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2018-01-12 13:07 来源:艺术市场通讯 浏览:725 A+ | A-

日常生活中,人身边的动物是人与外部世界产生种种关系时所接触到的最密切、直接、鲜活的对像之一。而动物题材也被运用在了当代艺术中。只是在这里,动物不再是动物本身,更多的是艺术家观念的一种表现。那么当代艺术家是如何看待动物的呢?

达明·赫斯特

20世纪80年代末,达明·赫斯特因成功地策划了几个影响很大的展览而一举成名。他策划的“冰冻(Free

20世纪80年代末,达明·赫斯特因成功地策划了几个影响很大的展览而一举成名。他策划的“冰冻(Freeze)”(1988)和“现代医学(ModernMedicine)”(1990)不仅在英国艺术界产生了巨大影响,也掀起了一场“新英国美术”运动。作为一个艺术家,达明·赫斯特从不让自己束缚在传统的艺术家形象之中。

赫斯特对于生物生命的有限性十分感兴趣。他把动物的尸体浸泡在甲醛溶液里的系列作品NaturalHistory(《自然历史》)有着极高的知名度。他的标志性作品就是《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一条用甲醛保存在玻璃柜里面的18英尺长的虎鲨。这件作品在2004年进行销售,其价格之高让赫斯特在“作品价格最高的在世艺术家”中排名第二。

▲《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

自此以后,他开始将更多动物放入绿色玻璃柜,让观众以360度无死角的方式近距离与死亡真相面对面。《上帝独自知晓》(GodAlone Knows)创作于2007年,艺术家将三只剖开胸膛的羊放置于溶液里,组成三联画的形式,而羊肋骨的形状让人联想到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这种关于宗教的指涉,实际上映射出世人对于死亡的恒久迷思。

▲《上帝独自知晓》,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上帝独自知晓》

在赫斯特创作的的动物系列中,蝴蝶系列也极具影响力。这个系列最早始于他1991年在伦敦自发举办的《爱的进与出》(Inand Out of Love)展览,近几百只蝴蝶被放置在一个空间中,飞舞,产卵,直至最后死去。在这之后,赫斯特利用蝴蝶标本创作了此系列作品。

▲《爱的进与出》,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爱的进与出》

“昆虫橱柜及画作”采用了赫斯特最为人熟知的经典基调–蝴蝶,将之描绘之余,亦以过千只色彩缤纷的昆虫及蜘蛛作点缀。赫斯特之所以对昆虫及蜘蛛情有独锺,是因为它们能像蝴蝶般展现生命的脆弱,在死去一刻留住色彩斑斓的美丽。在橱柜内,甲虫、蝴蝶及其他昆虫整齐地以横竖方式排列,置身于镶嵌在墙上的光滑钢框内,每一品种独立成行并列,给予观众一种很有系统地排列或者是一种工业产物的效果,然而,仔细观察后,会发现到这种效果是由细微的图像重合失调以及每种生物之间的微妙变化营造出来的。

在“昆虫绘画”中,赫斯特用上色彩相近的昆虫,构成错综复杂和对称的图案,涂上光泽涂料,像橱柜般,这些活灵活现及色彩缤纷的图案象征着存在于大自然世界繁盛图案和对称,有如“柜的好奇心”(Cabinetof Curiosities)或维多利亚时代自然历史所展示的概念一样,就是表达出装饰视觉效果与科学分类同样重要。赫斯特的“昆虫绘画”与早期的万花筒绘画(KaleidoscopePaintings)非常相近,成千上万只蝴蝶翅膀堆积在油画板上,排列出仿照哥德式大教堂的玻璃窗图形,但昆虫绘画的主题布景较深色,隐喻着珍藏动物,而其作品均以但丁描绘痛苦地狱的作品《神曲》里的角色及地点命名。

罗伯特·劳森伯格

劳森伯格(Robert Rauchenberg)是对一代中国艺术家影响最大的艺术家之一。1985年他在中国美术馆的个展,直接影响了一大批后来成名的艺术家如黄永砯等人,也促进了“85美术新潮”的发展。

