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

2018-06-12 11:10 来源:崇真艺客 作者:邱志杰 浏览:5012 A+ | A-

近日,《光锥诗学:国际公共艺术论坛》作为保利‘光域艺术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上海保利·时光里展开。论坛邀请多位关注公共艺术的嘉宾与学者通过主题演讲、学术讨论、专题研讨等活动,围绕“公共艺术”为主题进行讨论及案例分享。其中,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因故未能到场,特录制了视频,以《科技艺术的公共性》为题,阐述中国公共艺术随空间演变、缺失及科技发展对公共艺术产生的影响。

"崇真艺客"根据演讲内容进行整理,本文经艺术家授权发布。

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邱志杰,公共性,公共艺术,雕塑,装置,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

邱志杰,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

邱志杰出生于福建,199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实验艺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授,硕士博士导师。邱志杰的创作活动涉及书法、水墨绘画、摄影、录像、装置、剧场等多种方式,他曾在国内外美术馆举办几十次个展,并参加了数百个群展。2015年开始,邱志杰任上海明当代美术馆馆长,2017年第57届担任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

《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

以前在中国美术学院的时候,我的工作室叫“总体艺术工作室”,现在在中央美院带的研究生方向叫“总体艺术与跨界研究”。“总体艺术”当然包含着这样的意思,那就是工作室艺术,势必要接通一种社会性需求,要把社会工作者的责任和艺术创作者的个人自由联系在一起。所以我一直非常关注从城市化、社区到乡村建设等一系列跟公共艺术相关的问题。

【公共空间的演变】

谈及我们中国的公共艺术,首先一定要谈到公共空间的演变。以前我们很多公共艺术是高度政治性的,比如,公共广场上的大型雕塑、壁画。90年代以来,高速城市化过程中出现了大量公共艺术作品,但主要的公共艺术从业人员,大部分还是来自传统美术学院雕塑背景,国家系统的管理机构叫做“全国城雕委员会”。

重庆,城市雕塑,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邱志杰,公共性,公共艺术,雕塑,装置,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

重庆,城市雕塑

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邱志杰,公共性,公共艺术,雕塑,装置,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

腾飞,城市雕塑

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邱志杰,公共性,公共艺术,雕塑,装置,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

上海城市雕塑,位于浦东世纪大道

我记得90年代时去跟各地政府谈到公共艺术项目,他们都会问你“这个雕塑意思是什么?”。这时候你一定要跟他讲“这个雕塑的意思是奔向21世纪”或者“走向未来”。这种“走向未来雕塑”,它经常是一朵花长出来一些柱子,叫做“孕育”;或者柱子托着一个球,叫“升华”;平一点的斜线叫“开拓”,竖一点的斜线叫“腾飞”;城市入口的大门状的结构叫“开放”。形成了套路,全国到处都是,掺不忍睹。由于这些公共雕塑主要出现在汽车环岛,汽车是这些公共雕塑主观镜头主观视角。人们在移动的汽车中看这些雕塑,所以这些雕塑往往由巨大体块构成,无需细节。它的双螺旋非常流行,也和从汽车的移动视角去观看这个雕塑有关。它和欧洲老城区中步行城市的古典雕塑细腻的细节形成明显的对比。

【城市化进程加速大型室内空间艺术缺失,传统雕塑思维急需转变】

今天的情况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一方面随着城市化再更进一步发展,由大型开发区的开拓,深化到一些公共空间更精密的经营。另一方面建筑材料的发展也导致巨大的公共空间变成一些集群使用的、大跨度的空间。我讲的是机场、高铁站之类交通枢纽公共空间。今天中国不知道每天有多少座高铁站在建设中,但大多数我们高铁站艺术很少,小商店很多。有时候甚至会多到像北京南站一样,侵占人流活动空间。还有宾馆大堂、写字楼大堂等等,这些大型室内空间传统雕塑非常难处理的事情,有些宾馆大堂用大型壁画处理背景墙,但像机场的候车大厅,首先需要大的、轻的、可悬挂的作品,传统以金属和石头为材料的雕塑非常不适合悬挂,它又不能在地面去挤占空间。在北京T3,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几条龙托着一个球的传统天文仪器被当作雕塑,但实际上这种类型的室内空间是传统雕塑的思维很难去对付的。

北京机场T3航站楼内 传统雕塑,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邱志杰,公共性,公共艺术,雕塑,装置,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

北京机场T3航站楼内 传统雕塑

甚至‘纤维艺术’,我们也叫“软雕塑”,适合悬挂,依然在这些公共空间很少见。于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大型公共空间里面艺术的缺失。

因此,就引出了第二点:其实是室外空间也出现夜景化、水景化、动态化,不管是风动力还是水动力,有很多从业人员也已经开始在这方面做一些努力。既传统雕塑思路没办法对付新的需求,室内空间由于在室内,显然它的电子化、互动化,甚至媒体化也会被提上议事日程来。

刘毅《回音壁》,,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邱志杰,公共性,公共艺术,雕塑,装置,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

刘毅《回音壁》,

上海虹桥天地,展览现场

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邱志杰,公共性,公共艺术,雕塑,装置,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

安东尼·豪(Anthony Howe)风能雕塑装置

《风力漩涡》

我觉得随着现在的技术进展,除了电脑编程能够控制,一些机械能够驱动作品展现出一种表演性来,风动力、水动力,我们可以看到机械表演性的魅力,我们在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火炬,由美国艺术家安东尼·豪(Anthony Howe)设计,这个工作中可以看到他在公共艺术的巨大魅力力。

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邱志杰,公共性,公共艺术,雕塑,装置,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

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邱志杰,公共性,公共艺术,雕塑,装置,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

ART+COM,“KineticRain(动能雨)”,邱志杰:科技艺术的公共性,邱志杰,公共性,公共艺术,雕塑,装置,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

ART+COM,“KineticRain(动能雨)”

新加坡机场

实际上我们已经在国内、国外看到不少,主要在国外会看到不少案例。比如新加坡机场的ART+COM设计的“KineticRain(动能雨)”这就是一种编程控制的表演。甚至由大块屏幕所构成的像洛杉矶机场的大屏幕群。洛杉矶有好莱坞的丰厚底蕴,所以洛杉矶机场呈现剧场化、全景渗透的这样一种影像馆体验。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2页12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