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莱瑟姆:或许,文化的基础已然焚烧殆尽丨里森纽约

2018-05-08 18:25 来源:里森画廊 浏览:1470 A+ | A-

Skoob Works

John Latham

5月2日—6月16日

24街西504号,里森画廊纽约空间

约翰·莱瑟姆肖像 , © The John Latham Foundation; 图片由里

约翰·莱瑟姆肖像 , © The John Latham Foundation;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从马塞尔·杜尚到贾斯培·琼斯,把书本融入创作的艺术家比比皆是;而论持续性和专注性,却无其他视觉艺术家能与莱瑟姆相比拟。早在1958年,约翰·莱瑟姆便开始以书籍为媒介,通过将书籍与石膏在布面上浮雕般的结合使其最早的喷绘实践拓展到三维语境。

本次展览名‘Skoob Works’,取自莱瑟姆的系列作品《skoob》(‘Skoob’ 为“books”一词的倒写,有‘焚书’之意),意指颠覆文学的传统功能和线性且具有时效性的阅读方式,转而打造能够被自发消费且没有结构的“物”。《Skoob》系列作品可谓莱瑟姆最为著名的经典作品之一,他深受书本的平面性和在打开及阅读过程中所体现的多元形式特性的吸引——在部分作品中,他对书本进行了切片、甚至焚烧处理。而鉴于书本也是语言和正统知识的象征,莱瑟姆表示:“作品绝无任何贬损书本或贬损文学之意。作品希望提出这样一个命题:或许,文化的基础已然焚烧殆尽。”

约翰·莱瑟姆:或许,文化的基础已然焚烧殆尽丨里森纽约,约翰·莱瑟姆,书籍,里森画廊

约翰·莱瑟姆:或许,文化的基础已然焚烧殆尽丨里森纽约,约翰·莱瑟姆,书籍,里森画廊

以上两张,档案资料:约翰·莱瑟姆于1996年5月31日在Matress Factory处的个展开幕仪式上点燃‘Skoob Tower’(书塔),©The John Latham Foundation,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一些独立式的‘Skoobs’作品和一件60年代末、70年代初创作的《skoob tower》(焚书塔)也将展出,艺术家借此向博物馆把永久性的固体物品作为“雕塑”的概念发起挑战。矩形“焚书塔”以丢弃的艺术书、法律书、百科全书、《笨拙》(Punch)杂志和《经济学人》杂志等组成,都从右边开启,层层堆叠。这些书本慢慢焚化、爆裂,部分还是出现在1966年那场著名的“破坏艺术研讨会”(Destruction in Art Symposium)上,凸显了传统思维模式和霸权机制对原创思考的遏制,以及在传播知识和真理时的失效性。

约翰·莱瑟姆:或许,文化的基础已然焚烧殆尽丨里森纽约,约翰·莱瑟姆,书籍,里森画廊

以上两张,档案资料:约翰·莱瑟姆工作中,1414 Monterey St, Mattress Fac

以上两张,档案资料:约翰·莱瑟姆工作中,1414 Monterey St, Mattress Factory,1996年5月,© The John Latham Foundation.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约翰·莱瑟姆工作中,1414 Monterey St, Mattress Factory,1996年

约翰·莱瑟姆工作中,1414 Monterey St, Mattress Factory,1996年5月,© The John Latham Foundation.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1966年,莱瑟姆在圣马丁艺术学院担任教职时举办了著名的“skoob”活动。艺术家当时邀请了学生与他一同参加一个仪式:把克莱门特·格林伯格的艺术史巨著《艺术与文化》咀嚼再吐出。然后,他把残留物倒入一个玻璃瓶中,按时归还给圣马丁图书馆。莱瑟姆的意图是证明破坏是创造的反向过程——正因如此,该活动奠定了他在观念艺术史上的地位。在1967年的一系列事件中,莱瑟姆开始把管子插入书本中,并通过泵把聚氨酯打到管子里。对于作品的名字《书管》(book plumbing),艺术家解释道这是对信息在不同源头和不同代际间传播的类比。《英格兰法律》(The Laws of England,1967)正是这一系列的早期代表作。这一创作实验还衍生了一系列其他作品,包括创作于80年代末的《经典绘画》(Classical Painting)系列——其中的3件作品也将出现在本次展览中。

