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璜生:当了多年美术馆馆长后重执画笔

2018-02-23 11:24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黄茜 浏览:1491 A+ | A-

回归绘画

探索艺术的空间与边界

“看到人家做的好作品,总会感到技痒。”在位于北京环铁艺术区的工作室,案头上摆满毛笔和印章,王璜生抽空就在这里写写画画。

脱掉了“馆长”外衣,他的艺术家身份得以凸显。

从央美离任不到半年,王璜生在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了大型个展“王璜生:边界/空间”,再现了他近几年来关于艺术、社会、生命、现实的所有思考。

王璜生年纪越大,画路越宽阔,笔下的那些墨线盘结缠绕、游刃有余王璜生年纪越大,画路越宽阔,笔下的那些墨线盘结缠绕、游刃有余

这也是王璜生首次以独立艺术家的身份举办个展。“他当了半辈子馆长,完全可以在60岁退休,去当更多美术馆的馆长,我想中国有很多美术馆在等着他。”艺术史学家、批评家、策展人朱青生说,“但他选择了一条更有意思的路。”

从前,王璜生总说自己是“业余画家”的心态,不会刻意去争取什么,也不会削尖脑袋参加国际大展。然而美术馆馆长的工作,满世界看展的激动人心的体验,无疑给他的创作带来了源源不绝的灵感。

谁都知道他是个“艺二代”。父亲王兰若是广东着名国画家,一生奉献于美术教育事业。孙晓枫是王璜生的汕头老乡,他回忆道:当年王兰若名声甚隆,在汕头老家,常常一画难求。?

从广东美术馆到央美美术馆,在美术馆事业腾挪半生之后,王璜生又重执画笔从广东美术馆到央美美术馆,在美术馆事业腾挪半生之后,王璜生又重执画笔

1958年,王兰若被遣送劳动改造。在粤北山区的一个劳改厂,王兰若用机械车床车木头,闲时将一些碎木块拼拼接接,做成小的消防车、压路机,再涂上鲜亮颜色,寄回家给孩子玩。“记忆中,我最早接触画画就是这些玩具。汕头老家还留着我小时候的几本图画册,上面画着这些玩具,铅笔勾线,水彩颜料染的颜色。轮子涂成黄的,车身涂成红的或绿的。”

等到1962年从粤北归来,王兰若正式教王璜生画画。他培养孩子仔细观察的习惯,例如画栖息在树上的老鹰,一定是两只脚趾在后,两只脚趾在前;又例如画水仙花,一定是六瓣的,不能画成五瓣,很有宋人格物致知的严谨意味。

“我从小就认为父亲是天下第一的艺术家。”王璜生说。哪怕长大后,有了更广阔的阅历和识见,他仍很崇拜父亲。

然而,他的创作早已跳脱了父亲的窠臼。他始终秉持知识分子的立场,笔下那些游刃有余、超以象外,又盘结缠绕、如慕如诉的墨线,正是其面对理想与现实的冲撞时,敏感复杂的内心写照。

这些线进一步跃出二维空间,变身为铁丝、穿插入玻璃管,幻化为投影,成为墨韵流动的影像装置……王璜生年纪越长,画路越宽阔。

王璜生从小的愿景就是做画家,在美术馆的事业里锣鼓喧腾、折腾半生后,终于又回到绘画里。

中国画的笔墨语言,不是终点,而是起点,不仅是一种材质,更像是一种归宿。王璜生说:“宣纸本身就具有强烈的文化意涵。当你面对一张宣纸时,一定会身心安静下来。”耳顺之年,艺术于他更自由,也更纯粹。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3页123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标签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