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2018-08-14 14:57 来源:崇真艺客 作者:乔一 浏览:315 A+ | A-

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George),这对衣冠楚楚的英国战后重要艺术组合,作品和外貌可谓大相径庭,从挑战传统学院艺术、社会秩序,到“出口成脏”率先自嘲、讥讽宗教,他们突破常规极具挑战、争议的作品和永远以得体而严谨姿态出现在公开场合的个人形象产生鲜明的冲突感。

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

他们最新作品系列“胡子像(THEBEARD PICTURES)”目前正在位于奥地利萨尔斯堡(Salzburg)的达太·罗帕克画廊 (Galerie Thaddaeus Ropac)展出,透过当下社会中对男性面部胡须的迷恋,展开对宗教和社会现象进行探索:胡子是世俗和神圣的符号,是年轻人的复古标志,也是宗教信仰的标识。

Beard Stand,2016,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Beard Stand,2016

Mint Beard,2015,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Mint Beard,2015

Beard Junction,2016,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Beard Junction,2016

从不蓄须的两个人不仅在作品中怒目圆睁,被装饰以各种材质、颜色和形状的胡子,甚至还曾带着假胡子出现在展览现场,在他们眼中,胡子成为了社会身份、族群、信仰和阶级的象征,是“对我们所处时代的探索”。

吉尔伯特(Gilbert Proesch)表示“如今我们是透过胡子看世界——好胡子坏胡子,有信仰的胡子没信仰的胡子。譬如犹太教、伊斯兰教和锡克教的信徒是禁止刮胡子的。这是我们感兴趣的,因为正是这些胡子将人与人隔离开来的。”

[吉尔伯特与乔治]

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

1967年,24岁的吉尔伯特(GilbertProesch)出生于意大利多洛迈特,曾就读于哈莱因艺术学院和慕尼黑艺术学院,25岁的乔治(George Passmore)出生于英国德文郡,先后毕业于达丁顿会堂艺术学院和牛津艺术学院,这对年轻人因在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雕塑而相遇。不久,对英国雕塑艺术发展的现状颇为不满、“反对学院艺术中的精英主义”的他们走到一起,舍弃各自姓氏,成为艺术组合“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George)”,开启此后长达50多年的合作。

谈到初次相遇,除了调侃只有乔治能够听懂吉尔伯特的英文(虽从意大利长大,但吉尔伯特的母语为拉丁文),他们在2002年接受《每日电讯报》的采访时表示“那就是一见钟情”。

《红色雕塑》(Red Sculptures),1976(于1977年参加德国卡塞尔文献展),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红色雕塑》(Red Sculptures),1976(于1977年参加德国卡塞尔文献展)

秉承“艺术为大众(Art for all)”的信念,他们宣称两人的一切行为均为艺术,他们的日常就是艺术创作,彻底将艺术与生活的边界模糊化,反对把艺术从他们的生活中剥离出去。永远以整齐、一丝不苟的形象示人——英国绅士的老派西装和永远相伴的彼此。

1967年7月27日,英国议会通过了性犯罪法案(Sexual Offences Act),将同性性行在英格兰以及威尔士去犯罪化,该法案使英国同性恋除罪化。吉尔伯特与乔治的“一见钟情”虽未受到来自政府的压迫,但仍免不了来自宗教及民间的非议和攻击。

在吉尔伯特与乔治刚搬至伦敦东区时,当地居民会以 “同性恋”和“娘娘腔”等贬义词称呼他们,“少数族群”的身份和视角为他们之后在创作中的关于性、信仰、恐惧、隐性暴力、种族差异等社会问题的关注埋下伏笔。

“Gilbert the Shit and George the Cunt”,1969,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Gilbert the Shit and George the Cunt”,1969

1968到1969年,他们合作完成了这件作品,被认为是两人合作的首件作品,在画廊展出并发表,被认为是违禁作品而查封

他们最著名的早期作品是一幅叫做“Gilbertthe Shit and George the Cunt(1969)”的摄影,作品名称翻译过来是“吉尔伯特是坨屎而乔治是混蛋”。两位身着正装的年轻艺术家面容轻松,笑容璀璨的出现在照片中,身前摆着近乎咒骂的词语,其中精致的西装和不管是在作品还是日常生活中总是如影随形的两人形象成为他们日后的标识。

