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Art Chengdu:画廊拿库存碰运气?

2018-04-27 12:1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陆斯嘉 浏览:241 A+ | A-

从星星诗刊、伤痕美术,到蓝顶艺术区、A4美术馆,成都作为中国当代文学艺术的重镇,一直在探索的途中。4月25日,作为中国西部地区首个国际化的当代艺术博览会,ArtChengdu在成都市中心春熙路太古里商业区拉开帷幕,定向邀请31家国内外画廊机构参展,并搭建起两个临时场馆。

“‘艺术成都’给我的感觉是各家画廊都不约而同把库存拿来这里碰碰运气,不难发现不少是参加之前展会的存货。”一位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成都市中心有一条纱帽街,街北是清晨闹中取静的“震旦第一丛林”大慈寺和入夜都有爱书人流连的方所书店,沿北纱帽街南行五六分钟,是成都最热闹的商业街区春熙路及太古里。印象中,蓉城是温和安逸之都,而站在夜晚的春熙路上,才知道这里的繁荣和人流密度不亚于任何一座一线城市。

作品《哈哈大熊猫》,首届Art Chengdu:画廊拿库存碰运气?,画廊,陆斯嘉,艺术成都

作品《哈哈大熊猫》

就在连接春熙路及太古里的广场上,两个白色展棚撑起了首届ArtChengdu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下简称“Art Chengdu”)的会场。4月25日,Art Chengdu贵宾预展夜晚,已经打烊的展棚外,行人穿梭如织,美味香气难当。正是因为极佳的地理位置,展会选址在此,又或许是太过热闹易引发“安全问题”,ArtChengdu开幕前不到一个月,有关部门通知主办方临时调整展期,以错开“五一”节。

展馆的“小而精”

首届ArtChengdu的目标是“小而精”。所谓“小”,仅有31家国内外画廊受邀参展,认真浏览AB两个展馆的全部展位,至多不过2小时。所谓“精”,为了3天展期,主办方斥资300万元搭建了2个临时展览大棚,每个展棚有2个出入口,无论昼夜,都能透过空隙看到场内的艺术品和宽敞的室内空间,这与国内其他艺术博览会拥挤、封闭的环境形成较大反差。这两座白色大棚,容易让人联想到近几年位于香港中环码头的ArtCentral(艺术香港),同为白色大棚,成都展棚与公共空间的融入性更好,透出的作品好像在对往来的民众伸出橄榄枝。略感可惜的是,由于临时调整展期,公众开放日仅有短暂一天。

4月26日媒体参观日,澎湃新闻记者首先来到的是B馆,共有13家画廊。B馆的整体印象是,艺术品的消费性特征较为明显。

罗中立水彩画,首届Art Chengdu:画廊拿库存碰运气?,画廊,陆斯嘉,艺术成都

罗中立水彩画

不少观众在赛迪HQ画廊驻足,是因为两件充满温暖感的作品,它们混合着印象与抽象的趣味。画廊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这位1971年出生于格拉斯哥的女艺术家维多利亚·莫顿(Victoria Morton)的作品不久前刚刚参展过香港巴塞尔。创作《女儿细胞》时,画家先用铅笔起稿,画出一位水边小女孩的模样,随后再淡淡地施以色彩,同时原先具象的女孩形象若隐若现地以印象甚或是抽象的方式融入了画面。艺术家描述自己的绘画为一种“手风琴效应”:空间的交替膨胀和坍塌。风景,窗户,人体阴影,在丝状线条和半透明平面的纠缠之中影像开始显现。而每一张画布都是一个抽象的开放场,由重叠交织的色彩所组成。她通过这个方法捕捉脑海中先于图像形式之前的视觉感知。每一幅绘画都在图像可读性的临界值上徘徊。莫顿曾说:“我喜欢绘画有时候在粗劣与嬉闹的边缘之上盘旋。”

《女儿细胞》,首届Art Chengdu:画廊拿库存碰运气?,画廊,陆斯嘉,艺术成都

《女儿细胞》

首届Art Chengdu:画廊拿库存碰运气?,画廊,陆斯嘉,艺术成都

迷你尺寸的维多利亚·莫顿作品

是诚意不足,还是未知市场试水中?

