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后公共艺术的发展与变迁

2018-03-07 15:16 来源:美术观察 作者:李伟 浏览:306 A+ | A-

三、城市规划与三种类型的公共艺术

20世纪70年代,日本公共艺术聚焦于恢复地方独特性和文化复兴等社会问题。80年代,日本公共艺术将目光转向了作品设置数量与表现方法以及人体等雕像的适合性等课题。90年代,日本公共艺术开始寻求自身转变,并开始认识和解决雕塑公害问题,艺术家们从原来的雕塑设置事业型派生出新的形式,包括城市开发型、市民参与型和艺术项目型公共艺术。

城市开发型公共艺术与地域具有紧密的联系性,并依据历史文脉变化而进行创作。作品的表现手法不仅限于雕塑、安装,更包括展示空间及户外项目。这类公共艺术试图赋予作品以城市功能,如街区等公共设施的艺术化、作品与建筑和城市空间融为一体,作品与环境的和谐与贴切性:这种尝试巧妙地回避了雕塑公害的批判。在公共空间的艺术作品被设定为蕴含多种关系—不仅限于与人的关系,也具有作品与街区的关系,更超越看与被看的关系。我们在理解这样的公共艺术作品时,不仅需要理解作品自身,还要对包含作品的整体城市空间进行思考,而这就是城市开发型公共艺术与原来的美化街区的时代的雕塑的区别所在。

市民参与型公共艺术,顾名思义需要广大市民的参与,以琦玉新都心项目为主要案例。琦玉新都心伴随着关东信越
图7 妮基·桑法勒  会话  增强型玻璃钢彩绘  104×162×124厘米  1994

市民参与型公共艺术,顾名思义需要广大市民的参与,以琦玉新都心项目为主要案例。琦玉新都心伴随着关东信越地区的政府机关迁移而开发,该项目以“气·开放·街”等关键词作为环境艺术整体规划的创意概念,在原建设省、邮电省、保险福利事业团等旧址上放置了以“开放的政府机关一条街”为目的一系列公共艺术作品。参与该项目的艺术家是通过包括业主、设计者和候选艺术家听证会的方式选择出来的,包括濑康志等五位在当代艺术领域的极其活跃的艺术家,他们通过组织化的运作,召集首都圈8个地区的284位小学生,共同参与并制作了10种类型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沿着步道被散落地摆置。“心灵互通步道”入口的作品《星球中栖居》(图8)由巡回8个地方的工作坊参与的小朋友共同完成,每人制作不同的形象,统一粘贴在结构的外侧,像是很多面貌不同的奇异生物,人们会想探寻里面到底是什么,形成有趣的互动。《水中栖居》(图9)根据在海边长大的孩子们绘画的形象,将水下生物和游动姿态在不锈钢板板上镂空切开,制作成人行过街天桥的护栏。根据光线的变化可以看到不同形象和表情,妙趣横生。所有作品和街区景观相和谐,作品配置平衡,路人观看并触摸作品,感受到孩子们倾注心力所表现出的大千世界。琦玉县新都心项目与通常意义上的公共艺术不同,非艺术家的孩子们参与到创作中,他们与艺术家齐心合力的协作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不仅打破了艺术家与大众的鸿沟,并真正体现出公共艺术的内涵—建立艺术与公共空间和居民生活之间的紧密联系。

艺术项目型与其他两种类型相比,突出出艺术在解决社会问题时的重要性。艺术家在社会进行艺术实验的同时,反映并解决了一些社会问题,诸如促进社区的形成,地域资源的再发现以及提倡对自然环境的保护。20世纪90年代,以当代艺术为主要表现形式,公共艺术家们积极地在日本各地开展了在公共空间策划展览的共创性艺术活动。这些艺术活动都不是为了单纯的展示作品,而是以介入当下社会,以及由此引发与艺术以外的社会领域的互相关联与互动为目的。与项目展示同时进行的研讨会、工作坊、现场表演等活动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艺术家、当地居民、观众、志愿者不同人群之间的对话。

琦玉新都心项目的由巡回8个地方工作坊艺术家和儿童共同创作的作品,作品设置于琦玉县新都心站前步道。,日本战后公共艺术的发展与变迁,户外雕塑展,日本,公共艺术
图8 中濑康志等  星球中栖居  铸铜  直径400厘米  2000