当时抽象艺术盛行,但劳森伯格却对抽象艺术推崇的即兴创作非常反感,反而对制作材料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他

当时抽象艺术盛行,但劳森伯格却对抽象艺术推崇的即兴创作非常反感,反而对制作材料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在他的创作世界里,报纸、广告、商标、影视图像、封面女郎、动物、快餐、卡通漫画等都可以成为创作素材。劳森伯格打破了传统的绘画、雕塑与工艺的界限,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表达方式。

他的许多装置都被奉为艺术史上的经典。作品《峡谷》中,他将一只老鹰标本挂在帆布上;《字母组合》则是由山羊标本、轮胎组成的“牌坊”;其代表作《床》是用颜料涂满的一床被子,看上去好像浸满了血一样。这些作品后来都成为了战后现代艺术作品的代表作。

▲混合体《字母组合》 Monogram 1955-59年,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混合体《字母组合》 Monogram 1955-59年

“混合体”(Combine)是劳森伯格发明的一个术语,用以形容其创作的一系列结合了绘画与雕塑的作品。“混合体”置于墙壁或独立放置,从根本上消除了艺术门类之间的区别。在“混合体”系列作品中,劳森伯格通过将寻常物放置在艺术语境中,赋予了其新的意义。

《字母组合》(Monogram)是劳申伯格三十而立时候的作品。艺术家刚刚完成了黑山学院的学业,深受达达主义的影响,与此同时,他又带着一股德克萨斯州的乡土气息,对于都市底层的生活感同身受。这件作品中,一只山羊的标本被卡在轮胎中,它的脸上被涂了油彩,仿佛是印第安人,又仿佛是被恶作剧了一般。它身处舞台中心,眼中有一丝茫然,又显得颇为尴尬。作品充满了荒诞的意味,同时又反映出都市人的现实际遇。

▲《峡谷》 Canyon 1959年,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峡谷》 Canyon 1959年

劳森伯格于1959年的装配艺术作品《峡谷》是其最有影响力的作品之一。在这幅53岁高龄的作品中,一只填充的白头海雕高悬于前景。他在作品中将美国的分裂和自己的人生戏剧化;一张他儿子的照片和老鹰标本变成了希腊神话中被朱庇特带走的甘尼米。

杉本博司

生于1948年的杉本博司,从70年代开始创作。近40年来,其作品最显著的外在特点,便是绝大部分都是由

生于1948年的杉本博司,从70年代开始创作。近40年来,其作品最显著的外在特点,便是绝大部分都是由数十幅大尺寸照片构成的“系列”。要完成这些庞大的“系列”,本身就是一项耗费大量时间的工程,而其中每一幅,又都必须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与准备。正如杉本自己所说,“当我按下快门时,这件作品已经完成一半了”——这和人们心目中通常都在捕捉“瞬间”的摄影家全然相悖。杉本关注的从来不是“瞬间”,而是“绵延”。

最初使杉本博司在国际艺术界为人所知的就是他从1970年代中期开始拍摄的《纽约自然博物馆系列》,他使用

最初使杉本博司在国际艺术界为人所知的就是他从1970年代中期开始拍摄的《纽约自然博物馆系列》,他使用大型相机,镜头追求的远不是这些动物模型的简单再现,而是致力于对摄影语言的开掘。在他的镜头下,这些静止的动物模型不可思议地呈现出生息状态,混沌未开的苍茫原野在他的镜头里传达出震撼人心的力量,影像悠远而意味深长。足以以假乱真,于是这些影像看起来如此迫近又令人感觉非常不安。

杉本博司在回忆那段经历时说:“1974年,刚抵达纽约的我,开始熟悉这个城市。当来到自然史博物馆时,我

杉本博司在回忆那段经历时说:“1974年,刚抵达纽约的我,开始熟悉这个城市。当来到自然史博物馆时,我发现一件奇妙之事,就是动物制成的标本一旦放上舞台,怎样都让人感觉不再是真的。但闭上一只眼睛、远近感消失的瞬间,它们又突然看来如此活生生。我发现了同相机般窥看世界的方法。无论是如何的虚像,一旦被摄影拍下,就成为实像”。

