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球经济”与注意力的谱系——论乔纳森·克拉里的注意力考古学

2018-03-06 11:45 来源:《书城》 作者:刘超 浏览:574 A+ | A-

“眼球经济”是注意力经济的形象说法。网络时代信息爆炸,相比之下,人的时间却非常有限,而且过量信息的重压还会导致注意力缺失症。人的注意力成为被商家争抢的稀缺资源,也成为经济学考量的重要对象。1997年美国经济学家米切尔·高德哈伯在网络发表论文《注意力经济——网络的自然经济》,被认为是注意力经济学的开山之作。90年代末,谷歌还是一家小公司时,它未来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就预言“注意力经济”将是21世纪的代名词,“那些能够成功地持续吸引、控制最大数量‘眼球’的公司将会称霸全球”。(乔纳森·克拉里:《24/7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许多、沈清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85页)

 《知觉的悬置:注意力、景观与现代文化》,“眼球经济”与注意力的谱系——论乔纳森·克拉里的注意力考古学,古典视觉模式,注意力经济,注意力,考古学,乔纳森·克拉里,刘超

 《知觉的悬置:注意力、景观与现代文化》

“注意力经济”在当今的盛行,不只与网络媒介技术的发展有关,也不只是一种经济现象,深层理解“注意力经济”,离不开对注意力本身(注意力问题悖论性地包含分心、出神、睡眠等问题)的考察。在《知觉的悬置:注意力、景观与现代文化》一书里,美国著名艺术史家、视觉文化研究者乔纳森·克拉里深入考察了19世纪晚期的注意力问题,与米切尔·高德哈伯之类经济学家不同,他受福柯知识考古学和历史谱系学的影响。福柯认为17、18世纪作为古典认识型的理性秩序在19世纪出现断裂,被一种作为历史性秩序的现代认识型取代,后者的核心是身体性的、有限性的“人的诞生”。这意味着资本主义现代性的开始。(米歇尔·福柯:《词与物——人文科学考古学》,莫伟民译,上海三联书店,2001年,414页)福柯的谱系学是一种新历史学,考察的是身体—知识—权力的历史。乔纳森·克拉里认为,19世纪晚期,“伴随着工业资本主义劳动和生产的独特系统和组织的出现,注意力成了一个问题”。(乔纳森·克拉里:《知觉的悬置:注意力、景观与现代文化》,沈语冰、贺玉高译,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2017年,25页。以下此书引文只标注页码)他将19世纪注意力问题放在资本主义现代性视野下来考察,在身体—知识—权力的运作机制中梳理注意力的谱系。

19世纪晚期注意力作为问题出现,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古典视觉模式,及其所预设的稳定、精确主体的崩溃。第二个是认识论问题的先天解决方案的失败”。(17页)古典视觉模式以17、18世纪在欧洲流行的暗箱成像模式为代表,而此一时期对认识论问题的探讨以笛卡尔的意识哲学为代表。

我们知道,暗箱成像也称小孔成像,密封箱的一面有一个小孔,箱外的物体在小孔对面的黑暗内壁会形成一个颠倒的像,这源于光的直线传播。17、18世纪,“暗箱最广泛被利用来解释人类的视觉,以及再现感知者与认识主体的地位与外在世界的关系”。(乔纳森·克拉里:《观察者的技术》,蔡佩君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48页)也就是说,暗箱不仅是一种光学装置,还是一种话语,这种话语必定与主体、实践以及体制有关。

《观察者的技术》,“眼球经济”与注意力的谱系——论乔纳森·克拉里的注意力考古学,古典视觉模式,注意力经济,注意力,考古学,乔纳森·克拉里,刘超

《观察者的技术》

17、18世纪的暗箱成像这一古典视觉模式与笛卡尔认识论的亲近性在于,两者都在几何光学式的透明性中去除了人的身体性、人眼的不透明性,将认知建立在无时间性当中。然而,在19世纪,暗箱成像视觉模式与笛卡尔认识论都开始失效,无身体性、无时间性的几何光学被身体性、时间性的生理光学取代,静态单孔成像的暗箱被双眼成像的立体视镜、动态成像的凯撒全景画、活动视镜和电影取代,笛卡尔无身体性的意识哲学被身体性的经验哲学取代。无时间性的、透明的先验意识失效以后,受限于身体构造、生理脉络的人的注意力成为关注对象。19世纪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资本主义瓦解了持久、稳定的知觉结构,新的话语体系、技术装置、经济律令和权力运作开始形成一个注意力的规训王国。

可见,在17、18世纪暗箱视觉模式与笛卡尔意识哲学时期,注意力从属意识领域,与生理性的眼球无关,不存在注意力经济。19世纪,眼球的生理性、不透明性被发现,注意力成为问题,注意力经济也应运而生,“眼球经济”成为它的同义词。当今盛行的眼球经济起源于此。为深入理解当今盛行的眼球经济,对19世纪注意力谱系的考察显得很有必要。

在《知觉的悬置:注意力、景观与现代文化》一书里,乔纳森·克拉里以马奈、修拉、塞尚相隔10年左右的三幅画作为切入点,用知识考古学梳理了19世纪晚期注意力的谱系。通过这一谱系,我们可以看出注意力如何被机械化、工业化乃至自动化,从而为资本主义生产与消费服务。

马奈《在花园温室里》,“眼球经济”与注意力的谱系——论乔纳森·克拉里的注意力考古学,古典视觉模式,注意力经济,注意力,考古学,乔纳森·克拉里,刘超

马奈《在花园温室里》

通过考察马奈1879年的画作《在花园温室里》,乔纳森·克拉里注意到坐在长椅上的女子双目空洞无物,她的注意力处于一种分心状态,女子的身体却被时尚的服饰紧紧束缚着。当时时尚商品作为新事物登场,塑造着注意力的新节奏。时尚是流动易变、难以把捉的,使得人的注意力茫然无措。这位穿着时尚却眼神茫然的女子,“带着不再反映世界或投射内心的凝视,正好成为新的消费者/观赏者发呆的目光的适当客体”。(93页)注意力不得不适应新的节奏,变得流动而快速,逐渐将自身嵌入都机械装置当中。1881年,光学仪器生产商奥古斯特·福尔曼设计了一种的视觉装置:“凯撒全景画”,它很快成为流行的消费娱乐形式。装置内部马达转动,观众通过视镜可以看到不同地区的风物画片:从尼亚加拉大瀑布到日本女人再到伦敦街景,这意味着一种视觉消费的工业化,“在其中,身体与机械有形的、短暂的调整与工业生产的节奏相一致,也与为了防止注意的状态变成恍惚与白日梦的状态而引入生产线中的新奇事物和注意力中断机制相一致。”(110页)也就是说,人的注意力被机械化,使得它能够从关注尼亚加拉大瀑布瞬间转换到关注毫无关联的日本女人。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2页12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