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

2018-09-25 10:32 来源:崇真艺客 作者:Lex 浏览:613 A+ | A-

金秋九月的上海,再次迎来由“PHOTOFAIRS影像上海”领衔的摄影艺术季。各大国际顶尖画廊齐聚上海,带来经典大师和当代新锐艺术家作品,一时间精彩纷呈。但,这场盛宴中你定是见不到“她”的作品,因为,实在太过于传奇···

前半生如优渥公主,享尽繁华;后半生如暗夜精灵,展现黑暗。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1923 - 1971),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1923 - 1971)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1923 - 1971),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1923 - 1971)

她是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1923 - 1971),美国新纪实摄影最重要的旗手,作为第一位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美国摄影师,在世时却被公众唾弃,冠以“不道德”之名。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美国著名作家诺曼·梅勒(Norman Mailer)认为,把一架相机放到戴安·阿勃丝手里,就如同把一颗手雷放到小孩手里一样危险。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只因她将镜头对准社会边缘人群,把精神病患者、畸形人、流浪汉、跨性别者、异装癖、智障患者等被主流社会划分为“不正常”的社会群体搬上照片——那些使人不得不想要刻意回避和忽略的社会现实。为此她常常行走和徘徊在社会的阴暗角落里去寻找他们,了解他们的生活,记录他们,并留下众多灵魅诡异的角色和模糊不清的悲剧故事。

“有些事物除非让我拍了下来,不然没有人会相信他们的存在。”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不道德的猎奇?并非如此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中央公园拿着手雷玩具的孩子》,1962,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中央公园拿着手雷玩具的孩子》,1962

2017年4月6日,佳士得纽约John M. Bransten收藏专场上Diane Arbus的摄影作品《中央公园拿着手雷玩具的孩子》(Child with a toy hand grenade in Central Park,1962年)以  492,500 美金(约327万RMB)的价格成交,登上当年最贵摄影作品的第七顺位。

《中央公园里拿手榴弹的小男孩》及选片,Diane Arbus,1962,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中央公园里拿手榴弹的小男孩》及选片,Diane Arbus,1962

这是阿勃丝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画面中的小男孩拿着手雷玩具,天真活泼的歪头微笑神情,却多少带着一丝诡谲。实际上,她拍摄了小男孩玩耍的一系列动作,最终甄选出这张最具戏剧性的一幕呈现。

SNFU《And No One Else Wanted to Play》,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SNFU《And No One Else Wanted to Play》

加拿大硬核朋克乐队 SNFU(Society's No Fucking Use)差点因为在1985年首张专辑中未经许可使用 Diane Arbus 1962年的作品《Child with Toy Hand Grenade in Central Park》而陷入麻烦。

据当事人小男孩长大后回忆,他在公园玩耍,因父母关系紧张而感到愤怒和慌张,而阿勃丝确有能力感知和理解到常人的不同,“她从我身上看到了挫折感,看到了对周围环境的愤怒,看到了一个想要爆发但又无法爆发的孩子。”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与这张照片的大获成功不同,50年前,阿勃丝的照片在同样的城市却引发了一场舆论风暴。1967 年,纽约现代艺术馆摄影部主任、策展人John Szarkowski将Diane Arbus与另外两位摄影师Garry Winogrand、Lee Friedlander的作品共同呈现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新文件》(New Documents)摄影展中,称他们为“纪实摄影新生代”,以影像的方式来呈现当代人的苦难与冲突。而1965年,阿勃丝所拍摄的男扮女装者和天体主义者的作品,却遭到公众的强烈抵触。据说,摄影部工作人员每天必要工作之一就是擦掉吐在她作品上口水。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的确,时至今日,面对阿勃丝的一些照片,直面刺青纹面的莽汉、妖娆的异装癖、任由尖锥刺穿面部皮肤的穿刺爱好者、神态从容端正的侏儒···依然难掩内心震惊与恐慌,但不能因此便将她的作品与P.T. 巴纳姆的马戏团“畸形秀”划上等号。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阿勃丝从未将她所拍摄的人群视为“异类”以谋求名利,在她独特的视角里,将他们视若常人,甚至更为崇高。她曾说“畸形人有一种传奇性的特质,就像一个神话故事里的人物,阻挡在你面前,逼你回答一个谜语……大多数的人都惧怕未来生活中的痛苦与创伤,而畸形人与生俱来就带着创伤,他们已经通过了生命的考验,他们是神。”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在拍摄手法上,阿勃丝亦没有使用隐藏摄像机采取偷拍、猎奇的角度,而是跟随他们,尝试与他们沟通交谈,倾听他们述说自己的故事和遭遇,走进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真正的生存状态。如果遇到“天体爱好者”她甚至会加入他们以最自然的形式进行拍摄。他们的关系不仅是在物理距离上,在情感距离上也超越了摄影师与被拍摄者的关系。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照片更像是一个窗口,让阿勃丝得以认识和了解他们。大多数情况下,她会采取正面角度进行拍摄,被拍摄者的眼神直视镜头,饱有尊严的展示被拍摄者的脸。甚至会走入他们的家庭 ,要求他们在床上进行拍摄。在阿勃丝看来,卧室,这种令人放松的私密空间,能够呈现更加真实的情感。

然而,面对她照片中坦率的被拍摄者,“卫道夫”们反而因此恼羞成怒,只因她堂而皇之地呈现本该蜷缩在阴暗角落中的“异类”群体,甚至一出生就应该被贴上了“罪恶”的标签。他们的境遇,不必远说,入选纽约时报“强大女性”的中国民间脑瘫诗人余秀华,她的残疾、痛苦和不幸被双亲认定为上辈子罪孽深重的报应。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纽约时报的艺评家Hilton Kramer说:“在阿勃丝的照片里,没有什么是即兴或者仅是捕捉到的,主题人物有兴趣而耐心地面对着相机,他们完全意识到拍摄的过程,而且是合作。这种参与感构成了摄影者与对象之间的交谈,使照片表达出一份尊严。”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双胞胎姐妹,1967年,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双胞胎姐妹,1967年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双胞胎》及选片,1967年,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双胞胎》及选片,1967年

