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

2018-09-11 17:24 来源:崇真艺客 浏览:869 A+ | A-

不可说的秘密?

在全球化形式的影响下,层出不穷的艺术博览会/双年展、网红展,在政策与资本的作用下,如时尚秀场般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关注,已然让当代艺术形成了特定领域的文化和商业机制,不断加深艺术“工具化”和“商品化”的形成,进一步导致以经济利益为准的消费文化和以政治目的为准的文化策略,对艺术自由领地的干涉与包围。

如果时间倒回到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冷战中期,柏林墙的建立将东德、西德分裂的社会背景下:比起前苏联强硬要求艺术需服从政治和国家需要,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资助当代抽象艺术,将之作为冷战时期的武器,利用波洛克、德库宁的作品作为宣传美国富有创造力、知识文化自由的证据,或许应该称得上是对艺术真正的高端操作。

汉斯·哈克(Hans Haacke),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汉斯·哈克(Hans Haacke)

德裔美籍观念艺术家汉斯·哈克(Hans Haacke)是这一时期特别的存在,因为哈克从不担心冒犯政治、商业寡头或主流艺术机构,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他通过作品批判社会与政治制度。围绕“艺术是如何被利用的,是为了什么目的?”的思考创作了一系列作品揭示艺术、商业、政治、社会之间隐藏的关系,直言不讳的挑明艺术、资本、政治的暧昧状态。

他的很多作品看起来更像是社会调研报告,通过文本、绘画、装置、摄影的方式传递他的想法,揭露文化赞助者以公共文化为名对当代艺术的操控。在艺术形式上大量借鉴了达达主义的现成物拼贴和极简主义的空间装置,擅长在和谐自然的视觉效果之间,以思想而非物质存在的艺术形式制造巨大的张力和矛盾。

《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董事会》(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Bo

《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董事会》(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Board of Trustees)

当然,他也常常会因触犯到机构、商业、政客的利益而被叫停展览或引发激烈争议,其中最出名的事件应该是1974年,他在所罗门古根汉姆博物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策划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董事会》(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Board of Trustees)。展览原本计划将博物馆的企业赞助商和董事会成员名单贴在博物馆的墙上,因暴露古根海姆董事会成员间的相互关系,导致展览在开幕前被取消,策展人爱德华·弗莱(Edward Fry)也因此而被解雇。

汉斯·哈克(Hans Haacke)得罪的机构可不止这一家,他毫不留情的揭示大都会美术馆、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洛克菲勒家族,以及横跨石油、汽车、军火、烟草、珠宝以及电子制造等商业巨头不想公开的艺术、商业及政治的‘联姻关系’。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时任伦敦市长为”第四柱基——“礼物马”揭幕,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时任伦敦市长为”第四柱基——“礼物马”揭幕

2014年,汉斯·哈克接受英国伦敦特拉法加广场“第四基座” 艺术项目的委托,创作了一具高度超过13英尺的青铜马骨架,一个数字显示条屏像是包装礼品的丝绸蝴蝶结一样固定在马的一条前腿上,数字条屏实时展示伦敦证券交易所的股票信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权力、金融与艺术的关系。能在“第四基座”呈现自己的作品,让汉斯倍感震惊,并表示“如果在美国以这样的方式来暗指华尔街是不可能得到市长支持的。对于这件作品,“第四基座委员会”主席艾克·艾顺称:“从这件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历史,也看到了我们城市潜在的真实动力其实是资本。”

(编者注:始建于1805年的伦敦特拉法加广场上有不少历史名人的雕塑,广场西北角著名的“第四基座” 曾因资金缺乏而没有固定雕塑作品,并随后演变为伦敦的一个流动美术馆, 呈现由专家组成的“第四基座委员会” 定期选出新展品。自1999年,开始定期更换当代艺术作品。)

少年的信念破灭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汉斯·哈克(Hans Haacke)

1936年,汉斯·哈克出生在德国科隆。高中时,因一位老师而与艺术结缘,当时的老师向他介绍艺术史,使他了解到“艺术不仅是一种去描绘、渲染事物的技巧,它有更深刻的含义。”随后,哈克进入卡塞尔艺术学院进行学习,并参与到1959年第二届卡塞尔文献展的筹备及布展工作,这在现在看来仍是一份令人激动的艺术实践。然而,对哈克来说,这个经历带给他的更多影响是“看到事情在幕后是如何运作的。”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被摧毁的卡塞尔城

