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

2018-06-22 12:08 来源:崇真艺客 浏览:1084 A+ | A-

“Why so serious? (别那么严肃)”出自DC漫画《黑暗骑士》中反派主角‘小丑’的一句经典台词。秉承“破坏一切规则”价值观的小丑,在他胁迫人们放弃坚守的社会、道德准则时总会加上这么一句话‘Why so serious?’,作为对一切规则的嘲讽。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Copyright Bildrecht Vienna,2017,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Copyright Bildrecht Vienna,2017

严肃的背面有什么?是反抗?是幽默?还是讥诮批评?用荒谬、戏谑的语言解构生活中刻板而严肃的一面,令人莞尔一笑,幽默也是一种力量。

二十一世纪的艺术早已不再是那个坐在圣殿之上,严肃而高傲的贵族。在更注重‘人’的当下社会,公共艺术在世界各地遍地开花,临时项目与永久装置交相辉映在城市空间内。艺术不仅将原本庄重、严肃而华丽的宫殿开放,更力图以更加轻松的方式主动走入公众空间与公众互动/对话。公共艺术空间与生活体验的关系愈发紧密,通过与作品互动的形式,观众也获得更多的观展‘体验’。

欧文·沃姆,Hot Dog Bus,布鲁克林大桥公园展览现场,2018年,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欧文·沃姆,Hot Dog Bus,布鲁克林大桥公园展览现场,2018年

摄影:Liz Ligon 图片来自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纽约)

目前,纽约布鲁克林大桥公园中停放着一辆胖墩墩的圆润“热狗车”,耀眼的橘黄色与卡通造型将它衬托得肥而不腻,带着一丝爆米花的轻松愉悦。

这是由奥地利艺术家欧文·沃姆(Erwin Wurm)带来的一件临时艺术项目《热狗巴士》(Hot Dog Bus),浑圆的车身由一辆老式大众迷你巴士改装,在展览期间的每个周末午后向观众免费提供热狗。

Erwin Wurm,Fat Car Convertible (Porsche) , 2005,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Fat Car Convertible (Porsche) , 2005

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 ,Fat car, 2000

作品延续艺术家著名的‘肥胖’系列作品,欧文·沃姆(Erwin Wurm)希望通过膨胀的车身,鼓励观者重新审视当前文化下资本主义与消费行为之间的关系,游客的用餐行为也是完成整个作品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Erwin Wurm,Fat House,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Fat House

“几个世纪以前,人们以肥胖为荣,因为这意味着他有足够的金钱供他暴饮暴食。今天,人们转而用房子和车子炫耀财富。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让它们也变胖点呢?”

——欧文·沃姆(Erwin Wurm)

如果说诞生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肥胖系列”以幽默的方式揭示了二十世纪初期美国中产的生活方式,通过膨胀的作品讲述人们通过购买事物来彰显自己较高的社会地位,经营自己的生活。反观当下中国,这个故事也同样适用,物质社会循循善诱地挤眉弄眼,“新精致主义”消费浪潮催生了各类海淘、团购平台、电商造节,促成了一个个销售奇迹,以及与膨胀物欲相悖的“隐形贫困人口”。

‘荒谬’ ≠‘不正经’

如果你指望通过这辆胖嘟嘟的巴士车质疑艺术家,这也是雕塑?想必他也会以“Why so serious? (别那么严肃)”来回应。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Erwin Wurm,Fat Car,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Fat Car

如果你看过他的“One Minute Sculptures(一分钟雕塑)”、“肥胖”系列、“Hous

如果你看过他的“One Minute Sculptures(一分钟雕塑)”、“肥胖”系列、“House Attack”(房屋偷袭)”、弯曲的卡车以及香肠和酸黄瓜造型的雕塑作品,就会明白,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荒谬和异想天开是他的一贯风格。

法国双年展期间展出的“卡车”之一,2009年,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法国双年展期间展出的“卡车”之一,2009年

Erwin Wurm,head (abstract sculptures), 2013,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head (abstract sculptures), 2013

需要声明一点,‘荒谬’ ≠‘不正经’,‘荒谬’在这里不是用来区别好与坏、错与对;荒谬用来形容有悖于常理的现象和存在,它可以是一个中性词,你可以说欧文·沃姆(Erwin Wurm)荒谬、戏谑、幽默、不按常规,但是,必须要承认,他是一个‘正经的’的艺术家。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他用积极的方式、语言去感染他人,拓宽雕塑的概念,用幽默感软化艺术中的严肃,用有趣的作品告诉世界——雕塑并不一定非要是冰冷的大理石雕像。

“如果你带着幽默感那去处理事物,人们就会马上假定你不会被严肃对待。但我认为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去处理社会和人类存在的真相。你不一定总是非要特别严肃,讽刺和幽默可以让你更轻松地看待事物。”

——欧文·沃姆(Erwin Wurm)

欧文·沃姆(Erwin Wurm)的幽默来自于个人经历和悟性,去发现生活中未曾被发现的有趣点滴,他会在作品中释放一些来自于生活的情绪“尴尬”、“激动”等等,但都遵循着他的创作原则“讥诮批评”,用轻松的态度解构生活中严肃的一面。

重构、延展雕塑的概念

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欧文·沃姆(Erwin Wurm)

出生于1954年的欧文·沃姆(Erwin Wurm)早年立志成为一名画家,在完成艺术史、语言和文学的学业之后,1980年准备考取维也纳艺术学院绘画系,却意外被雕塑系录取,并从此开启了自己的雕塑生涯。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他一直致力于探索、质疑以及扩大传统雕塑的概念。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艺术家本人,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艺术家本人