博物馆里的动物标本不是已经灭绝就是难得一见的濒危物种,杉本博司便擅长将这种距离缩短,让标本和它的背景

博物馆里的动物标本不是已经灭绝就是难得一见的濒危物种,杉本博司便擅长将这种距离缩短,让标本和它的背景融为一体。

在长达四十年的拍摄过程中,杉本博司一直坚持黑白照片。让这些博物馆中的“假的”物品仿佛从他们的时代向我们穿越而来。

他说,纪实摄影师们被送到原始的环境,去记录大自然的一切。于是森林中的生灵和动物以模型的方式被放置在了

他说,纪实摄影师们被送到原始的环境,去记录大自然的一切。于是森林中的生灵和动物以模型的方式被放置在了自然博物馆,被人们参观欣赏,随意拍摄照片。而有趣的是,这人造的模型和标本,却在他的相机下,显得那么真实。他驻扎在博物馆,长时间地拍摄。于是这些早已告别人世的动物,被他以间接的方式还原,眼神里不再写满空洞,而是最初看到摄影师时的惊恐。

威姆·德沃伊

威姆·德沃伊(WimDelvoye)是一位来自比利时的艺术家,他在观念上有着非同一般的创造力与想象力

威姆·德沃伊(WimDelvoye)是一位来自比利时的艺术家,他在观念上有着非同一般的创造力与想象力。在他最近的作品中,华丽的装饰性在某种程度上几乎占据人的视觉,虽然这种形式也许受启于巴洛克艺术或音乐,但又被他主观转化成了介于建筑、工具、教堂、雕塑的语言形态。他甚至把日常生活中看起来有用的物品转变为纯粹装饰性的物件,使之具有了与日常生活使用不同的价值。然而,另一方面,它在视觉意义上却看作是揭示人类本质的一个工具,任何华丽的掩饰都是没有意义的,但艺术家最终把这种无意义的东西提升成纯粹的审美物。

德沃伊于2007年在北京建了一个养猪厂,饲养了大约一百头猪,并请纹身师给猪纹身,当这些猪慢慢长大后,

德沃伊于2007年在北京建了一个养猪厂,饲养了大约一百头猪,并请纹身师给猪纹身,当这些猪慢慢长大后,他把这些猪当成纹身猪皮或者纹身标本猪售卖,并制作成现在我们看到的艺术作品。德沃伊将给小猪纹身看作是“在小件艺术品上投资,用喂养的方式让其生长”,养大小猪实际上是让投资升值。这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行为,但是艺术家的行为却得到了他的艺术作品,以及他对艺术系统的界限的质疑,并且是对公众理解艺术作品形成了常规思维的一个挑战。

威姆·德沃伊这样阐述他的理念:猪就只是猪,很底层。这些地位卑微、不被人赋予个性和灵魂的生物,它们的价

威姆·德沃伊这样阐述他的理念:猪就只是猪,很底层。这些地位卑微、不被人赋予个性和灵魂的生物,它们的价值似乎只在于供人食用。“只有当它们被精心地文上独一无二的图案时,才有了自己的精神和名字,猪的个体价值得到了提升。即使猪死去,纹身作为猪的一部分也可以长久地保留下来,成为一幅有生命的画卷”。

徐冰

同样以猪为载体进行艺术创作的还有中国当代艺术家徐冰。1993年,徐冰在畜牧市场上买回了一公一母两头成

同样以猪为载体进行艺术创作的还有中国当代艺术家徐冰。1993年,徐冰在畜牧市场上买回了一公一母两头成年猪,在公猪身上拓印上拉丁字母,在母猪身上印上自己发明的汉字“天书”,然后徐冰在位于王府井大街的北京翰墨艺术中心搭建了一个临时猪圈,猪圈内像今天新房装修一样规划了空间与功能,并绘制了施工图,图中标有“公猪猪舍”“母猪猪舍”及各自的进食区,并进行了分区隔离。为了妆点猪圈,烘托作品的文化意图,徐冰特意购置了800多公斤的中英文书籍,平铺在公猪猪舍里。