他们以先发制人的方式,在别人对他们进行攻击和羞辱前首先对自己进行嘲讽,这似乎也是一种进攻和自我保护机制,毕竟这种极致的调侃以 ‘你能奈我何’的态度,使外界也无法提出更具侮辱性的语言来批判他们的艺术或人生。

“我们知道将要面临一场战斗,我们想要率先抵达战场,远在别人批判、断定我们不是好艺术家、不会绘画和创作之前,远在一切批判开始之初,我们已经攻击和批判自我,称自己‘大便’和‘混蛋’。”

[艺术可以是任何事]

吉尔伯特与乔治在伦敦东区共同生活和工作了50多年,沿着相同的街道散步,在相同的时间,去相同的餐厅吃饭,他们严格遵循“艺术为大众”的守则,日常生活仿若他们思想的‘基座’,创作的大部分背景和灵感也来自于此。

他们对周遭环境异常敏锐的触觉,体现在对于普通日常元素的理解和应用。不论是街边的路牌、银杏树、街道上的口香胶污迹、或是城市中的日出与日落都能被他们运用在城市描绘作品中,从中反映人类真实的生活状况。

1970,两人的行为艺术作品《歌唱雕塑(SingingSculpture)》让他们一举成名, 在这个将“活着的雕塑( Living Sculpture)”和音乐结合的演出中,他们身着西装,头部和手部涂抹着金属粉末,站在一张桌子上,面无表情的演唱着经济大萧条世纪的歌曲Flanagan和 Allen的《拱门之下 (Underneath the Arches)》,身体随着伴奏如木偶般摇摆。他们在这里提出新的概念,艺术可以是任何事,希望和大众建立一种亲密、无条件的关系,让艺术和观众直接对话,从而使艺术对社会和人产生影响。

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歌唱雕塑(Singing Sculptu

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歌唱雕塑(Singing Sculpture)》

此后,“歌唱雕塑”开始受邀前往世界各地表演,有时甚至会持续八小时。这个过程,让他们意识到,现场表演的形式每次只能让有限的观众接触到他们的艺术,这种艺术的影响力和传播力都非常有限的,于是他们开始创作影像和图片作品,但仍坚持将所有的作品都称作雕塑。

在视频《青年艺术家的肖像(APortrait of the Artists as Young Men,1970)》和《戈登的酒使人醉(Gordon's Makes Us Drunk,1972)》中,他们喝着杜松子酒聊天、抽烟、缓慢的走动等日常生活片段都被记录下来。通过视频,这种兼具时空概念的媒介来传播和扩展他们“livingsculpture(活着的雕塑)”的概念。

“酷儿Queer”早期西方主流文化对同性恋的贬称,有“怪异”之意,后被激进派借用反讽,酷儿理论和酷儿

“酷儿Queer”早期西方主流文化对同性恋的贬称,有“怪异”之意,后被激进派借用反讽,酷儿理论和酷儿政治预示着一种全新的性文化

此同时,他们开始制作大量的图片作品,将拍摄于伦敦街头的黑白照片染色,进行剪辑,用方格拼贴、切割画面。这种将图像切分的形式被他们沿用至今,变成他们特有的视觉符号,从《杰克系列(JackFreak)》到最新系列作品《胡子图片(THE BEARD PICTURES)》可以轻易能看到这些元素。

1977年,“CuntScum”再次出现在他们的作品系列中,由数张摄影作品拼接而成的图像中,城市街道、建筑、警察、聚集的伦敦市民、流浪汉...城市发展过程中动荡不安的社会氛围和焦虑被呈现在图像中,呈现的言语不再是之前以轻松调侃的方式处理,运用红色隐喻着强烈的情绪,配合涂鸦的标于,折射出创作者的愤怒情绪。两位艺术家的个人形象也经常出现在这些“照片”作品中,他们把这些“照片”描述为“给观众的视觉情书”。

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女王陛下,1973》(For Her Majesty)2008年以37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是目前为

《女王陛下,1973》(For Her Majesty)2008年以37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最贵的摄影作品之一。

《红色的早晨(地狱),1977》(Red Morning (Hell))在2017年以高达112万美

《红色的早晨(地狱),1977》(Red Morning (Hell))在2017年以高达112万美元的价格荣登年度全球摄影作品拍卖榜首。

[不为艺术而艺术]