不久前,上海香格纳画廊举办了余友涵个展,3月香港巴塞尔博览会也成功以350万元高价售出过一张抽象画。这次,香格纳带来一张120万元的余友涵2018年2月新作,同时还在主要位置展出了一张价格不菲的大尺幅的张恩利作品。虽然被工作人员告知已有买家对此表示兴趣,但一位艺术市场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这张很难卖掉。

张恩利作品,首届Art Chengdu:画廊拿库存碰运气?,画廊,陆斯嘉,艺术成都

张恩利作品

亚洲艺术中心负责人李宜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行的主要意图是“试水未知的市场”,所以带到成都的作品无论是价格区间、作品风格、尺幅大小、艺术家年龄跨度都没有特别聚焦,既有小型雕塑,也有抽象绘画,既有水墨中坚力量的水墨画,也有青年水墨艺术家充满实验风格的水墨,尺寸也大小不一,价格区间从4万元到20万元左右,再到50万元以上。“更吸引我的是成都当地新的收藏群体的培养,尤其是在学术、行业中的重要艺术家,带了他们的小尺幅作品过来,我觉得10万元以下的小尺幅作品可能会吸引到新藏家群体的关注。”李宜霖说。

从B展馆来到了分布有18家画廊的A展馆,人气明显足一些,作品的尺幅、画廊的规模乃至作品的售价都较B展馆上了一个台阶。

听说开幕首日有一张安东尼·格姆雷的作品售出了,记者便来到挂出一张格姆雷的常青画廊询问。带着略有惊讶的表情,工作人员说:“昨晚刚成交的,没想到消息传得那么快。”随后,便将记者引向后面的工作间,一件格姆雷的不锈钢条装置作品《支架(五)》站在一角,35万英镑成交,一旁是一幅6万元的格姆雷版画。对比此前在香港白立方画廊所见的安东尼·格姆雷个展,这件作品的价位和整体情况,可以说属于“格姆雷的入门级”水准。35万英镑,是截至发稿时记者了解到的最高成交价。

安东尼·葛姆雷 ANTONY GORMLEY 支架(五) 2017 4毫米横切面不锈钢条,首届Art Chengdu:画廊拿库存碰运气?,画廊,陆斯嘉,艺术成都

安东尼·葛姆雷 ANTONY GORMLEY 支架(五) 2017 4毫米横切面不锈钢条

在31家画廊中仅见的一家成都本土画廊是千高原艺术中心,所展出的也是川籍艺术家作品,如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的大幅画作《被直播的现场》(2017)、何多苓大幅作品《看松》(2016)、陈秋林的纸浆雕塑作品《我的30年》(2008)等等。

《看松》,首届Art Chengdu:画廊拿库存碰运气?,画廊,陆斯嘉,艺术成都

《看松》

“‘艺术成都’给我的感觉是各家画廊都不约而同把库存拿来这里碰碰运气,不难发现不少是参加之前展会的存货,台湾几家画廊诚意不足。”一位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对此,大未来林舍画廊的林岱蔚表示:“带来价位相对低的作品,并不是我担心四川地区藏家的购买能力,我有做过川籍藏家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生意,亲身经历过。这次带来这部分作品其实是想尝试开发认识一些新藏家,因为藏家如果对于一个画廊不熟悉的话,即使他有上千万的收藏实力,但通常会从几万块钱的东西来接触、了解和交朋友。”在林岱蔚看来,带来这些相对低单价的作品,一来是想开发客源,二来也是想在四川推广画廊的年轻艺术家,“就算是常玉这样的重量级艺术家,当年的作品也就几万块,所以对于年轻艺术家的市场培养也很重要。”

4月26日,开幕第二天,ArtChengdu创始人黄予带领来自上海、北京以及海外邀请的200人买家团参观展会,而开幕首日本土藏家显示出来的购买能力已经超过了他的期待。截至发稿,分身乏术的他尚无暇接受预约的专访。有趣的是,在一次私下交谈中,他向一位媒体人士表示,在国外,花上十几万元可以购藏到相对成熟的艺术家不错的作品了。

闭馆后夜幕中的Art Chengdu展场,首届Art Chengdu:画廊拿库存碰运气?,画廊,陆斯嘉,艺术成都

闭馆后夜幕中的Art Chengdu展场

客观而言,作为西部地区首次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ArtChengdu在场地选择、场馆建设上,投以了足够的诚意,24日搭建时遇到的大雨也随着开幕当天天气转晴使主办方松了一口气。邀请制之下,精致的展览规模,不至于让参观者陷入疲累的奔波与选择的茫然中,相对拉开层次和特色的AB两个展馆,也形成了不同的观展节奏。只是,一边享受着零场租优惠、一边仍抱以观望态度的画廊,还不了解本地藏家的真实口味和消费水平,当然也不可能制定出精准到位的销售作品组合,所以会出现价格悬殊大、作品品质或许也不太齐整的“试水”之行。

让·杜布菲版画《难忘的事I》1978年,首届Art Chengdu:画廊拿库存碰运气?,画廊,陆斯嘉,艺术成都

让·杜布菲版画《难忘的事I》1978年

据悉,4月27日为Art Chengdu公众开放日,同时主办方安排了三场论坛,分别为:“锐>论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文化生态新景观”、“收藏家峰会论坛:作为艺术文化推动者的中国收藏家们”、以及“百年川情——中国画变革之路”。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标签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