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

2018-09-22 13:51 来源:崇真艺客 浏览:1783 A+ | A-

黑暗场域似乎特别适合呈现实验数字媒体作品,且不说仅用一束灯光自然而然就将观者注意力吸引,自身作为光源、变幻的画面混淆着模糊的电子音乐的录像、装置作品无需展墙区隔,自可在展场中形成独立空间。游走于OCAT上海馆的黑暗展场,像一场星际迷航,令人好奇下一件作品将会给你带来何种新奇感受。

《王长存:逻辑的感觉》展览现场,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王长存:逻辑的感觉》展览现场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朱昶全:一个动作的历史》展览现场

2018年9月21日,OCAT上海馆推出数字媒体艺术家王长存与新晋华宇青年奖评委会“特别奖”获得者朱昶全双个展《王长存:逻辑的感觉》和《朱昶全:一个动作的历史》,呈现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和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展览由独立策展人陆蕾平和OCAT上海馆执行总监陶寒辰提名策划。

策展人及艺术家,图片来自:OCAT上海馆,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策展人及艺术家,图片来自:OCAT上海馆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开幕讲座,图片来自:OCAT上海馆

两位八零后媒体艺术家在本次双个展中跳脱出传统艺术领域所既定的思维方式,运用情景模拟、微观模拟、电脑程序、电子音乐等语言呈现出青年艺术家所观察世界的不同角度及介入生活的全新方式。与此同时,王长存运用摇杆控制使观者介入到虚拟画面的行动,朱昶全建立数字模拟场景带领观者参与细节探险游戏,进一步揭示出媒体艺术发展中,再现性艺术向在场性艺术转变的必然趋势。

王长存|逻辑的感觉

展览现场,图片来自:OCAT上海馆,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展览现场,图片来自:OCAT上海馆

“逻辑的感觉”集中展示王长存从2009年至今的声音装置、互动影像装置、数码图像,以及不同时期公开发行的五张电子音乐专辑,等十余件作品。在这里,由编程处理的诗、歌、画耐人寻味,他将一句美剧压缩至一幅图像,将50首流行金曲压缩为一首,用程序输出符合平仄规律的“五言绝句”···

《透纳测试:海上渔夫》,像素图像,2010,图片来自:OCAT上海馆,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透纳测试:海上渔夫》,像素图像,2010,图片来自:OCAT上海馆

《沙丘》,电脑程序生成图像,2018,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沙丘》,电脑程序生成图像,2018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沙丘》,电脑程序生成图像,2018,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作为国内实验电子音乐及电脑编程作曲领域的最早探索者之一,王长存以“AYRTBH”为名创作了大量以电子艺术、跨媒介艺术为基础的作品。

《视口二重奏》,互动影像装置,2017,作品中的模糊人物形象客根据观者操控手柄而移动,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视口二重奏》,互动影像装置,2017,作品中的模糊人物形象客根据观者操控手柄而移动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快照集》,电脑音乐,2009,图片由艺术家提供,将日常生活中的声音,蝉鸣、排练房、公交车、餐馆……这些惯常被忽略的环境音混编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声音装置《一个半音》,2014,如鬼魅之音,将一个半音的上升时间间距延续至八小时之长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快速查看(s02e08)》,电脑程序生成图像,2018,展览现场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快速查看(s02e08)》局部,电脑程序生成图像,2018,展览现场

数码图像《快速查看(s02e08)》(2018)是将一集美剧《西部世界》压缩成一张巨幅图像,以确保一眼就可以快速看完电视剧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五言绝句》,自动写诗软件,2009

《五言绝句》,自动写诗软件,2009,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五言绝句》,自动写诗软件,2009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隐匿者之歌》,电脑音乐,2018

与传统音乐家或艺术家不同,他的作品需要进行大量复杂编程的处理,利用Python、MAX等编程软件、制定作品生成的逻辑规律,再通过特定算法对声音、图像素材进行采样、分化、拼贴与变化,构建出各种混淆自然生命与数码科技的的声音与视觉空间。

朱昶全|一个动作的历史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展览现场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没有器官的身体》,影像,2015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没有器官的身体》,影像,2015

“一个动作的历史”呈现了朱昶全自2014年至今的艺术创作脉络。朱昶全以影像为主要创作语言,他从对逻辑的消解、行为的解构、符号的多义性延展,展开对于感知、语言、时空、记忆、存在等问题的思考,并形成“全因素影像叙事”作为创作的核心概念。

展览现场,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展览现场

艺术家及策展人导览,图片来自:OCAT上海馆,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艺术家及策展人导览,图片来自:OCAT上海馆

关于“全因素影像叙事”策展人陶寒辰解释道:“全因素影像叙事”是朱昶全影像创作的核心概念。日常生活的惯性将大众引导至某种被普遍接受的结果或现象,但任何事件的过程都绝非单线性发展,隐藏在既定结论背后被忽视的“无用之物”也能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朱昶全试图把这些“无用之物”(全因素)从陈旧的经验迷雾中解放出来,回归纯粹叙事的本身。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放大》,影像,2014,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放大》,影像,2014,展览现场,《放大》从艺术家内心深层的恐惧出发,建立起一个多角度的叙事结构:恐惧支配着人的行为、生活和性格,会因某时间节点或事件被突然触发和放大,形成一种近似于“疯癫”的状态。

对于展览主题“一个动作的历史”的解读,朱昶全诠释其为“既是如弹指之间的运动过程,又是事件发展的走向或符号文字发育的过程。”于他看来,过去是静止的,将一切视为过去就会变得清晰,可以通过记忆臆断真实,也可以对真实刨根问底。步入朱昶全运用情景模拟所搭建的意识迷宫,此端是分叉的复数历史,彼端则是分叉的复数未来。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2月2日。

OCAT上海馆|王长存的‘电子脑艺术’&朱昶全的‘全因素影像叙事’,OCAT,王长存,影像,装置,朱昶全,上海馆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