约翰·莱瑟姆《Omniscientist》 , 1963, 书籍、金属线、铁丝网、机械碎片、石膏、布

约翰·莱瑟姆《Omniscientist》 , 1963, 书籍、金属线、铁丝网、机械碎片、石膏、布面书籍绘画,尺寸:107 x 160 x 37 厘米 © John Latham Estate;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约翰·莱瑟姆《 Study for a Bing Monument》, c. 1976,两

约翰·莱瑟姆《 Study for a Bing Monument》, c. 1976,两本书, Bing中加工的页岩油,尺寸:  26 x 22 x 20 厘米,© John Latham Estate;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本次还将展出一件莱瑟姆早期创作的同时也是艺术家创作尺幅最大的书本浮雕作品《Great Uncle Estate》(译为叔祖父庄园,1960)。最初,这件作品旨在覆盖莱瑟姆家客厅的一整堵墙面,包含10各部分,体现了百余种不同的物体体量。这件巨幅浮雕作品的每一部分都包括一本面向画布打开的书和面向观众打开的碎片残本——由此,被压抑而隐匿的与开放且可进入的形成鲜明对比。此外,色彩也在这件作品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同的书本开页涂成红、蓝、金、灰等不同颜色,可调节金属丝让页面呈打开状态,因此,随着不同时刻展示的书页不同,观众就会与之邂逅不同的颜色。

约翰·莱瑟姆《Four Phases of the Sun》 , 1963 ,书籍,电线,石膏,硬板

约翰·莱瑟姆《Four Phases of the Sun》 , 1963 ,书籍,电线,石膏,硬板布面上绘制,尺寸:229 x 314 x 23 厘米 ,© John Latham Estate;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 《Four Phases of the Sun》(译为太阳的四个阶段,1963)则是莱瑟姆对于天文时间浓厚兴趣的体现,该作可谓是其后来《Time-Base》(译为时基)系列和许多理论文章的前传。“四个阶段”的概念来自于太阳是红色巨人、行星是白色小矮人的设想,不同的阶段中分别向行星提供生物生命。

约翰·莱瑟姆《 What is Science》, 1989,板条箱,泡沫胶,书,金属丝,

约翰·莱瑟姆《 What is Science》, 1989,板条箱,泡沫胶,书,金属丝,铝管,摩托车外壳, 尺寸:  157.5 x 173 x 46 厘米,© John Latham Estate;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约翰·莱瑟姆《 The Wedge》, 1988,玻璃,书,喷漆,尺寸:260 x 92

约翰·莱瑟姆《 The Wedge》, 1988,玻璃,书,喷漆,尺寸:260 x 92 x 85 厘米,© John Latham Estate;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约翰·莱瑟姆《Moral High Ground》 , 1988 Books, 灯泡, 玻璃,尺寸:

约翰·莱瑟姆《Moral High Ground》 , 1988 Books, 灯泡, 玻璃,尺寸:  83 x 25.5 x 33 厘米 ,© John Latham Estate;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 展览也将呈现《Moral High Ground》(道德高地),莱瑟姆公然在其中纳入宗教文本,把残本放在玻璃窗格之间,以此指涉礼拜式文献——这一主题后来始终贯穿其创作脉络,直至莱瑟姆生命走到终点。

约翰·莱瑟姆《Distress of a Dictionary》 , 1988,撕毁的书郁 玻璃鱼缸

约翰·莱瑟姆《Distress of a Dictionary》 , 1988,撕毁的书郁 玻璃鱼缸, 焊条与电缆,尺寸:  45.5 x 114.2 x 34 厘米 ,© John Latham Estate;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img src='http://s1.trueart.com/20180508/201805080636207304.jpg' alt='约翰·莱瑟姆《 They're learning fast》, 1988,混合媒体'/ >

约翰·莱瑟姆《 They're learning fast》, 1988,混合媒体装置,尺寸:  47 x 91 x 30 厘米 ,© John Latham Estate; 图片由里森画廊提供

▲ 莱瑟姆的标志性雕塑作品《They’re Learning Fast》(译为他们学得很快,1988)将他挑衅、叛逆的本性表露无疑:鱼缸里装着几条水虎鱼和经过防水处理的莱瑟姆的哲学论文《Report of a Surveyor》(译为检验员报告)的片段。《Report of a Surveyor》是艺术家在1984年撰写的专文,论述了英国政府对艺术支持的不力和失职。当观众围着鱼缸走的时候,印刷文本随着玻璃和水的反光效果时隐时现。被“意义”所包围的食肉鱼无疑是英国艺术体制的象征,对莱瑟姆的理论大加批判,而鱼缸内的多重反光也希望引起人类对自我存在的反思。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