琦玉新都心项目的由巡回8个地方工作坊艺术家和儿童共同创作的作品,作品设置于琦玉县新都心站前步道。

琦玉新都心公共艺术作品是根据在海边长大御宿街的孩子们绘画的形象做成的围栏,作品设置于琦玉县新都心站前
图9 中濑康志等  水中栖居  不锈钢镂空  2000

琦玉新都心公共艺术作品是根据在海边长大御宿街的孩子们绘画的形象做成的围栏,作品设置于琦玉县新都心站前步道。

日本由于地理环境的因素,经常遭受地震、海啸等严重的自然灾害,这使日本的艺术家普遍具有人文关怀精神,他们的作品试图抚慰诸如大地震等自然灾害给人们带来的心理创伤,恢复人们灾后重建和继续生活的信心和勇气。1995年,艺术家田甫律子的公共艺术项目《有很多订单的快乐农场》便是其中的代表。该项目是阪神大地震的灾后重建计划的一部分。田甫律子选择了南芦屋国宅居民社区建筑群中的两块居民公共生活的空地,由当地居民分割种植蔬菜并由他们独立管理。艺术家和他们一起劳作,并把过程记录下来。这个项目不仅呈现出现代都市的田园风光和将农耕园艺简单地引入城市,而是通过居民日常的劳作以及耕种,建立人与人沟通交流的桥梁,并补充、丰富了灾后居民的食品供给问题,更抚慰人们在灾难后的心理创伤,形成新的共同体,树立灾后对新生活的信心。

2001年,日本政府颁布了《日本文化艺术振兴基本法》,目的是为了寻求文化艺术振兴的基本策略,激活地方特色和活力。法律完善的坚强后盾使艺术家有足够的补助资金开展各种艺术项目。目前,利用大学的教育资源与前瞻性研究成果,实现与地域的共创共生,成为日本公共艺术新的发展模式。日本文部省颁布执行“21世纪COE计划”与“大学教育支援计划(GP)”等大规模引入资金的计划,促进了大学与社会对公共艺术项目的参与。在文部省的支持下,东京艺术大学与2010年至2012年开展了“GTS观光艺术项目”,旨在通过传统文化资源的再生提升影响力,吸引不同的人群关注社区。东京艺术大学的师生们通过文献资料与走访调研地域文化与时代变迁,按照传统积淀的不同,企划出环境艺术项目和隅田川艺术桥项目两个不同的项目。其中环境艺术项目的16件公共艺术作品全部围绕“东京晴空塔”(TokyoSkyTree)的建设过程展开,与区域振兴计划协调一致,通过与当地民众的全面的协同合作,使当代艺术转化为推进社区振兴的公共艺术,加深了与当地社区的相互理解,很好地利用传统文化资源与当代艺术做一个利用与整合。

四、结语,日本战后公共艺术的发展与变迁,户外雕塑展,日本,公共艺术
图10 李伟  大地之翼  钢、风筝、丙烯  700×1000厘米  2017 
2017天空艺术祭作品,设置于长野东御市八重原,作品是由当地居民共同参与下完成。

四、结语

笔者在2017年9月受东京艺术大学副校长保科丰巳教授邀请,参加了东京艺术大学与长野县东御市的地方共建艺术项目“天空艺术节”,亲身体验了日本当代公共艺术与社会生活的高度融合。来自中国、日本、美国、奥地利、英国、澳大利亚等国的艺术家们,利用当地培育鲜花的大棚、原养蚕饲育所、公园等空间进行创作与展示。笔者的作品《大地之翼》就以工作坊的形式,由当地小学生、志愿者、艺术家共同绘制有地域相关风貌和故事的风筝,组合成一个风动装置,完成天与地的链接、人与人之间的链接。(图10)

日本公共艺术从艺术家走向户外的展览为萌芽,以环境污染问题而引起的户外雕塑展为契机,从美化街区到艺术改造社区运动,从泡沫经济时代的数量盲目增长发展成为雕塑公害,到最终以艺术计划项目的形式融入市民生活,经历了从雕塑美化街区到地域振兴以及市民参与性的发展过程。以艺术带动街区和城市文化内涵的提升与公共参与意识,无疑是改善和提升公众对于场所的归属感与认同感的有效途径。今天,公众艺术和日本社会之间的关系与人们的日常生活越来越密切,尤其在3·11大地震之后,围绕自然环境和公众艺术关系的观念和社会模式已经成为日本的一个新话题。艺术形式越来越注重与时代发展相适应,注重与自然、环境的和谐共生,“社区再建”、“地域再生工程”等口号也使当代艺术向公共艺术演变,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推进力量之一,为我们提供了更多元的可供讨论与参考的公共艺术模式。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3页123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