展览开始,工作人员打开栅栏,引导母猪进入公猪猪舍,公猪发现异性,对着母猪嗅叫,接着开始在书籍上追逐,最后在猪圈的一个角落里,公猪如愿以偿地占有了母猪。

现场围观的200多名观众在尴尬与沉重中观看了这一幕,或许部分人还有一点点身体上的不适。但不论如何,施

现场围观的200多名观众在尴尬与沉重中观看了这一幕,或许部分人还有一点点身体上的不适。但不论如何,施暴的场面历历在目,施暴后的场地却不堪入目,平铺的书籍被追逐和交媾的两头猪踩踏的狼藉一片。有人建议徐冰赶着两头猪去天安门广场,他没去,大约也不能去。

显而易见,在这场暴力事件中,从“纹身”样式来看,公猪代表了英语世界的“西方”,母猪则代表了汉字世界的“中国”,或许,我们很难用语言向人们说明中西方文化的交融、碰撞或排斥等复杂关系,但徐冰利用动物的非理性思维和生理驱使,完成了中西方文化关系的叙事。

▲徐冰对《文化动物》场景(猪圈)的设计图,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徐冰对《文化动物》场景(猪圈)的设计图

这是徐冰初到美国的作品,这次展览所选择的猪的形式也被认为是从西方艺术表达中借鉴来的,徐冰后来反思:“我认识到了当代艺术系统当中的弊病和它生效的方式所存在的问题,这和我们的传统文化、和我们对艺术的体会,和对理念、系统的认识有种出入。”他坦言,几乎每一个作品都是给自己找一个想事情的特殊的空间和场域。

徐冰自述创作之初,他希望将这个作品命名为《一个转换案例的研究》。徐冰认为《文化动物》是一种尝试。“我很希望我在表述方式上是特别国际化的,所以我就想尝试一种直接的视觉、带有一定挑战性的语言来创作,以和国际的艺术语境对接”。

黄永砯

黄永砯出身中国,在其艺术生涯之初,是1985-1986年“新潮美术运动”的核心人物,于19八十年代末

黄永砯出身中国,在其艺术生涯之初,是1985-1986年“新潮美术运动”的核心人物,于19八十年代末迁居巴黎,并自此活跃于世界艺坛。不断迁徙的生活经验让他更坚信:“变”乃生命之真谛,怀疑才是应有的伦理立场。黄永砯通过空间装置探讨了中西文化之间的关系,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试图寻找一种可以超越国界以及意识形态冲突的表达方式。

过去二十年间,动物成了黄永砯创作里的主要形象;它们被用来象征人类的社会、文化、宗教和对峙和谈判。黄永砯从福柯所提出的知识考古学的角度,通过对古代与现代、西方和非西方等不同多样的文化典故和历史指涉——其参考系从神话故事、宗教文化到历史叙事,以致国际时事——的检视,对牠们进行研究与改造,同时对世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提出了一个崭新、充满挑衅意味,甚至颠覆性的观点。

▲《世界剧场》,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世界剧场》

1993年,黄永砯受“圆形监狱”的启发,创作了一个封闭的龟型空间装置作品,取名《世界剧场》。装置里面放了成百上千只昆虫和爬行动物,任由这些动物互相争斗撕咬,直白地表现社会竞争中的暴力与残酷。作品展示期间,当有动物死亡时,作品就会被不断地输送新的动物进去,以保证持续性,因此这件作品在当时就具有强烈的争议性,甚至被禁止在蓬皮杜艺术中心及第一届鹿特丹欧洲艺术双年展等重要展览中展出。2007年,温哥华美术馆展出这件作品时也引发了当地人道主义社团的谴责,最终将作品中的动物解救出来。

