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璜生:当了多年美术馆馆长后重执画笔

2018-02-23 11:24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黄茜 浏览:1488 A+ | A-

放弃安逸

踏入一个“寸草不生”的地界

当年的广东画院,是艺术界最向往的地方:铁饭碗、收入高,整天只用画画,头顶自带光环。然而王璜生心存疑惑,自觉体制内生活不符合自己个性。1996年,他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离开了广东画院营造的“舒适区”,去了广东美术馆。

那时,广东美术馆建制不完善,仅相当于“群众艺术馆”。在王璜生之前,有一个从地方上调来的专业副馆长,工作几天就打了退堂鼓。

广东美术馆筹建8年,1997年开馆时,由广东美协原常务副主席林杭生任馆长,王璜生任专业副馆长。王璜生回忆:“当年二沙岛都是芦苇,我记得第一天去广东美术馆,绕馆一圈找不到南门,最后从一个非常小的门钻进去。”中国现代美术馆建设从零开始,百废待兴。他意识到,在这块偏僻地域里有大展拳脚的机会。

馆藏是第一大难题。此前,政府拨给广东美术馆50万元,作为收藏和作品征集费用。广东美术馆花两万多元,从中央美术学院(微博)版画系买了13件李桦作品的木版仿印,这也是当时广东美术馆唯一的藏品。上任后,王璜生多措并举,一手抓收藏,一手抓展览。借广东美术馆开馆大展的时机,逐一联络拜访岭南艺术界耆宿,商谈作品收藏。

1996年,王璜生离开“舒适区”,来到广东美术馆1996年,王璜生离开“舒适区”,来到广东美术馆

“最值得一提的是王肇民先生那张《大花紫薇》,当年改革开放后第一次拿出来,迷倒一片人,太漂亮了。我们去跟王肇民谈这张画,他二话没说,马上就给了。关山月的《龙羊峡》、杨秋人的《骑楼下》,也是这样拿过来的。”王璜生感慨:“这些老先生非常慷慨。”

2013年的“风·雅·颂——广东美术馆开馆15周年馆藏精品展”,展出了从3万余件(套)馆藏中精选的300多件作品,涵盖多种门类,其中大部分庋藏应属王璜生的功劳。前任馆长林杭生早就定下基调,收藏要着重“对美术史有构成意义的作品”下手。

除岭南地域的名家经典,广东美术馆的馆藏里也不乏当代艺术家的力作。目前,这些画作在拍卖市场上早已价值不菲。广东美术馆也是第一个收藏蔡国强作品的艺术机构。

雷厉风行

一头强壮的牛拉着一座美术馆

履新广东美术馆之后,王璜生投身于展览的组织策划;正是这些展览,使他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绕不过去的名字。

1997年广东美术馆开馆时,策划了6个展览:解放前的广东美术、新时期以来的广东美术、香港艺术馆藏的香港艺术展、陶瓷艺术展、雕塑大师潘鹤个展以及儿童美术展。当时,得到了林杭生馆长、广东美协的大力支持。

王璜生说:“这6个展览有历史研究、有对当下的考察,有境外的现象,有材料的探索,有个案研究,也有公共教育。广东美术馆开馆就有这样的思想和执行能力,可以骄傲地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哪个美术馆想得这么丰富到位,做得这么好。”

这6个展览也奠定了广东美术馆此后办展的策略方式:重视美术史研究、重视当下关怀、重视国际发展、重视美术教育、重视个案研究。

真正让广东美术馆名声大噪的是2002年首届“广州三年展”。2000年,林杭生馆长退休,王璜生接任馆长。此前,他一直密切关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双年展和三年展,国内当时也有“上海双年展”,王璜生觉得,“不是太国际化,当代性也不强”。

让广东美术馆名声大噪的,正是王璜生接任馆长后的首届“广州三年展”让广东美术馆名声大噪的,正是王璜生接任馆长后的首届“广州三年展”

他邀请着名艺术史学者巫鸿先生担纲策展人,首届广州三年展的主题定为“重新解读——中国当代艺术十年”。上世纪90年代是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国际国内对中国的历史现实生成了新的认识。展览是对该阶段当代艺术的充分研究和表现。

王璜生说:“巫鸿先生在国际上很有影响力。那次展览,来了很多国际大牌,国内重要的艺术家、画廊机构批评家也都云集广州,一时盛况空前。”以至有人跟王璜生讲,首届就“一网打尽”,后面几届要怎么做啊?