卡塞尔曾经是德国纳粹的重型武器生产基地,二战时期,受到盟军的惨烈轰炸,几乎被夷为平地。1955年,由阿诺德·波德(Arnold Bode)创建的卡塞尔文献展,使被希特勒贬斥为“堕落艺术”的现代艺术在此重见天日,成为德国民众的精神家园,也成为彼时重要的战后重建工程。而在哈克看来,这一艺术事件随着各方政要的参与和出席,已演变为艺术和政治事件,现代艺术和抽象艺术在此被利用,以抵抗由苏联主导的社会主义集团所推崇的社会现实主义绘画。

随着经历的不断丰富,哈克观察到所谓艺术家、收藏家、艺术经纪人等艺术制度的践行者关注更多的,是如何通过展览、博览会、批评和艺术史的话语权确保艺术作品的市场价值,在更大的平台上流通。他对此感到非常失望,担心文艺与科学资助会逐渐使艺术家和学者在物质与精神上依附于经济力量和市场制约,并决定此后决不以出售作品为生。

“收藏家购买艺术品,是因为他们想与艺术联系在一起。但现在看来,很多收藏家是将艺术收藏视为一种投资手段。他们有艺术顾问,就像雇佣了金融顾问一样。”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汉斯·哈克1964年-1965年创作的“蓝色帆布”被看做后极简主义的尖峰,当时很多艺术家开始关注作品

汉斯·哈克1964年-1965年创作的“蓝色帆布”被看做后极简主义的尖峰,当时很多艺术家开始关注作品在制作过程中形式的实质以及对作品片刻间的感知。四端系绳的蓝色纱布在风扇的作用下随风飘逸,实则被绳子和风扇控制,隐喻当下艺术环境严重缺乏自由的现实局面

大卷伸嗣(Shinji Ohmaki )《临界之气——时空》,2018,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大卷伸嗣(Shinji Ohmaki )《临界之气——时空》,2018

1961年到1962年,汉斯·哈克因获得富布赖特奖学金前往美国读书。1967年至2002年,35年在纽约库珀联盟(Cooper Union)任教的职业收入给了汉斯·哈克一定的财务自由,使他无需通过出售作品谋生。同时,哈克与合作画廊声明,不准在艺博会(Art Fair)上展示自己的作品。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如果他愿意多多参展,或者继续保持早期风格的话,或许今年春天,在香港巴塞尔展出的C位作品大卷伸嗣(Shinji Ohmaki )的作品《临界之气——时空》就不会博得如此高的关注。

反抗与质疑

《凝聚立方体》,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凝聚立方体》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凝聚立方体》

1962年-65年的《凝聚立方体》印证了相关体制对周围环境的依赖,外界的温度变化决定了水蒸气在箱子内壁凝聚的疏密程度。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MOMA的投票选举》,1970

1970年,汉斯·哈克在MOMA展出了极具进攻性的作品《MOMA的投票选举》,作品涉及出生于洛克菲勒家族的纳尔森·洛克菲勒投标重新选举纽约州州长,其在政治上与时任总统尼克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并涉及越南战争,而他的表兄正是MOMA董事会的重要成员。将展览所在地选在MOMA,是为暗指现代艺术博物馆受洛克菲勒家族支配,商业、政治、艺术在此发生直观联系。

在这一时期,哈克开始关注艺术世界与美术馆、资本、政治、艺术赞助者之间的关系和权利结构,并将问卷调查和实证研究等文本引入艺术机构中,邀请观众参与,民众倾向于将它们看做是一种声明和对政治立场的表态,并将注意力集中在美术馆的政治及展览政策如何影响公众对艺术史的理解。通过《MOMA民意测验》》《画廊观众的出生地与居住地区的资料》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问卷调查》等美术馆内问卷调查,分析观众群体所属的社会群体、经济阶层,以及政治倾向以构建出明确的当代艺术社会学。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善心伞》(The Good Will Umbrella),1977年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善心伞》(The Good Will Umbrella)