吉尔伯特和乔治认为 “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艺术上,这其实是个极大的错误”。他们将艺术哲学建立在通过整合后的日常存在,因此,对于他们而言,其实世间所有事物皆可成为创作对象。

如果说上世纪70年代他们的作品还在讨论个人内心的发掘和拘泥于两人狭小的世界,到了80年代,随着形式的拓展、色彩的逐渐丰富,作品也更具挑衅意味,各种图片元素结合将照片构成了一种现代花窗玻璃的整体视觉效果。此时的创作主题也扩大到了关于性、信仰、恐惧、种族差异...并开始以各种象征和寓言来隐喻讥讽宗教、社会和政治主题。

这一时期的作品也由于过于激进的观点和做法引起媒体的关注和批判,他们似乎从不在乎传统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除了一幅名为“巴基斯坦佬”颇有种族歧视意味的画作,他们还大胆的使用了自己的裸体、性行为形象,更是将排泄物和体液图样呈现。

“我们从来不曾想到那些身体里肮脏繁荣排泄物会成为审美的表现对象,裸露的自我会成为艺术的题材,可是它们的确是我们生命中不可躲避的一部分!”在他们看来,艺术家作为个体的牺牲也是艺术创作中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

四种情感(Four Feelings),1980,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四种情感(Four Feelings),1980

寻找上帝(Finding God),1982,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寻找上帝(Finding God),1982

1983年创作的四联摄影作品《死亡希望生命恐惧》中,吉尔伯特和乔治第一次拍摄了除他们两人以外的人物形象:社会上的边缘青年。用自己和这些边缘青年的形象作为画面的主体。使用强烈对比的颜色冲击着观众的视觉感官。正如作品名称介绍的一样,四幅作品分别讨论了死亡、希望、生命和恐惧这些尖锐的社会问题。他们努力使自己的作品更加具有戏剧性和视觉快感,以吸引更多的普通社会民众参与,扩大作品的受众群。他们自己曾说:“希望作品像广告一样亮丽、易懂、平易近人,让人们获得充分的视觉思考。”1986年,吉尔伯特和乔治获得英国著名的特纳奖,这个奖项也把他们的事业推向了一个高峰。

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四联摄影作品《死亡、希望、生命、恐惧》“Death Hope Life Fear”1983,吉尔伯特

四联摄影作品《死亡、希望、生命、恐惧》“Death Hope Life Fear”1983,吉尔伯特和乔治开始将镜头对准‘社会上的边缘青年’。

长征,The Long March,1986,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长征,The Long March,1986


进入2000年,吉尔伯特和乔治的身价已跃升为世界当代艺术市场的前50强。他们的创作还延续着大尺幅的黑网格摄影拼贴形式,并利用数码处理系统去创作,在技术的掌握和使用上依然走在前沿。作品的主题和内容有更大层次的突破,他们积极推动着同性恋在社会中寻求平等待遇的宿愿,2005年的《新猥亵图片》(NewHorny Pictures)系列作品中,他们结合了关于同性恋和性工作者两个社会禁忌话题,把同性恋性工作者用来招揽生意的广告语放大和吉尔伯特和乔治的肖像并列放在一起。

2007年,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为吉尔伯特和乔治举办了他们职业生涯以来的第一次大型回顾展,这个展览也是泰特现代美术馆历史上最大型的回顾展。之后,65岁的吉尔伯特和66岁的乔治在2008年低调完婚,正式向世界宣布两人的亲密关系。

DE BRITT,2008.杰克系列将英国国旗、地图、皇室、交通等标志性元素借用其中。,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DE BRITT,2008.杰克系列将英国国旗、地图、皇室、交通等标志性元素借用其中。

CANCAN,2008,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CANCAN,2008

COCK HILL EI,2008,百无禁忌,艺术界激进的“捣蛋二人组” ,Gilbert,George,行为艺术,吉尔伯特和乔治

COCK HILL EI,2008

吉尔伯特与乔治是生活中和艺术上的伙伴,他们创造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们的所有存在即是一件艺术品。他们将他们自己,他们的想法和他们的感觉融入到他们的艺术当中。“我们从不想创作晦涩难懂的作品,虽然这是大多数艺术家的想法。我们和普通民众一起,而不是对立,我们不为艺术而艺术,我们只为生活、感觉和思考而艺术”。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