黛安亲手放大的这张照片成交价27万美元,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黛安亲手放大的这张照片成交价27万美元

电影闪灵中那对令人毛骨悚然的双胞胎女童,就来自阿勃丝作品的启发。阿勃丝对双胞胎和多胞胎也极感兴趣,在拍摄时会捕捉到他们相似外貌之下的潜在差异,从而展开对身份问题的探究。

少年不识愁滋味,富N代的叛逆与渴望

“你无法脱出自己的皮肤,而进人其他人的身躯;别人的悲剧是永远不可能成为你的。”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阿勃丝之所以迷恋边缘群体,与他们同行,和她在富裕家庭中的成长经历有着密切关系。


1923年,原名戴安·内梅罗夫(Diane Nemerov)的阿勃丝,出生在纽约一户富有的犹太中产阶级家庭,其祖父在曼哈顿最奢华的第五大道经营一间皮草店。美国大萧条并未对她的家庭并未造成太大影响,仍维持着精致高雅的生活。她和哥哥、妹妹在年少时在各自的女佣和家庭教师细心呵护下成长,她的母亲动辄便和父亲前去巴黎采购高级时装。而被万般呵护、宠爱的她却因“从未感到过逆境”而痛苦,因生活太过顺遂而觉得不真实,让她认为外面的世界离自己很遥远。

“我觉得孩提时就备受折磨的一件事是——我从来就不觉得有过困境,我被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包围,而我所能感觉的只是不真实而已。”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Diane Arbus & Allen Arbus,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Diane Arbus & Allen Arbus

 她对原生家庭不满,似乎在早婚后迅速冠以夫姓的行为初现苗头。18岁时,嫁给13岁时便相爱的初恋Allen Arbus,迫不及待更名为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尽管如此,她和丈夫的婚后生活仍受到家庭的庇护,她所生活和工作的环境仍然是矫饰和奢靡浮华的时尚圈。

婚后不久,丈夫Allen便以摄影师的身份前往印度服兵役,蜜月后送给戴安的一台相机使她萌生了艺术创作的想法。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早年时尚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早年时尚摄影作品

二战结束后,基于兴趣和志向,两人在戴安父亲(David Nemerov)的资助下以职业摄影师组合的身份活跃在时尚界,并开设了名为“Diane & Allan Arbus”的摄影工作室,除了为自家皮草店拍摄商业广告,也为《Vogue》、《Glamour》、《Harper’s Bazaar》等著名时尚杂志供稿。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直到1956年的某一天,在为《Vogue》拍摄中途,戴安彻底爆发了,她说“我不能再做了,也不会再做了。”自此开启对纪实/写实摄影的追求之路。

去到那些未曾踏足的地方 “#1 “——#7459″

阿勃丝随即参加了莉赛特·莫德尔( Lisette Model)的摄影课程,在摄影态度和观念上深受莫德尔所拍摄“极端”和“夸张”的角色影响,并在此过程中寻找到了自己独特的摄影风格。

莉赛特·莫德尔( Lisette Model)自拍照,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莉赛特·莫德尔( Lisette Model)自拍照

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莉赛特·莫德尔( Lisette Model)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莉赛特·莫德尔( Lisette Model)摄影作品

她开始为多家时尚、社会媒体供稿肖像类摄影作品,并于1963年,凭借摄影项目“American rites, manners, and customs”获得古根海姆奖学金。在此期间,她与Allen离了婚,但仍然保持着友好的关系,甚至每个周末,Allen都会来到戴安家一起进餐、帮她冲洗照片、播放影片。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阿勃丝带着她的35mm尼康相机走向纽约街头,通过拍摄城市中的人们来记录这座城市,并被拍摄者保持友好的联系,甚至会在多年后再次进行拍摄。她有着常人强大百倍的勇气与敏感,她与陌生人交谈,走进过陈尸所拍摄亡人;进入娱乐场所拍摄妓女、跨性别者;独自进入落幕后的马戏团,拍摄传言中的巨人与小矮人;走进精神病院,拍摄癫狂者们的平实快乐;跟随拾荒者,倾听他们的故事···她踏入“禁忌之地”或是捕获普通人不寻常的一面。就像她的好友恐怖主义视觉画家马文·伊斯雷尔((Marvin Israel)所说:“阿勃丝能拍摄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从1956年的#1开始,戴安认真的标注了自己拍摄的每一个胶卷,每一卷胶卷,就像她的一份笔记或者日记。这种习惯一直持续至她生命的终结,定格在她人生的最后一卷胶片#7459。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摄影作品

1970年,受母亲遗传的原因,饱受抑郁症影响的戴安·阿勃丝在格林威治艺术家村落里,目睹了两位艺术家的自杀,这带给已经极度脆弱敏感的阿勃丝极大的刺激...1971年7月26日,戴安·阿勃丝在日记本上写下“最后的晚餐”后,穿戴整齐地在浴缸里割腕自杀,时年48岁。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黑暗旅人,却终被黑暗吞噬,摄影师,影像,Diane,Arbus,阿勃丝,戴安,戴安·阿勃丝,摄影,Lex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

“如果摄影不足以让她活下去,我们还有什么希望?”美国街头纪实摄影大师 乔尔·迈耶罗维茨对她的去世感到惋惜。她去世后出版的仅有十张照片、且生前唯一的一本摄影集成为史上最为畅销的摄影专著。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