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2018-04-20 11:59 来源:LCA 浏览:280 A+ | A-

法国史学之父儒勒·米什莱( Jules Michelet )曾说:“水,真是出奇的、不可思议的仙女!用极少创造一切,用极少摧毁一切,无论是玄武岩、花岗岩还是斑岩。水是巨大的能量,又具有极大的弹性,能千变万化,随物赋形,能发展、渗透,也能改变大自然。”

这“仙女”有时平静,有时浪,引得无数艺术家对其进行描绘。

在中国绘画史上,关于水的最知名作品当属南宋马远的《水图》,他在 800 多年前就对水的平静与汹涌做了 12 种细致分析。

无名,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无名

洞庭风细,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洞庭风细

层波叠浪,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层波叠浪

寒塘清浅,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寒塘清浅

长江万顷,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长江万顷

黄河逆流,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黄河逆流

秋水回波,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秋水回波

云生沧海,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云生沧海

湖光潋滟,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湖光潋滟

云舒浪卷,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云舒浪卷

晓日烘山,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晓日烘山

细浪漂漂,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细浪漂漂

如果说北宋崇尚范宽式的高山,那南宋则醉心于马远式的水波与巨浪。南宋偏安一隅,地势平远,放眼望去,诗意空灵,而水,恰是此种意境的最好载体。

同处南宋的夏圭,属马远一派,水在他的作品中也是常客。

《钱塘秋潮图》是夏圭画在扇面上的一幅作品,画中钱塘江的大潮奔腾翻滚着,气势磅礴。树、石、浪都是中锋勾勒,跳跃有力,富节奏感。

《钱塘秋潮图》 夏圭 团扇 25.2 x 25.6 cm 苏州市博物馆藏,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钱塘秋潮图》 夏圭 团扇 25.2 x 25.6 cm 苏州市博物馆藏

无论是构图,还是对浪花的描绘,最具现代气息的应是明代陈洪绶( 1599 - 1652 )的《黄流巨津图》。

陈洪绶在明末进京和离京时曾两渡黄河,有感于黄河的壮阔,完成此画。

画中,黄河波涛汹涌,3 只帆船摇荡于水面,左下角港口中停泊船只数艘。在这件极小尺幅的作品上,他以滔滔黄河中的一个渡口为描绘对象,以墨笔勾出浪花,再用白色渍染,两岸景物相对虚化,使画面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

《黄流巨津图》 陈洪绶 绢本 30 x 25 cm,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黄流巨津图》 陈洪绶 绢本 30 x 25 cm

《黄流巨津图》局部,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黄流巨津图》局部

在世界范围内,要说哪幅画“最浪”,毫无疑问,肯定是浮世绘作品《神奈川冲浪里》。

画的名称,不是说在神奈川的地方冲浪,正确的断句是神奈川冲·浪里。神奈川是地名,“冲”指的是这里附近的海域,“浪里”是说船只在巨浪下面,仿佛被包裹进去了。用现代汉语来说,就是“在神奈川附近海域的大浪之中”。

葛饰北斋( 1760 - 1849 )在 72 岁时完成了这件作品,尺幅并不大,只比 A4 纸大一点。画中,高大的富士山显得矮小了很多,被翻腾的巨浪压在视平线下,袭击渔船的巨大波浪激起雪花般的飞沫,浪中的小船正随波翻腾,大自然排山倒海的逼人气势,妙在其中。

《神奈冲浪里》 葛饰北斋 26 x 38 cm 1832 年,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神奈冲浪里》 葛饰北斋 26 x 38 cm 1832 年

《神奈冲浪里》局部,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神奈冲浪里》局部

梵·高可能是受浮世绘影响最深的人,他 1885 年到安特卫普时开始接触浮世绘,在临摹过多幅浮世绘作品后,将浮世绘的元素融入了之后自己的许多作品中。他最著名的作品《星夜》中的涡卷图案,即被认为是参考了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如此看来,梵·高已将葛饰北斋“浪”到了天上。

与葛饰北斋同处一个时代的威廉·透纳( 1775 - 1851)是英国国宝级艺术家,他一生专注于描绘大海的光色和空气变化。

每次创作之前,透纳都要深入大自然做细致的观察。在画《暴风雪—汽船驶离港口》之前,为了看到极端天气下大海的真实景象,已经 67 岁的透纳请一位水手把他绑到桅杆上一同出海,去体验海中的巨浪。

当作品完成,罗斯金看到这幅画后,说:这幅画是表现海洋运动、薄雾和光线最为宏大的作品之一,即使对透纳来说,这也是从未有过的一幅杰作。

晚年的透纳对光线及色调的兴趣超过形体,这为日后印象派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暴风雪—汽船驶离港口》 透纳 油画 91.4 x 121.9 cm,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暴风雪—汽船驶离港口》 透纳 油画 91.4 x 121.9 cm

  噢,对了。

  有浪的时候,划船可以不用桨,那没浪的时候呢?

  夏圭早已给出答案。

《松溪泛月图》 夏圭 绢本,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松溪泛月图》 夏圭 绢本

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松溪泛月图》局部,艺术家笔下的“浪” 就是不一样

 《松溪泛月图》局部

  没浪,当然得用桨!

  不然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标签
  • +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