上世纪80年代,欧文·沃姆(Erwin Wurm)通过持续性的作品‘one minute sculptures(一分钟雕塑)’系列,将雕塑的概念从静态物体拓展为动态行为;通过邀请公众参与模糊了‘观众’与‘雕塑’的身份问题;并使用影像记录改变了传统雕塑的呈现方式及空间等···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指导图示,2015年,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指导图示,2015年

图片来自艺术家及立木画廊(香港及纽约)

‘one minute sculptures(一分钟雕塑)’邀请公众参与,在艺术家的指导之下使用生活日常品为道具,摆出各种造型,并努力保持一分钟的固定姿态。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临时艺术品,这些雕塑都是短暂的存在,它们在瞬间被建立,又被即刻摧毁,只能通过视频或者照片的方式被记录,欧文·沃姆(Erwin Wurm)通过这件作品促使人们去重新思考“雕塑”的定义。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一分钟雕塑’并不局限于在艺术空间中发生,它可以在任何场景中诞生,可以在街道、酒店,也可以在办公室和客厅里。也正因为它的场景多变和充满戏剧性的表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按下暂停键的‘情景喜剧’, 从某种程度上,作品也由参与者的加入而被激活。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银行经理人在他所供职的银行前, 1999,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银行经理人在他所供职的银行前, 1999

有些作品带有强烈而夸张‘表演性’,也在传递各种情绪;比如在餐厅中,将头塞进一位女士的外衣中的男人,让人感觉荒诞;画廊空间内,坐在木棍上端的女士,让人感到危险和紧张的氛围;传统画作前,站在雕塑基座上的摆出造型的博物馆游客,等等,这些作品可以以意想不到的姿态出现在各种地方···有些姿态需与重力抗衡,保持一分钟,实则不是一件易事,名模克劳迪娅·希弗身体紧绷平躺在两个沙发椅背间···

Erwin Wurm与超模克劳迪娅·希弗(Claudia Schiffer)为德国版《VOGUE》合

Erwin Wurm与超模克劳迪娅·希弗(Claudia Schiffer)为德国版《VOGUE》合作拍摄的作品

“一分钟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

对此,沃姆本人的解释是:雕塑作为一种体积的艺术,任何增量或减量,如“失重”,都可以视为表达。这样的作品,最终被用照片或视频方式保留下来,而“意外”和“滑稽”就是其中最显著的一对儿特色。

有意思的是,在这一系列令人大开眼界的互动雕塑中,欧文·沃姆(Erwin Wurm)并不在意如何处理作品的版权问题,有些作品会在发生当下并使用拍立得记录,雕塑参与者,只需缴纳100美元就可以获得艺术家签名,并将作品带走。他关注的只是作品中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和对日常物品的迷恋。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艺术家本人,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一分钟雕塑,艺术家本人

在其书中《吞下世界的艺术家》(The Artist Who Swallowed the World)中,欧文·沃姆(Erwin Wurm)表示:“我感兴趣的是每天的生活。所有围绕着我的事物都是有用的,就像当代社会所涉及的对象和话题一样。我的作品表达的是整体的人:身体、精神、心理和政治。”而也是他看待世界的一种方式。

日常的不同角度

物质性在他的系列作品中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从发胖到房子、变形法拉利跑车、狭长的房子、融化的家具、变形的船体和卡车,以及拟人的香肠,他通过对物体形状进行夸张的扭曲和变形至不稳定的状态,提出对当下的尖锐批评。

Erwin Wurm《错误认识》,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错误认识》

Erwin Wurm,Fat Car,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Fat Car

1993年,欧文·沃姆(Erwin Wurm)曾经写过一本快速增加体重的指导手册《在八天中从L号到X

1993年,欧文·沃姆(Erwin Wurm)曾经写过一本快速增加体重的指导手册《在八天中从L号到XXL号》(如何在八天内将衣服增大两码)。并于八年后,创作了自己的第一辆“胖汽车(Fat Car)”,通过‘肥胖’将权利、体重以及健康等社会问题连接,非常讽刺的指出,消费社会中电视广告告诫人们保持健康苗条的身材,同时又鼓励人们消费更多的产品。

Erwin Wurm,卡车, 2015, Karlsruhe ZKM, Germany,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卡车, 2015, Karlsruhe ZKM, Germany

虽然他的作品造型可笑、滑稽,但幽默并非是他作品的主要因素,幽默感只是引诱观者靠近作品的一层糖纸。他的主要目的还是揭露现实,比如‘胖汽车’便是对消费社会的明确批评,直指贪欲无穷的现代人;‘窄房子’表达来自标准化社会的精神压迫感。

Erwin Wurm,Declining (abstract sculptures), 2013,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Declining (abstract sculptures), 2013

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窄房子》

Erwin Wurm,《窄房子》内部空间,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窄房子》内部空间

Why so serious?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欧文·沃姆,欧文·沃姆,公共艺术,雕塑

Erwin Wurm,《吞下世界的艺术家》,2006

“即便是在我们谈论疾病或悲伤的事情时,也应该找到这么一种不那么沉重的表达方式。轻松的阐述并不意味着浅薄,而是一种看待问题的态度。如果我在用幽默的方式谈论死亡,那么我的悲哀某种程度上就被消除了,因为死亡已经失去了严峻性和严肃性。”

——欧文·沃姆(Erwin Wurm)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