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

2018-08-17 11:49 来源: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浏览:431 A+ | A-

与大多数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的人相似,“文革”期间的经历也是徐冰成长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与大多数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的人相似,“文革”期间的经历也是徐冰成长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从1974年到1977年,因“上山下乡”政策,徐冰于北大附中毕业之后被派往北京郊区太行山深处的延庆县花盆公社插队务农。在这期间,他与同行的知识青年利用工余时间,参与了大量群众文艺普及活动,其中手工油印刊物《烂漫山花》就是当时的成果。

结束花盆公社“上山下乡”的锻炼之后,徐冰回到北京,于1977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并在此度过了本科、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及留校任教的时光。

进入美院之后,徐冰被公认为努力深入生活、技艺精湛、创作高产的优秀青年艺术家。由于有在底层生活的经历,他在作品中大量描绘了太行山区农民的生活场景。这些在室外完成的素描作品,描绘得像是在画室内完成的深入精湛的长期作业。

70年代末至80年代中期,徐冰创作了一系列收录于《碎玉集》(1977–1983)中的袖珍木刻版画。这套版画共有150幅左右,表达了他离开农村,进入美术圈之后,对过去那一段纯朴平淡的乡村生活的留恋之情。这套制作于文革末期的袖珍版画,其简洁、纯真、质朴的风格与当时“假、大、空”的美术形态形成鲜明对比。

徐冰,《碎玉集》,1977–1983,纸本木刻版画,多种尺寸。图片由徐冰工作室提供。,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

徐冰,《碎玉集》,1977–1983,纸本木刻版画,多种尺寸。图片由徐冰工作室提供。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到了80年代中期,国内文化界的氛围异常活跃。一场被称为“’85新潮”的实验美术运动开始席卷整个中国。在这样的浪潮中,徐冰理性地反观自身与艺术的关系,作为参与者的他与当时社会流行的文化热点与艺术思潮保持着合适的距离。

1987年是徐冰转向观念化创作的重要转折点。进入研究生时期,徐冰对版画 “间接性”与“复数性”的特质产生兴趣。他在硕士学位毕业展中,发表了《五个复数系列》和另一套《石系列》铜版画。同一年稍后,他整理个人的版画观点和创作心得,发表了《对复数性绘画的新探索与再认识》专文。徐冰写道:“复数及规定性印痕是版画别于其他画种的关键所在,只有追寻这条线索,才能探寻版画艺术的本质特征。”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五个复数系列》体现了一种对版画艺术特性的试验。它在对一块原木板进行刻制之前即开始印刷,再通过边刻制、边印刷的形式不断翻印,直到木板上的形象被完全刻掉为止。这个过程的痕迹被转印于一条10米长的皮纸上。画面从没有形象的满版黑色开始,以没有形象的满版空白结束,极具东方禅思想的意味,在西方被认为是极具观念性的作品。

《五个复数系列》对于视觉文化与物质性的探索,也将在徐冰之后的创作中得到不断延续。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同一时期,徐冰开始了《天书》创作的准备工作。,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同一时期,徐冰开始了《天书》创作的准备工作。

《天书》从动工到完成达四年之久,徐冰创作出了四千多个“伪汉字”,以明代宋体字手工刻版,印制出一套四册的《天书》。极为考究的制作工序,使人们难以相信这些精美的“典籍”居然读不出任何内容,吸引又阻截着人们的阅读欲望。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天书》展出时的整体装置为观众打造出一个浸入式的文字空间体验。成百上千的“文字”看上去酷似真的汉字,“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天书》展出时的整体装置为观众打造出一个浸入式的文字空间体验。成百上千的“文字”看上去酷似真的汉字,却实为艺术家制造的“伪汉字”。徐冰曾提到,这些假字“似乎让知识人不舒服”,迫使人们对现有知识体系产生怀疑,很多人在展览期间强迫症似的想要找出哪怕一两个真的字。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天书》是对中国文字数次变革历程的回顾,或者更宽泛地说,是对语言、历史以及权力关系的回顾——从20世纪初的白话文运动,50年代的简体字改革,到拼音方案的推广。这件作品同时也将语言“反射”自然的概念复杂化,揭示出现有文字体系的缺憾。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读不懂的《天书》问世之后,有保守的评论家将其批评为“鬼打墙”艺术。徐冰对此没有争辩,而是将这个形容人“原地打转”却找不到出路的中国俗语,命名了他在《天书》之后创作的那件大型装置作品——《鬼打墙》。

1990年,徐冰决定把很久以来“拓印一个巨大自然物”的想法实现。他那时有个理念:任何有高低起伏的东西“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1990年,徐冰决定把很久以来“拓印一个巨大自然物”的想法实现。他那时有个理念:任何有高低起伏的东西,都可以转印到二维平面上,成为版画。做了多方准备后,徐冰和一些朋友、学生、当地农民,在金山岭长城上工作了一个月,拓印了一个烽火台的三面和一段城墙。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徐冰:思想与方法丨七零,八零,九零,徐冰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鬼打墙》对版画的边界进行了探索和拓展,并试图挑战历史与身份的概念,向每一位观者发出诘问:我们的历史书在保护什么?脱离历史与实际语境成为纸本长城的作品亦暗指出孤立主义、族群迁移、文化遗产这些概念中蕴含的讽刺意义。

《鬼打墙》是徐冰1990年赴美之前创作的最后一件大型作品,随后在美国首次展出。这个“漂洋过海”的过程“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现场

《鬼打墙》是徐冰1990年赴美之前创作的最后一件大型作品,随后在美国首次展出。这个“漂洋过海”的过程更丰富了这件作品的内涵。徐冰曾回忆道,“这东西的出现,把保守的美国版画界吓了一跳,这么大的版画没见过。”而去到美国之后,徐冰也开启了他艺术创作的另一个篇章。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标签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