家是完全不同的状态,甚至在离开画室后,我会故意停一下再回家,会害怕把身上的那股气带回去。

对话李帆丨当我知道自己是谁,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能为我所用,李帆

李帆 《涌动》 丙烯、墨、麻纸

200x109cm 2016  

T:你以前有过这种类似的感受吗? 

L:我的绘画一直是一种自我寻找、救赎的过程,是一直摸索研究的过程。尊重自己到放纵,放纵自己到任性,通过行为表现出与众不同。但破茧重生还不能马上飞翔,还须几秒的停顿,还存留阵痛的记忆。好在快要飞了,快要自由了!

有趣的是,我之前画过一张图片,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谁,画完后我才去查资料,知道了他学说的宗旨就是要达到不受干扰的宁静状态,并要学会享乐。我觉得这和我的内心诉求很一致。如果过去我们把欲望只看成物欲和性欲的话,未免过于简单,欲望有时候说不太清楚,有句话是‘好奇害死猫’,这种好奇又源自何方? 

T:对人性深处的探寻,你似乎想要解决东西方文化中骨子里面的,所谓人性的阴暗面。西方是面对这一切,东方是回避这一切,这种回避对于顶尖的艺术家来说,他们完全是知道这部分的存在。在西方神话故事中,大量存在着非常多妖孽的关系,而在东方文化中,很多类似的事情是在被大量的包装、美化,并且做得很早,否则,也就没有皇权对人性的镇压。 

L:奇怪的是,我有两张作品图式和国外一些艺术家的作品有某种相似性,之前是没有见过他们的作品,是在朋友圈看到的,他画了一张特别宽的肩膀、有些装饰画的味道。我就想起我画过一个孙悟空,我把他的肩膀画的特别宽大,红色的,然后手捂在嘴边发呆,其实那是一个农民戏班子表演孙悟空化妆的一个瞬间,当时我画完那张画就乐了,孙悟空都没招儿了!按现在的话说“懵逼了!”是什么让他开始发呆思考了?哪怕那是瞬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画,但是我觉得那是我想要的感觉。我高兴的地方在于,我们探讨人性相通的部分是不分中西的,都利用了东西文化中相似的部分。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3页123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标签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