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侯瀚如:争取艺术表达的自由,无论在哪里,什么时候!——古根海姆美术馆《1989 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

2017-10-10 11:26 来源:ESTRAN 作者:初鸿睿、孙熳 浏览:547 A+ | A-

展览《1989 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2017年10⽉6⽇⾄ 2018年1⽉7⽇,所罗门·R·

展览《1989 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2017年10⽉6⽇⾄ 2018年1⽉7⽇,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

Estran(以下简称“E”):在即将于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开幕的展览《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的策划和筹备,以及与古根海姆的合作过程中,您主要负责哪些方面的工作?

侯瀚如(以下简称“侯”):首先是我一直担任古根海姆亚洲艺术委员会的委员,然后我也一直是作为何鸿毅基金会与古根海姆之间合作项目的顾问策展,与他们的内部策展人翁笑宇一起合作。而这次中国当代艺术的大型展览实际上我是和孟璐、田霏宇,我们三人一同来策划的。这个展览的题目最早是我提议的。我参与到这里面,也强调了我一贯研究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角度,即强调其世界性,也就是中国当代艺术跟外部的互动关系。

2014年古根海姆亚洲艺术委员会会议在曼谷的现场,专访侯瀚如:争取艺术表达的自由,无论在哪里,什么时候!——古根海姆美术馆《1989 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 ,中国当代艺术,中国艺术家,黄永砯,古根海姆,古根海姆美术馆,侯瀚如

2014年古根海姆亚洲艺术委员会会议在曼谷的现场

E:在过去的一两年内,古根海姆为中国当代艺术家已举办的多场展览。那么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举办如此规模、内容如此丰富的中国当代艺术专题展《世界剧场》,是否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或特别契机?

侯:首先古根海姆自从亚洲艺术委员会的建立,设立“亚洲艺术计划”以来,多年持续做了大量并且多样的研究工作。一方面是展示亚洲,包括从印度、中国、到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另一方面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研究亚洲与美国艺术界之间的交流中所产生的一些有影响力的事情。比如最早做的《第三意识:美国艺术家对亚洲的思索,1860-1989》(The Third Mind: American Artists Contemplate Asia, 1860–1989, curated by Alexandra Munroe, 2009)——讲的是美国艺术家怎么受到亚洲的影响等等,这些研究是形成了一个系列的。包括近年来做了印度,东南亚以及一些中国艺术家的展览,特别是前几年开始的何鸿毅基金会与古根海姆之间的合作项目。过去两年以来我一直参与到其中,明年也还会有一个新展,专门展出为古根海姆的收藏而定做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那么马上要开幕的这个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大型回顾性质的展览,是古根海姆多年来关于亚洲艺术的一系列研究性展览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在十几年前高名潞做的《从内向外:中国新艺术》(Inside Out: New Chinese Art, 1995-1998, curated by Minglu Gao)之后,在美国也再没有过更大型的回顾性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了。关于亚洲的系列也做了十年了,到了一个总结的时候。用中国这段历史来做一个总结也是很合适,因为中国今天和十几年前很不一样,这样的总结也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当然,我们更加希望给予一个比较独特的角度去评价这段历史。这个角度涉及两方面关注:一是对具有实验性的,特别是比较观念性的作品的关注和探讨;另外一方面关注中国艺术家和世界是怎么发生关系的。中国近二十多年的发展是全球化进程很重要的一部分,她的变化、与外面世界关系的变化,很大程度上也能反映在这个上面。展览将非常关注中国艺术家作为个人或者独立团体的创作。强调的是他们探讨的个人的世界和大的世界之间的关系。就是说独立性在集体主义与社会中的探讨,是贯穿整个展览结构的主要线索之一。

E:是否能够向我们透露此次展览的六个主题分别是哪些,它们之间将如何相互联系,构建出怎样的结构?

侯:首先是从八九现代艺术大展开始,作为一个标志性的转折点开始来讨论。在一个经过很激烈的、政治性的、抵抗性的运动之后,我们将要引入的是从观念角度去反省,以一种分析的态度,或者说,超越了八十年代的“人文热情”的理性反思。去重新认识这样一个现实,去重新审视艺术在社会里面的作用和它的意义,并想象构建一种“现代化的”社会新秩序。在这其中比如新刻度小组的作品就非常重要。接着是城市化,也就是九十年代初开始重新进入到经济开放,和更加激烈的一种经济的现代化。伴随的是社会在日常生活层面上的一种更加彻底的改变。这部分将有很多关于城市化的作品,比如说大尾巷工作组的一系列作品,这个都非常重要了。

然后就是中国艺术家是怎么和世界发生关系的。比如说周铁海和颜磊,他们关于双年展和文献展的讽刺性作品,还有一些特别有意思的,关于地缘政治的关系在艺术界里面的一些反应,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接下来的部分关注的是在海外活动的中国艺术家第一次在历史上比较有系统性的变成国际艺术圈里面的一部分。比如说黄永砯、陈箴、沈远、杨诘苍、蔡国强等等,他们的作品都很重要。我们当然不可能邀请所有的艺术家都参加,还是有一些缺憾,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全面。但这整个倾向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陈箴,佛倒/福到(Fu Dao/Fu Dao, Upside-down Buddha/Arrival

陈箴,佛倒/福到(Fu Dao/Fu Dao, Upside-down Buddha/Arrival at Good Fortune), 1997

同时我们看到这些艺术家也因为这样一种互动,在中国引起了各种各样的事件,包括上海双年展啊等等。特别是这十年八年,新的艺术机构各种美术馆的兴起,也引起了一系列关于中国艺术家与世界之间关系的更有意思的讨论。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又几乎变成一个乌托邦一样的新的世界剧场。包括很多国际艺术家在中国也有很多的活动,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方面。在这六个主题之间不存在一个线性的关系,它们互相有重叠交错。整体大约能够反映二十年来中国跟世界的关系的变化过程和不同方面。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3页123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