所幸,作为广东美术馆的掌舵人,王璜生从学术角度把握着三年展的方向。由侯瀚如、小汉斯策划的第二届广州三年展“别样:一个特殊的现代化实验空间”,由高士明、萨拉·马哈拉吉、张颂仁等共同策划的第三届广州三年展“与后殖民说再见”,无论在团队协作方式、理论建设还是前瞻性上,均取得了不凡的成就。也由此奠定了广东美术馆在全国乃至国际上的先锋地位。?

回忆起十几年前与王璜生在第二届广州三年展的合作,着名策展人、艺术批评家侯瀚如表示,当时,王璜生对他提出的“珠三角作为全球现代化的实验基地”这一概念很感兴趣,工作上给予策展人极大自由。“他对艺术秉持着专业的精神,把广东美术馆打造成学术研究中心,这在当时是鲜见的。同时,他具有相当的国际视野,三年展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舞台。”

不同于北京、上海,2000年以前,广东整个艺术界处于较零散的状态。策展人、崇正拍卖当代艺术总监孙晓枫指出,王璜生创办“广州三年展”,利用广东美术馆的背景和资源,使广东的当代艺术首次具有了完整的官方面貌,吸引了国内外的目光,是广东当代艺术转向的标志性事件。?

“在广东美术馆有一个说法,说我像一头很强壮的牛,拉着一辆车拼命往前走。大概意思是我的思路快,做事雷厉风行,很多人觉得跟不上。我觉得我是会把控大事、要求细节的人,我对细节要求是很严格的。”王璜生说。

再次北上

对北京有某种期待和感觉

“作为馆长的王璜生给我的印象是有魄力、有热情、有情怀。”孙晓枫说。“学术上认定的事,他会想方设法完成;每一个既定项目,他都热情满满地参与;闲暇时与朋友吃喝玩闹,又非常感情外露,是一个大兄长的角色。”

自然、开放、豪爽,对学术问题满怀执着,是几乎所有人对王璜生的评价。

2009年,王璜生离开耕耘了十几年的广东美术馆,再度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北上,成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掌舵人。

“我觉得北京的气场还是不一样。我对北京还是有某种期待和感觉的。”王璜生说。自从青年时代在北京邂逅刘小淀,遭遇劳申伯格大展和85美术新潮,王璜生一直保持着北京情结。工作调动之前,他早已花25万元在宋庄买了一亩地,打算“退休后过来住。”

王璜生的到来,让央美美术馆呈现出新气象。“我一直秉承着我的工作方式,什么事情该做就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会等人来批准给钱才去做。有困难就去解决,没钱就去找钱,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整体计划根据自己的判断进行。”挪了地方,王璜生仍延续着自己的情怀。

在他眼里,有着四五十年历史的央美美术馆“有很丰富的积累,是一个凝聚了高校知识分子理想的地方”。相对于公立的大型美术馆,高校美术馆在资金方面不那么充沛。王璜生说:“一个美术馆做事,不取决于钱,而取决于你有没有想法。”所幸,在学者林立的央美,王璜生很容易赢得共识。

在央美的学术背景下,王璜生开始对艺术史、对学术、对展览的精致程度有了更多的考量。他回顾这几年在央美策划最满意的几个展览:“社会雕塑:博伊斯在中国”,强调当代艺术对社会的介入;第三届CAFAM双年展“空间协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推崇策展民主化、艺术民主化、文化民主化;第二届CAFAM双年展“无形的手:策展作为一种立场”,通过展览去倡导一种文化立场,一种态度。?

“作为美术馆馆长,当你做出一个还不错的展览,又看到社会反应很热烈,当你走在展厅里,看到观众认真地在观看、阅读、思考,你会觉得特别愉快。”2014年他策划“芳草长亭:李叔同油画珍品研究展”,整个展厅只有两件作品,大量呈现的是数据、图像、文献和研究方法。原以为是个枯燥的展,没料想展厅里每天人挤人,大家看得津津有味,王璜生暗自成就感爆棚。

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着名艺术家苏新平与王璜生共事多年,他曾说,王璜生最让人敬佩的,就是他具有知识分子的品格,能坚守自己的价值观和知识观,坚持对人性的观照和追问。“正是因为他的这种坚持,无论是做美术馆馆长,或是大学教授、博导,还是艺术家,他每个方面都做得出类拔萃。”

2017年,61岁的王璜生从央美美术馆馆长的位置离任。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他表示,8年工作,如果说有什么遗憾,那就是未能将美术馆所体现的立场和精神更好地传播。“我们做了很多的努力,也倡导了很多东西,但社会的传播、呼应等还有很多不足。”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3页123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标签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