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2018-05-08 11:39 来源:崇真艺客 作者:LEX 浏览:253 A+ | A-

按:1895年,卢米埃尔兄弟在一家咖啡馆放映了自己拍摄的短片《火车进站》,现场惶恐四散的人们见证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部电影的诞生;1935年,本雅明发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论述技术革命给艺术领域带来了一系列变革;1984年,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发明能够演奏钢琴、弦乐、管乐的/电脑音乐键盘/机器K250,让人工智能与人/生物智能在艺术创作中的边界开始变得模糊,艺术与科学从此不再是两个不相交的领域。

K250源自Kurzweil和盲人Stevie Wonder的一个赌约,K250不仅能演奏钢琴,还能

K250源自Kurzweil和盲人Stevie Wonder的一个赌约,K250不仅能演奏钢琴,还能演奏弦乐,管乐

沙漠中的雨

在沙漠中求雨,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今,这个关乎生存的议题却随着科技的发展而拓展到了艺术领域,这似乎是一件魔幻的事情,但却并不令人感意外。

近年来随着科技的超速发展,其影响力渗透至不同领域,艺术领域自然也随着技术革新而变得更为丰富。“科技艺术”这种将艺术创造与科学创新相结合的概念已经随着众多艺术家的实践从备受争走向认可,并不断改写着艺术的观看方式与概念。

《雨屋》,兰登国际,“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雨屋》,兰登国际

就在四月的最后一天,兰登国际(Random International)的大型科技装置作品“雨屋(Rain Room)”在相继征服了伦敦、纽约、上海之后,向着沙漠进军,正式成为沙迦艺术基金会(Sharjah Art Foundation ,SAF)的永久展出作品。

买下“雨屋”的沙迦艺术基金会主席Sheikha Hoor Al Qasimi表示:“雨屋能够在观众中唤起惊讶、惊喜的感觉,这种反应在沙迦也许会更强,因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大部分地区都是沙漠。”

“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雨屋》,兰登国际,“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雨屋》,兰登国际

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SAF为了永久安置这件作品专注于工程和建筑设计,最终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Al Majarrah地区,为其建造了一个占地16000平方英尺的展示空间。据悉,作品的运行需要使用1200升的自清洁、再生水,比在快餐店做一个标准汉堡还节水,这在以沙漠为主要地貌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地区是非常必要的,并且整个建筑本身就是节能建筑。

“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雨屋》,兰登国际,“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雨屋》,兰登国际

“雨屋”是一个在黑暗房间内持续下雨的装置作品,内置感应器可以检测到参与者的存在,从而使其行走其中而不被雨淋湿,保持干燥。地面由网格组成,方便雨水的搜集再循环,也避免积水的存在。

这件作品为观者提供的最美妙的体验,想必是一种控制“自然”的权力,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这是由机器提供的经验。这种已知的、颠覆性的方式,带来的超现实特质,让参与者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感受或思考。

“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2016年将在洛杉矶郡立美术馆展出的作品《雨屋》灯光改成紫色,与观众一起悼念美国音乐传奇人物王子(P

2016年将在洛杉矶郡立美术馆展出的作品《雨屋》灯光改成紫色,与观众一起悼念美国音乐传奇人物王子(Prince)的离世。1984年王子(Prince)曾发行经典专辑《紫雨》,也曾经使用K250进行音乐创作。

同时,观者真的可以在这件装置中体验到机械和自动化社会中“算法”的存在,可以通过控制身体的姿态,让“雨水”停止,当然也会由于兴奋而移动过于迅速,引发感应器反应延缓而被“雨水”淋湿。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比起下雨更具吸引力的是,人们能在艺术装置中确实体验到人工智能/“算法”,我们希望参与者能用新的视角感受围绕在我们周围的自动化的智能时代。“兰登国际创始人如是说。

人类与机器共生

兰登国际艺术团体致力于创建混合艺术和科学的作品,试图在日益机械化的世界里探索人类状态以及人类与机器的共生关系。这个创建于2005年的艺术团体,在2012年,随着“雨屋”在伦敦巴比肯艺术中心的首次亮相而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并随即在纽约、上海等展览中大获成功。

兰登国际创始人Hannes Koch,Florian Ortkrass,“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兰登国际创始人Hannes Koch,Florian Ortkrass

总部位于伦敦的兰登国际(Random International),是由Florian Ortkrass和Hannes Koch创建的艺术团体,成员包括设计工程师、产品设计师、软件工程师、电气工程师、机械工程师、时装设计师和艺术历史学家等等众多跨学科设计师,而使他们团结在一起的是兴趣、追随冲动的激情,以及对细节的关注。兰登国际官网上写到,他们致力于创作“鼓励人们与周围环境进行积极互动的作品,使观众参与成为根本所在”。

