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艺术中的超时空效应丨上海保利-时光里启幕“光域艺术计划”

2018-05-25 10:56 来源:崇真艺客 浏览:2230 A+ | A-

光,取自时光里;域,指向商场空间,也是艺术领域,“光域艺术计划”是上海保利时光里自2017年底开业就提出的艺术项目,在现如今商业地产日益激烈的竞争中,无疑成为位于上海滨江文化圈内亮出的一张“新名片”。

通过在商业空间内构筑艺术,促进艺术与社区公众之间的交流,培养公众的艺术文化意识···让公众在无意识中

通过在商业空间内构筑艺术,促进艺术与社区公众之间的交流,培养公众的艺术文化意识···让公众在无意识中偶遇艺术,潜移默化地拉近与艺术的距离。

胡介鸣《太极》2014,视频 | 多路视频 | 动态装置影像,公共艺术中的超时空效应丨上海保利-时光里启幕“光域艺术计划”,胡介鸣,董冰峰,公共艺术,保利,装置,商业地产

胡介鸣《太极》2014,视频 | 多路视频 | 动态装置影像

“光域艺术计划”邀请董冰峰策展,首展以中国数字媒体和录像装置先驱艺术家胡介鸣的个人项目“超图像”(H《超图像》胡介鸣个人项目将于 2018年5月27日下午16:00在保利时光里开幕

“光域艺术计划”邀请董冰峰策展,首展以中国数字媒体和录像装置先驱艺术家胡介鸣的个人项目“超图像”(Hyperimage)拉开序幕,汇集艺术家近年创作的大型新媒体艺术装置作品《太极》和早期录像作品回顾,以及艺术家文献研究计划和学术演讲研讨等系列作为展览的组成部分。

《残影2016-No.14》  2016 ,视频 | 多路视频&nbs

《残影2016-No.14》  2016 ,视频 | 多路视频 | 装置

在董冰峰看来,胡介鸣作为“光域计划”推出的首个艺术项目是非常理想的。从上海保利时光里延展至我们身处的城市空间中,就是一种历史、记忆与文化之间不断产生对话的过程。而胡介鸣作品的核心主旨为“记忆与图像”,是关于链接与贯穿历史和记忆、图像和未来的开放性思考,这也是保利时光里强调的公共定位与文化立场。


【胡介鸣:超图像】

80年代开始,从最初的架上绘画,到1994年以后开始转向录像、装置、影像作品创作,胡介鸣的艺术驻足于艺术家 胡介鸣

80年代开始,从最初的架上绘画,到1994年以后开始转向录像、装置、影像作品创作,胡介鸣的艺术驻足于时间、空间、历史、记忆的交替更迭,利用众多媒介——摄影、录像或数字互动技术,持续提出他的观点和质疑——观者置身于过去的、不确切的某一个时空中,个人记忆中的图像会重新被唤起,进而形成个体的情感叙事文本。

公共艺术中的超时空效应丨上海保利-时光里启幕“光域艺术计划”,胡介鸣,董冰峰,公共艺术,保利,装置,商业地产《残影2016-No.16》  2016 ,视频 | 多路视频 | 装置

胡介鸣 《美多撒之筏》摄影 177.5x125cm,  2000,公共艺术中的超时空效应丨上海保利-时光里启幕“光域艺术计划”,胡介鸣,董冰峰,公共艺术,保利,装置,商业地产

胡介鸣 《美多撒之筏》摄影 177.5x125cm,  2000

《美多撒之声》2002,视频 | 影像装置,LED屏幕,公共艺术中的超时空效应丨上海保利-时光里启幕“光域艺术计划”,胡介鸣,董冰峰,公共艺术,保利,装置,商业地产

《美多撒之声》2002,视频 | 影像装置,LED屏幕

2000年作的摄影作品《美多撒之伐》(2000)的图像信息转化成声音信息,寻找视觉以外的形象,尝试更为丰富的传递和表达。

作为中国最早的互动媒体艺术家,胡介鸣的工作长期在知识和视觉之间不断转化。在媒介技术不断发展的当下,胡介鸣坦言,技术的提升确实给创作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和便利,但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带来了困惑。“艺术创作的机缘巧合不是靠科普以及逻辑推理能解决的。我不过分强调追求更新的技术,那样会有一定的危险性...艺术的本质是人,人和生命产生出来的情感因素、感知、心理状态,这才是我们要关注的终极目标。”