1977年在社会学期刊Qualitative Sociology发表有关美孚石油公司的作品《善心伞》(The Good Will Umbrella),汉斯在其序言中讨论了政治艺术,正文则列出美孚石油公司赞助艺术的公关理由。

这些作品与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曾展开的艺术社会调查相契合,后者在其所著《The Love of Ar》中展示了对法国、西班牙、希腊、波兰、荷兰五国几十家博物馆上万份问卷调查后的分析总结,并得出令人震撼的结论:因观者的背景不同,对展览的理解力和选择各有偏颇,即便是美术馆、博物馆等公教文化机构免费向公众开放,部分民众仍因担心无法理解作品和展览而拒绝主动走入美术馆,即不能达到真正的艺术民主化,而普及延长艺术教育是艺术民主化的唯一途径。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巧克力大师》

作品是由照片、文字、广告与产品包装的现成物构成的七组双联画,详尽揭露了巧克力大王路德维希的艺术投资与巧克力王国的内幕,探索艺术赞助的商业利益。

路德维希生前曾是德国著名跨国企业——莫恩海姆巧克力集团的总裁,有名的大企业家,被冠以“巧克力大王”的称号。然而他的另一个身份——艺术史博士却不被世人熟悉。拥有艺术史博士学位的路德维希,深谙艺术的商业价值与公关效益,在大量收藏艺术作品的同时,也担任德国与美国多家美术馆采购委员会的成员。与官方共同创办路德维希美术馆与基金会。

《巧克力大师》的左侧列数多条路德维希的艺术投资策略,包括以永久借展免除财产税、藉由捐赠艺术品逃避35%遗产税, 以大量收藏品影响国际艺术市场、以基金会名义要求政府拨款补助等。用意皆在增加个人财产以及在德国政商界壮大声势的筹码。同时,哈克指出在路德维希扩张企业版图的过程中,为了巩固新开发的生意关系,往往连带着借出艺术品在当地展览,充分利用艺术作为润滑剂的公关角色。其财力及其政商关系所形成的“文化霸权”, 受到了汉斯·哈克的批判。有意思的是,路德维希对此件作品大感兴趣,曾向哈克提出收藏意向,遭到哈克则的拒绝。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Helmsboro Country 1990

一个大型香烟包装模型,作品直接引用了Jesse Helms的提案。Jesse Helm是参议院的保守派成员,与烟草游说有关。在他任职期间,Helm不仅想关闭国家艺术基金会,还想审查和镇压艺术家及展览。哈克的巨型卷烟由《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的复制品制成。作品呼吁言论自由,同时承认烟草公司已成为博物馆最慷慨的捐赠者之一。

汉斯·哈克在此提出“艺术不再是私人事务”,艺术机构和博物馆“正逐渐成为大型企业及其意识形态盟友利益的公关代理”。 哈克把艺术机构和博物馆视为具有倾向性的政治团体,而为艺术而艺术则不再存在。

Reganomics (里根经济学),1982-1983,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Reganomics (里根经济学),1982-1983

20世纪70年代之后,这种文本作品开始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更加直观的摄影、绘画以及装置作品。并开始大量借用来自于公司和企业的标志性符号、商品包装设计、艺术赞助人或政客肖像等,暗指通过赞助和资助艺术机构的行为,作为提升品牌形象、控制公共舆论导向的行为。就这一现象,哈克在日后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也考虑到了观者是否有足够多时间和耐心去品读文本作品的因素,并且视觉材料在传递信息上具有更加直观和冲击力的特质。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Metromobiltan (1985).

Courtesy of John Weber Gallery, New York. Photography by Tannenbaum.

这是一件大型雕塑作品,谐拟大都会美术馆,结合大量新闻照片呈现文明表象下的野蛮,其中包括南非警察射杀黑人受害者的照片,美孚石油公司在南非的暴行令人怵目惊心,光鲜亮丽的企业风格和广告文案显得浮华不实。

1981年,政治活动家要求美孚石油停止向南非白人军队和警察提供石油,但遭到拒绝,来自官方的拒绝被汉斯·哈克做成旗帜挂在照片两侧。他将不同的图像和文字资料并置在一起,指涉美术馆、石油公司以及南非,迫使观者去思考跨过集团公司、南非政治及经济条件和展览的联系。

社会与政治语境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玛格丽特·撒切尔和罗纳德·里根,两位英美领导人,在二战结束后有重合的8年执政生涯,两个人相同的保守经