的确,从兰登国际过往的创作中来看,不管运用何种概念、技术、形式呈现作品,始终不变的是“以人为中心”,探索科技介入艺术为参与者所带来的全新感受。

“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临时涂鸦》,2005-2008,尺寸可变,“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临时涂鸦》,2005-2008,尺寸可变

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展览《兰登国际:万物与虚无》展出了他们的早期作品《临时涂鸦》,将光学材料作为绘画媒介,邀请观众参与,探索材料及科技的未知。

“镜子”这一人类进行自我认知的工具,是兰登国际作品中的常见元素。从2008年创作的《观众》、2010年的《自画像》至2016年创作的的《模糊镜》、《碎片》以及《自我与他人》等等作品,通过不同的技术手段来创造了个体和自我影像之间的独特关系,并强调人类身份的问题。

《观众Audience》,2008,图片来自兰登国际,“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观众Audience》,2008,图片来自兰登国际

安装在金属架上的镜子排列在地面,镜子可以传达个性,当参观者走近并好奇的观察镜面中的自我时,镜面其实也是以同样的姿势回望,在每一面镜子中,旁观者成为他们自己凝视的对象和艺术作品的主体。

《自画像Self Portrait》, 2010,图片来自兰登国际,“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自画像Self Portrait》, 2010,图片来自兰登国际

“自画像”邀请观者参与制作他们自我肖像的过程中。肖像被显现在参与者面前一面大型感光镜面中。几乎是在肖像完全显现的同时,图像就开始褪色,每一个动作、表情、形象都是在捕获的瞬间消失,图像不能留存只能作为一种经历来体验。

“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模糊镜Blur Mirror》,2016,图片来自兰登国际,“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模糊镜Blur Mirror》,2016,图片来自兰登国际

“Blur Mirror”是一个类似于镜子的装置。和普通镜子不同的是,当观众站在它前面的时,它会高频率地震动起来,让观众镜面影像变得模糊。

“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自我与他人Self and others》,2016,图片来自兰登国际,“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自我与他人Self and others》,2016,图片来自兰登国际

数面玻璃片构成了数层镜体,并通过LED灯描绘反射参与者的轮廓与动作,但有刻意延缓并非即时性,它既不是镜子的即时反射,也不是被照片凝固的一过去时刻的静态图像,而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模糊地带。

“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碎片fragments 》,2016,图片来自兰登国际,“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碎片fragments 》,2016,图片来自兰登国际

一面由马赛克镜面组成的装置,当观者走近时,正前方的镜面会给出反馈以不同的角度呈现。观者的镜像,并随着人的移动而移动。

“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群体研究 Swarm Study/ I》,2010,“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群体研究 Swarm Study/ I》,2010

“群体研究 Swarm Study”是兰登国际自2010年受鸟群或者蜂群运动的启发,创作的系列装置作品,其中的每一个光源都被赋予了集体行为。装置会根据人的出现和声音,响应周围环境改变飞行方向并延伸。“群体”的仿生运动是它看起来似乎具备真实生命。

“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动物学Zoological”,“沙漠下暴雨”再不是“奇妙超能力”

“动物学Zoological”

2017年8月,兰登国际与舞蹈家 Wayne McGregor进行合作,在 “+/- Human”系列表演中设计了由白色氦气气球组成的互动装置“动物学Zoological”。这些悬浮的球体的飞行原理类似于无人机的设置,但是通过植入的算法和感应器,可以随着观众的移动作为回应,种程度上,这件作品寓指着我们所生存的世界逐渐被代码在物质上的掌控。


兰登国际创始人之一Hannes Koch 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必须快速适应和自动化机器生活在一起,而这些东西的存在往往是无形或是离散的——你并捕捉不到它们。当观众开始与气球互动,展现出代表了好奇、害羞、攻击等情绪最基本的形式或符号——我们便能渐渐意识到自己是在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训练这些‘生物’。

兰登国际表示在创作中“最不想失去的是情感联系,这就是作品有趣的地方:当人与机器、观者与物体的联系时,这个连接会引发彼此在潜意识中的“相互理解”。

科学技术在他们的作品中从最初创作媒介/工具,成长至帮助参与者认知自我的互动装置,并通过借用人工智能技术表达在当下自动化社会中,作为人类的我们不得不适应与机器共处的现状。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标签
  • +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