“时间”是胡介鸣几十年艺术创作的关键词,在他的作品中从不同的角度来证明时间——这一无法被物质化的概念的存在。策展人董冰峰认为,当代艺术的概念核心即是“与时间同在”,而胡介鸣的艺术毫无疑问的也在不断地回应着这些问题。

胡介鸣《太极》2014,视频 | 多路视频 | 动态装置影像,公共艺术中的超时空效应丨上海保利-时光里启幕“光域艺术计划”,胡介鸣,董冰峰,公共艺术,保利,装置,商业地产

胡介鸣《太极》2014,视频 | 多路视频 | 动态装置影像

公共艺术中的超时空效应丨上海保利-时光里启幕“光域艺术计划”,胡介鸣,董冰峰,公共艺术,保利,装置,商业地产胡介鸣《太极》2014,视频 | 多路视频 | 动态装置影像

胡介鸣《太极》2014,视频 | 多路视频 | 动态装置影像,公共艺术中的超时空效应丨上海保利-时光里启幕“光域艺术计划”,胡介鸣,董冰峰,公共艺术,保利,装置,商业地产

胡介鸣《太极》2014,视频 | 多路视频 | 动态装置影像

《太极》是一件集影像和机械传动装置于一体的综合媒材作品。作品的装置部分是由220多根按比例放大的人体骨骼组成的一个生物体,并且在自动化控制系统中以缓慢的速度在空间自由行走,同时兼备传感器检测功能,控制着作品的行走轨迹。在生物体内骨骼中安置了总计108台投影机,投影机从装置内部向外部空间投射自艺术家出生以来的六十至八十年代的纪实影像资料,并在其中集中呈现极度“悲伤”与“喜悦”的真实片段。


时间的印记

崇真艺客:您的许多作品都关注现代城市的变迁、城市文化新旧更替所产生的矛盾。

胡介鸣:我的作品关注“时间”这个主题比较多----因时间的变化而带来的各种事物、生活形态等多方面的变化和对社会的影响,在我的感受中更为敏感和深刻。儿时的那些,连痕迹都没了,这是种很奇特的经验和感受,有时就感觉像隔世一样,会不禁感概:当年那些对自己来说很珍贵的东西,都伴随着时间慢慢消失,这时你的感情依托在哪里?

崇真艺客:在作品《太极》中,为什么在影像选取中,特别强化极度“悲伤”和“喜悦”的情绪标签?,公共艺术中的超时空效应丨上海保利-时光里启幕“光域艺术计划”,胡介鸣,董冰峰,公共艺术,保利,装置,商业地产
胡介鸣《太极》2014,局部投影

崇真艺客:在作品《太极》中,为什么在影像选取中,特别强化极度“悲伤”和“喜悦”的情绪标签?

胡介鸣:在我看来,这两个标签基本涵盖了我们生命、历史和文化的全部过程。精神性的形而上是可以通过形而下的情绪来表达和呈现的,而在悲伤和喜悦的两种极端情绪下,所承载的精神性的内容则会变得更为宽广。

崇真艺客:“太极”中影像的是一种碎片化的呈现,随着生物体的缓慢行进,会将影像投射公共空间中的任何一处
胡介鸣《太极》2014,局部投影

崇真艺客:“太极”中影像的是一种碎片化的呈现,随着生物体的缓慢行进,会将影像投射公共空间中的任何一处角落,这个过程中,其实是在与空间建立一种新的视觉关系。

胡介鸣:“太极”在影像手法上和常规的影像创作完全不同,“忽略”是作为首要的关键词出现在影像创作的思路中。对影像掌控的核心是:影像相互重叠后以及无序行走时的视觉感知。当观众置身于影像空间中,产生强烈的时空错位感,甚至是回到“历史中”。

如此的庞然大物建立起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场域,它向观者缓慢走来,却饱含着无限的历史记忆,它们相互交织,
胡介鸣《太极》2014,视频 | 多路视频 | 动态装置影像

如此的庞然大物建立起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场域,它向观者缓慢走来,却饱含着无限的历史记忆,它们相互交织,彼此覆盖,不断消解,又相互生成,显影着胡介鸣多年艺术道路上极具个人属性的文化张力。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2页12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