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璜生:当了多年美术馆馆长后重执画笔

2018-02-23 11:24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黄茜 浏览:546 A+ | A-

在艺术界,王璜生是名副其实的多面手。他写艺评、编杂志,眼光独到;他主事美术馆,在一片荒地上开疆拓土,

在艺术界,王璜生是名副其实的多面手。他写艺评、编杂志,眼光独到;他主事美术馆,在一片荒地上开疆拓土,轰轰烈烈;他做艺术家,将知识分子的情怀和立场融于水墨,在当代艺术中独树一帜。

2004年,王璜生获得法国政府颁发的“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2006年,又获得意大利总统颁发的“意大利团结之星”骑士勋章。一个不会骑马的人获得骑士勋章,为此他专门画了一幅画自我调侃。

“这让我想起了堂吉诃德。我有点像一个骑士带着理想,有点简单有点傻,去干一件所谓的惊天动地的事。”

2017年,61岁的王璜生从央美美术馆馆长的位置离任。从广东美术馆到央美美术馆,在美术馆事业里锣鼓喧腾半生之后,从小就想当画家的王璜生终于又重执画笔。

揭阳少年

十七八岁只身北上“游学”

和大部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一样,王璜生所受的教育也是断续的、不完善的。1970年,王璜生随父母上山下乡,从汕头回到揭阳老家。这个祖籍揭阳的少年,第一次认识了祖父辈的故土。

他一边继续读初中,一边帮家里、队里干农活。乡野是一片开敞自由的天地。他爬树、滚泥塘,晚上在农田里帮生产队看草,提着灯去抓虫。印象最深的是秋天收割后,稻田里的蛇被驱赶到角落,一大片蜷在一起蠕动。

1973年全家从揭阳返回汕头,因为担心知识青年还要下乡,王璜生从中学辍学,就此中断学业。正式工作前,父亲允许他像古人一样外出“游学”。对十七八岁的少年来说,那是极为难忘的人生经验。他随一个哥哥来到江苏、杭州一带,再继续独自北上到山东、北京。

“我从上海坐最晚的夜班车,不用进旅店睡觉,第二天早上刚好到苏州。从南京去扬州是坐船,晚上十一二点坐轮船,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穿过扬州的小巷。”几十年后,王璜生在苏州博物馆举办个展“迷园”,还谈起让他沉醉的“深巷明朝卖花声”。

在北京,王璜生认识了影响他一生的人物:刘小淀。此君与王璜生同龄,北京高级知识分子后代,后来电影《不见不散》的制片人。

从汕头来的小地方青年王璜生,被帝都青年刘小淀光芒闪烁的识见和思想折服。通过刘小淀,王璜生结识了星星画派的黄锐、马德升,朦胧诗派的北岛、杨炼、舒婷。这是他经历的一次启蒙,耳闻目睹的一切,令他心怀振奋、眼界大开。“星星画派充满激情个性的精神,对我触动很大。这一代人拥有对文化的反思,对社会的责任,也都传递给了我。”

“文革”后,王璜生试图重返学校,但屡屡碰壁。因为历史原因,他所受的教育一直以家庭教育为主。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他才考上南京艺术学院研究生。“我是一直想要画画的,读画论也是为了画画。但没想到,最后我读硕士、博士都是读画论。这也促使我读了理论之后,去做美术馆。”王璜生说。

文学功底

写过古典诗词一两千首

在成为馆长之前,王璜生的第一份工作是编杂志。

“我对文字一直比较有感觉。”在老家揭阳,父亲王兰若每晚给王璜生和姐姐王种玉讲古典文学和画论。“他读一段,分析一段,有些段落还要求我们背诵。”王璜生很小就打下了文学和画论的底子。

十八九岁,家里给王璜生请了一个古文老师,专门教授文章和诗词写作。“现在我留下的古典诗词有一两千首吧。”王璜生轻描淡写地说,但这是个让人咂舌的数字。后来广州着名诗人黄雨读到这些诗,觉得他小小年纪写得老气横秋,有“为赋新词强说愁”之嫌。王璜生才转而写一点有感而发的新诗。

多年以后,在一场王璜生作品研讨会上,批评家舒可文表示,王璜生的艺术是从中国画里“长”出来的,“我们看他的作品,不能把强大的文化传统抛弃掉,他的创作过程本身也不可能把从小训练时所积累的经验丢弃。”

着名策展人、艺术批评家侯瀚如在谈到王璜生时也说,不仅因为他是从传统绘画里走出来的人,也不仅因为他是艺术史博士,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自小养成的对学术和人文的“投入和敬重”。

王璜生的第一篇艺术评论发表在《美术思潮》上,题目为《现代艺术模糊化的民族性和多样化的个性》。文章写好寄给杂志社,被刊载出来。彼时王璜生还在南京艺术学院上学,专业是“中国画论”,没人脉没背景,是彻头彻尾的“无名小卒”。而《美术思潮》是85美术新潮前后国内最有影响力的美术刊物之一,参与编辑和撰稿的都是栗宪庭、贾方舟、黄专、殷双喜等赫赫有名的理论大咖。

从南艺毕业,王璜生自然地拾起文字工作,到岭南美术出版社主持《画廊》杂志。作为一个“有冲动”、“想搞理论”的人,王璜生一到任就对杂志栏目进行改革。

“我在《画廊》杂志做过一期采访北京的‘个体’艺术家,其实就是流浪艺术家。还采访过丁方。当时《画廊》杂志也开始关注艺术市场问题。1990年左右,艺术市场开始蓬勃发展了。我并不是要去介入市场,而是关注国家政策。我采访了文化部文化市场司的人,还从国外的文化政策方面注意他们的动向。”?

与此同时,王璜生大量撰写艺术评论,并通过台湾的一个出版商出版了人生首个画册。这一切做得风生水起,引来广东画院以解决住房问题为“诱饵”,到岭南美术出版社“挖墙脚”。

王璜生笑道:“他们觉得我什么都能干,连搬书都积极。而且90年代初不像现在,一个单位有一个硕士是很不容易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3页123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标签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