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

2018-10-08 10:34 来源:崇真艺客 浏览:353 A+ | A-

每一位成功的艺术家都有标识性的艺术语言、符号和风格,然而寻找它们的过程并非易事,甚至是穷极一生的事业和追求。与此同时,让世人认可更是由多种因素构成,以至于艺术史长河中从不缺少明珠蒙尘的故事。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Friend - to M. F. ,1978 ,172.7 x 223.5 cm

如果一位艺术家建立起自己的艺术体系并大获成功,又有多少人能勇于求变?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美国,就有这么一位艺术家,在饱受赞誉、获得一致认可后,忠于自己的个人诉求和真实情感,一再求变,不断推翻和摒弃个人风格,重塑新的视觉语言···

当然,这种打破常规、拒绝循规蹈矩的性格,在他青少年时就已初现端倪。高中时,他和同校好友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因反抗学校权威而被开除。

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与妻子穆萨,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与妻子穆萨

他是抽象表现主义重要推动者之一,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20世纪40年代,曾与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 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和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 )同在纽约十街创作。

菲利普·加斯顿,In the Studio,1975,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In the Studio,1975

他一生完成多次绘画风格转型,从宏大社会题材到日常叙事、从巨幅壁画到方寸之间的架上绘画、从具象到抽象,却在晚年时再次回归,聚焦日常。晚期作品以卡通渲染,极具幽默讽刺的画面主导,发展出典型的加斯顿式具象主义绘画语言。

每天需要三包无滤嘴骆驼香烟的直男硬汉,用‘粉红色’讲述着各式荒诞不经的故事和日常,留给世人标志性的“粉色”印象。靴子、香烟、云朵等日常物常出现在他的晚期画面中,哦,当然还有他的缪斯——妻子穆萨(Musa McKim,)。

菲利普·加斯顿,《无题》(Untitled),1973,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无题》(Untitled),1973

“你们当中可能有人不明白,为什么我的风格一直在变,我花了很多年的功夫,总算发现,唯一可以真正学到的'技法'其实是求变的能力。”

 ——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母亲与孩子》(Mother and Child),1930。私人收藏

 高中肄业,因壁画发光

1913年,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出生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犹太移民家庭,原名菲利普·戈德斯坦。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几年后随家人定居美国洛杉矶生活,却由此面临更大的困境和3K党(the Klu Klux Klan)的种族歧视,作为普通移民家庭,在新的国家和环境并不容易。四年后,不堪生活的艰辛,加之备受种族歧视,让他的父亲最终选择上吊自尽,年幼的加斯顿最先发现了父亲的遗体,这一经历给他的一生留下了深刻影响。

进入青春期的加斯顿对绘画产生了极大兴趣,开始在漫画创作中寻找自己的精神慰籍,并于1927年,进入洛杉矶手工艺术高中学习(Los Angeles Manual Arts High School)。在这里,14岁的加斯顿结识了少年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年轻气盛的两个高中生还一起写了一篇论文抗议学校过于重视体育而忽视了艺术教育。这件事情的直接后果是被双双开除,但波洛克比较幸运的重返学校,并得以顺利毕业。

短暂的高中教育和之后获得奖学金到奥蒂斯艺术学院(Otis Art Institute)的一年学习(1930年),是加斯顿非常规的短暂学院经历,所以他通常被认为是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但他与学院的关系并未就此斩断,此后加斯顿以教师的身份重返校园,在美国多所院校担任艺术系导师,断断续续长达数十年。

正是在奥蒂斯艺术学院(Otis Art Institute)学期期间,他结识了自己日后的妻子、爱人穆萨。但当时两人并未表明心意,直至1936年,他们一起搬到纽约,并于次年完婚。

菲利普·加斯顿,《若此非我》(If This Be Not I),1945。Mildred Lane

菲利普·加斯顿,《若此非我》(If This Be Not I),1945。Mildred Lane Kemper艺术博物馆,华盛顿大学,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图片:豪瑟沃斯

上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政府出面支持不少大型项目,以解决大规模失业问题。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35年,加斯顿在波洛克的邀请下来到纽约定居,并获得了在“公共事业振兴署”(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 WPA)的“联邦艺术项目” (Federal Art Project, FAP)创作大型壁画的机会。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在美国各地进行壁画创作,创造了众多苦苦挣扎的人物形象和震撼场景,其中一个就是在纽约世博会期间为“公共事业振兴署”(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 WPA)大楼的外墙创作壁画。

 菲利普·加斯顿,《对战争和法西斯的抗争》(The Struggle Against Wa

 菲利普·加斯顿,《对战争和法西斯的抗争》(The Struggle Against War and Fascism),米却阿卡诺地方博物馆(Museo Regional Michoacano),墨西哥莫雷利亚。

©菲利普·加斯顿艺术资产,图片:豪瑟沃斯

在此之前的几年中,加斯顿游走各地并前往墨西哥研究反战壁画,这些日积月累的经验对他日后的大型壁画创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他还曾与两位好友一同前往墨西哥,创作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巨幅壁画《对战争和法西斯的抗争》(The Struggle Against War and Fascism),据悉,当时纽约时报一篇评论引用了David Siqueiros对这幅反法西斯壁画作者的评价“美国或墨西哥最有前途的艺术家。”

 菲利普·加斯顿,Gladiators (1938),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Gladiators (1938)