《羊祸》和《蛇杖》也均采用动物作为元素,一个被掏空了骨架,只留下皮毛和猪耳牛头,一个被褪去皮肉,只剩

《羊祸》和《蛇杖》也均采用动物作为元素,一个被掏空了骨架,只留下皮毛和猪耳牛头,一个被褪去皮肉,只剩下骨架和蛇杖尾。两者在展厅中互相穿透,却面朝不同的两个方向,并被艺术家刻意设置了不同的识别区域,强烈的叙事性直指领土争执,观者也将在可以随意穿梭的展厅以及间断的防空警报声中,淡去最初的《羊祸》和《蛇杖》,而获得“羊、牛和蛇的识别区”的争执。

▲《马戏团》,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马戏团》

这幅作品呈现了一个精心安排的,充满戏剧张力的场景:两只木制的活动关节巨手,一只悬置在空中,一只支离破碎,散落在地。十五只无头的野兽标本被安置在巨大的竹制笼子,或者说是马戏团帐篷的骨架内外。动物颈上的切口用红色织物裹住,仿佛鲜血在涌出的那一瞬间凝固。

蔡国强

中国艺术家蔡国强以他华丽壮观的火药爆破创作手法而闻名,在澳大利亚昆士兰美术馆的最新个展《归去来兮》中

中国艺术家蔡国强以他华丽壮观的火药爆破创作手法而闻名,在澳大利亚昆士兰美术馆的最新个展《归去来兮》中,这位艺术家告别了自己一贯的火药创作,开始探索人与自然关系的命题。

蔡国强表示,“展览名《归去来兮》取自晋代陶渊明的诗名,就是‘回来吧’,既是标题也是展览的观念。回来吧、放下吧,回归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回归心灵宁静的原风景。我想给观众、也给自己这份被呼唤的感觉。”

▲《遗产》,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遗产》

其中,作品《遗产》手工复制了99只动物,仿佛一部巨大的海市蜃楼。它们聚在一起,低头在白沙环绕的湖畔喝水,呈现宗教般的肃穆与乌托邦理想的诗意。作品灵感源自蔡国强到布里斯班外海北史翠伯克岛(NorthStradbroke Island /Minjerribah)布朗湖(Brown Lake /Bummeira)的旅行。这片人间净土远离外界的顾虑和冲突,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共享相同的感受。

▲《撞墙》,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撞墙》

《撞墙》 描绘的是99只做工逼真的狼成群地腾空扑起,虽然全部撞向了玻璃墙,但却执着地重复着这个动作,周而复此,循环不息。蔡国强以此来暗喻柏林墙的史实。

彭禹和孙原

孙原和彭禹是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艺术家组合之一,共同创作开始于2000年,一直以主题富有争议性、感官刺激

孙原和彭禹是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艺术家组合之一,共同创作开始于2000年,一直以主题富有争议性、感官刺激强烈、注重与观众互动的装置与观念作品闻名。

▲《犬勿近》,不同当代艺术家对“动物”的释义 ,蔡国强,绘画,劳森伯格,博物馆,杉本博司,黄永砯,赫斯特,徐冰,彭禹和孙原,威姆·德沃伊,当代艺术

▲《犬勿近》

受到争议的作品《犬勿近》(DogsThat Cannot Touch Each Other)是彭禹和孙原创作的一段时长7分钟的录像,内容是对2003年的一段行为艺术的记录。在视频中,8条美国比特犬被分为四组,两两面对面地被拴在跑步机上进行竞跑,但它们始终都无法碰到彼此。录像中的8只比特犬看上去疲惫又狼狈,抗议人群批评这件作品是虐待动物,而且毫无“艺术”可言。

这是一件具有挑战和挑衅意味的艺术作品,旨在审视并批判权力和控制制度,反映了作品在时间和空间层面上的艺

这是一件具有挑战和挑衅意味的艺术作品,旨在审视并批判权力和控制制度,反映了作品在时间和空间层面上的艺术和政治背景。

结语

人与动物的关系充满感性,我们往往用宏观、概念性的态度来对待整个自然,却难以用清醒、客观的态度来对待我们身边活生生的动物。在艺术作品中出现动物是一种艺术现象,但是其表达的思想以及观众对作品的看法则是因人而异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