玛格丽特·撒切尔和罗纳德·里根,两位英美领导人,在二战结束后有重合的8年执政生涯,两个人相同的保守经济思想和政治主张,以及国家利益很快结成政治盟友,协作配合,施行了一系列政治经济政策,如减税、放开管制、鼓励自由贸易、强硬面对苏联等。

1982年,汉斯·哈克再次回到他的出发站卡塞尔,作为艺术家参加第七届卡塞尔文献展,并展出两件巨幅十九世纪风格的油画肖像“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展墙的对面张贴着一张巨大的示威照片,这是同年早些时候在德国举行的反对核武器的游行,也是二战结束后德国规模最大的一次游行。

汉斯·哈克自此开始创作大型的公共艺术作品,以简洁有力的视觉形式呈现,对文化政治和历史性事件进行抨击和解读,并与其所在地的历史背景、政治环境、经济条件等语境和文脉渊源呈现出紧密的联系。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德国》,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

 《德国》,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德国》,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德国》,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

1993年,汉斯·哈克与白南准共同受邀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的设计,并获得威尼斯双年展德国馆的金狮奖。哈克在展览中明确提到了德国馆在纳粹中的根基,希特勒执政期间曾对德国馆进行整修计划,并将大理石地板替换成德国馆原有的木质地板。而在此次展览中,透过展馆的大门就可看到一地破碎的大理石地面,墙上的字“Germania”是希特勒对柏林的称呼。

哈克对于艺术界结构的分析与批判性艺术的探讨,传承了近代德国左派知识份子的文化政治观。他相信所有意识工业的产物皆对社会与政治环境有所影响,包括他自己的作品。一些评论家称哈克为“政治性”的艺术家,其创作意图是明显且深刻的——揭示问题,讽刺现实以及警示大众和追求自由。但同时,汉斯·哈克也是当代最真实的艺术家,他以多元化、多维度的媒材表现出对实时政治的敏锐观察,为艺术所能发挥的指向性语言延伸至更广泛的场域中去。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1938年7月25日,纳粹曾在奥地利利格拉兹市的广场举行集会。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而你们曾是胜利者》,1988年,奥地利格拉兹市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在展览结束前一周,作品遭到破坏被新纳粹成员的破坏

葛拉兹市的纪念碑《你们毕竟是荣耀的》还原了纳粹占领奥地利的历史,使侵略者的暴行和受难者的无辜形成强烈对比。汉斯·哈克在此重建了一个纳粹方尖碑的复制品,保存了老鹰、纳粹十字符号和最初的纳粹方尖碑上的“Und Ihr habt doch gesiegt”字样,这句话是指1934年纳粹失败的暴动,那是1938年的集会纪念活动(也是哈克雕塑的名字)。哈克在雕像底部加了一段文字,上面写着“施第里尔(奥地利东南部的州)被征服了:300名吉普赛人被杀,2500名犹太人被杀,8000名政治犯在拘留中被杀或死亡,9000名平民在战争中被杀,12000人失踪,27900名士兵被杀。”在展览结束前一周,作品遭到破坏被新纳粹成员使用燃烧弹破坏、烧毁。

金主爸爸怎么了···就怼,汉斯·哈克,德国馆,观念艺术,威尼斯双年展,Hans,HansHaccke,Haccke

 《死亡之塔》1990年,临时安装,由斯特图加特大学提供

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意味着冷战的结束。1990年,汉斯·哈克(Hans Haacke)使用柏林墙旁边的一座警卫塔,并将德国知名汽车公司奔驰的标志放在上面。这些臭名昭著的建筑,通常是狙击手的驻地,他们会射杀任何试图穿越柏林墙的东德人。这是一个非常挑衅的作品,哈克的观点是,资本主义不会以明目张胆的方式威胁和攻击你的生活,但仍然是致命的。

参考资料:

1、Hans Haacke - Wikipedia

2、Horseplay: What Hans Haacke's fourth plinth tells us about art and the City

3、泰特文件12号:汉斯·哈克|Hans Haccke,来自:微信公众号《卡塞尔》,翻译:雷鸣、校对:张营营

4、“内行的文艺资助人”,《自由交流》,翻译:桂裕芳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