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新馆长霍莱因:艺术和金融同住我的胸膛

2018-04-20 12:31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编译\黄松 浏览:426 A+ | A-

带着某种失望和阴谋的气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下简称Met)近日公布了新馆长——奥地利人马克斯·霍莱因(Max Hollein),他是一位艺术史学家,也是后现代建筑师汉斯·霍莱因(Hans Hollein)之子。除此之外,他也涉足时尚界,他的妻子是奥地利时装设计师尼娜·霍莱因(Nina Hollein),约翰·列侬的遗孀、艺术家小野洋子也是他默契的合作伙伴。

2016年,马克斯·霍莱因在德国施泰德美术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新馆长霍莱因:艺术和金融同住我的胸膛,马克斯·霍莱因,MET,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2016年,马克斯·霍莱因在德国施泰德美术馆

马克斯·霍莱因将于今年8月正式上任,作为托马斯·坎贝尔离职近一年后任命的新馆长,他将在吸引更多公众专注大都会博物馆的同时,极力解决大都会的预算赤字。过去霍莱因曾与德意志银行合作拍卖了数百万美元的艺术收藏品,也曾超有个性的穿着一双黄色橡胶雨靴在德国艺术博物

馆举办国一场价值4,200万美元的捐助活动。

现年48岁的霍莱因曾担任旧金山美术博物馆馆长和首席执行官两年,也曾在古根海姆博物馆开发数字技术,并扩展了作为法兰克福三大博物馆馆长的馆藏。

而霍莱因在踏上第五大道伊始便发表声明称:“将提供必要的指导、精力和支持,引领大都会美术馆这个深受爱戴的机构走向未来,迎接和激励来自纽约乃至全球的观众。”不同于前任托马斯·坎贝尔身兼馆长和CEO双重角色,霍莱因的工作重心将放在博物馆的艺术方向把控以及策展队伍、修复工作和收藏工作的管理。

公众参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新馆长霍莱因:艺术和金融同住我的胸膛,马克斯·霍莱因,MET,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公众参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然而,联想至最近包括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首席策展人海伦·莫尔斯沃斯(HelenMolesworth)、皇后区博物馆馆长劳拉·雷科维奇(Laura Raicovich)等多位杰出的女性博物馆人的离职,Met的此次聘用被一部分人认为是一种倒退——马克斯·霍莱因是大都会博物馆的连续第十位白人男性馆长。美国韦尔斯利女子学院艺术史助理教授丽莎奥利弗在《纽约时报》撰文称“任命霍莱因揭示了博物馆文化的隐含偏见。”

“这对于Met来说,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喧嚣的决定,霍莱因更像是等待更好的人出现前的一位暂代者。”纽约克拉韦茨/维赫比画廊(Kravets/Wehby) 联合创始人马克·维赫比(Marc Wehby)说,“像Met这样一个强大的机构应该选择更适合、更有活力的人,如洛杉矶艺术博物馆的迈克·戈文(Michael Govan)。 我想很多人都惊讶于Met选择了霍莱因。”

但是,基于Met的现状选择霍莱因其实不无道理,霍莱因有自己在博物馆领域闪耀的历史,他曾在15年的任期内负责法兰克福施泰德美术馆数百万美元的装修工作,并增加了参观公众人数。最近,作为旧金山美术博物馆馆长,他建议将所有展览材料翻译成西班牙文,以扩大博物馆展览的影响范围,并推出了埃及金字塔的Minecraft地图,让更多年轻的观众参与其中。

《纽约客》艺术评论员Andrea K. Scott认为:“我看到一个用歌德式的语言来形容自己对艺术和金融的双重兴趣——‘两个灵魂住在我的胸膛’。”

马克斯·霍莱因在德国施泰德美术馆举行的莫奈展上,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新馆长霍莱因:艺术和金融同住我的胸膛,马克斯·霍莱因,MET,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马克斯·霍莱因在德国施泰德美术馆举行的莫奈展上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霍莱因提出了他对博物馆的见解: “今天的博物馆不仅仅一个公众参观的地方,更是一种文化的化身。”他补充道,“我们想与观众交流,而不是灌输信息给公众。”

在纽约生活和工作超过35年的艺术家JoanneGreenbau并不在乎Met的新馆长谁来担任。“当我得知霍莱因将担任新馆长的消息时,只是想‘又一个白人男性被选中’,我相信他是合格的,但Met只会维持现状。”她说,“但我认为向非纽约公民收取高昂的门票是一个错误的决定,Met的门票应该保持自愿支付的方式。”(注:纽约州以外的观众需要支付25美元的门票,州内居民延续1970年以来自愿原则)

或许作为Met 的新任馆长霍莱因面对的第一个问题是,Met在困难时期是否提高门票价格?在此项建议的反对声不绝于耳的情况下,霍莱因会否收紧其他支出来维持门票价格?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依旧是来自世界各地艺术爱好者的朝圣之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新馆长霍莱因:艺术和金融同住我的胸膛,马克斯·霍莱因,MET,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依旧是来自世界各地艺术爱好者的朝圣之地

在2020年,Met成立150周年之时,霍莱因能否按原计划建起6亿美元的现、当代艺术新翼。因为财政赤字,前任馆长托马斯·坎贝尔辞职以来,Met就一直没有馆长,很多人希望霍莱因的上任能使动荡结束,同时希望Met更多关注当代艺术。

《华盛顿邮报》艺评人塞巴斯蒂安·斯米写道:“事实是,Met应该展出和收藏当代艺术,如果不这样做,它会疏远当代观众,也将错过为现当代艺术家提供帮助的机会,从而错过当下可作为历史的收藏。”

霍莱因也曾公开谈论过收藏机构的运行。“每一次成功的背后都有无数次的失败,”他对福布斯说,“你可以有20个想法,接近30个潜在赞助商,也许只有不到十个项目能够实现,其中成功更是少之又少。我们接受一个又一个小危机。 但最后,你知道你正在做一些会激发人的事。”

霍莱因也并不回避政治艺术,就在他抵达旧金山美术博物馆后不久便宣布了“当代穆斯林时尚”的展览计划,主要探讨穆斯林风尚在全球的影响。尽管有不少美术馆很快就前来想要租借此展览,但有些人仍旧表示反对。霍莱因却认为:“一家面向全世界、展现各国文化的博物馆,被要求不能展出占全球人口约25%的伊斯兰教的文化世界——因为我们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价值观,这似乎对于博物馆的功能来说是个奇怪的要求。”这场展览将于9月22日开幕。

但伊朗裔美国艺术家、罗德岛设计学院教授Sheida Soleimani对Met任命感到失望,她说:“我毫不怀疑霍莱因对他工作的擅长,但作为一个有色人种的女性艺术家,我希望类似Met的机构会考虑到艺术界缺乏有色人种和女性的权力地位。”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