加斯顿这一时期的壁画作品受到了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如,保罗·乌切洛(Paolo Uccello),马萨乔(Paolo Uccello)和乔托(Giotto)的强烈影响,而他的画面却总是反映着当代社会和世俗的矛盾与冲突。

菲利普·加斯顿,《战争回忆》(Martial Memory),1941。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密苏里州

菲利普·加斯顿,《战争回忆》(Martial Memory),1941。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图片:豪瑟沃斯

“绘画和雕塑都是非常古老的形式,这是工业社会中留下的唯一一个,除了双手还需要思考、想象力、以及用心去创作的事物。”

——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

抽象:清晨的薄雾,灵魂的痕迹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在其位于纽约市的工作室,约为1951年(©艺术家、豪瑟沃斯)

上世纪40年代早期,加斯顿被抽象绘画吸引,并很快加入抽象表现主义的阵营,到了50年代,加斯顿的抽象作品已获得各界认可。1958年,加斯顿与马克·罗斯科、威廉·德·库宁以及杰克逊·波洛克的作品同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群展“新美国绘画”(The New American Paintings Shown in Eight European Countries 1958–1959)中展出,被视为第一代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但他本人却更倾向于被称为“纽约画派”。

菲利普·加斯顿,《⼗⽉之秋》, 墨⽔ 纸上,30.5 x 43.2 厘⽶,1952,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之秋》, 墨⽔ 纸上,30.5 x 43.2 厘⽶,1952

©菲利普·加斯顿艺术资产,图⽚:菲利普·加斯顿艺术资产,豪瑟沃斯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 Zone (1953-54)© 2018 The Estate of Philip Guston    

Zone反映了加斯顿成熟时期的作品,画面让人联想到一种温暖的平静,画面中心由布满了加斯顿特有的标志性密集笔触像一团迷雾。

相较于同时期的抽象艺术家,他的作品没有宏大而强烈的表现派风格,而是选择更为轻松的姿态和笔触。在的画面中,色彩的使用非常局限,总是以黑、白、灰、蓝和红色系为主,但依然丰富,这些流动的动人色彩和和浓密、集中的笔触形成了他画面特有的质感,他将作品中明显而密集的笔触视为一种本质,那是艺术家灵魂的痕迹。

菲利普·加斯顿,Painting,1954,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Painting,1954

如迷雾般轻柔而模糊的画面,就像清晨的薄雾,使人联想到蒙德里安和莫奈的睡莲,他的作品曾被描述为“美国印象主义”( American Impressionism)罗斯科曾打趣加斯顿的抽象作品,称他为“最会讲故事的人”。

菲利普·加斯顿, 《⽆题》,1957, ⽔粉 纸上, 57.2 x 7,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 《⽆题》,1957, ⽔粉 纸上, 57.2 x 7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 Last Piece (1958)© 2018 The Estate of Philip Guston    

Last Piece并非加斯顿最后一幅抽象绘画,但是这个时期的作品开始呈现出与早期作品的过渡状态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炼金术士》(Alchemist),1960,布面 油画,154.9 x 171 厘米

摄影:Milli Apelgren,图片: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布兰顿美术馆

到了60年代中后期,加斯顿突然选择回归具象派,此时的抽象作品画面开始变得深沉而厚重,并开始在寻找、构建模糊的形象,让人产生不安和焦虑的情绪。他自己曾坦言,这一时期的自己正处于这样的状态中。

菲利普·加斯顿,Head I, 1965,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Head I, 1965

菲利普·加斯顿,Head,1968© 2018 The Estate of Philip Gusto

菲利普·加斯顿,Head,1968© 2018 The Estate of Philip Guston    

“我们所继承的抽象艺术有时是不可理喻和可悲的。绘画是自发的、纯粹的、为自己创作的,因此我们应该抛弃固有的概念,突破绘画的极限。但绘画又是‘不纯粹的’,正是对不纯粹的改造让绘画得以发展和延续。我们是绘画的创造者,也是绘画的奴隶。”

——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

加斯顿的粉色-很黑暗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工作室》(The Studio), 1969,油彩 画布,121.92 x 106.68 厘米

私人收藏。Genevieve Hanson,© 菲利普·加斯顿艺术资产,图片 豪瑟沃斯

加斯顿的突然转变让众人措手不及,他并非想回到最初,而是要建立新语言,通过个人化的卡通符号勾勒出简单的画面,讲述暴力与粗俗的概念。

菲利普·加斯顿《无题》,1967,墨水 纸上,45.7 x 61 厘米 (每个),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无题》,1967,墨水 纸上,45.7 x 61 厘米 (每个)

菲利普·加斯顿 ,《无题》,1968,丙烯 板上,45.7 x 50.8 厘米,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 ,《无题》,1968,丙烯 板上,45.7 x 50.8 厘米

1970年,他在纽约马乐伯画廊(Marlborough Gallery)为这些新具象绘画举办了的首次个展,收获的几乎是最为严厉而尖刻的评论及嘲笑。他的知己好友、作曲家莫顿·菲尔德曼(Morton Feldman)甚至与他绝交;艺术评论家冷酷无情地点评道:“这位曾创作出优雅而美丽的抽象作品的画家,怎么会用这种看上去粗糙又卡通的方式描绘暴力呢?”。接踵而来的是加斯顿与马尔伯勒画廊的合约也因此终止,之后一度没有任何画廊与加斯顿签约。

<img src='http://s1.trueart.com/20180930/201809300130065352.jpg' alt='菲利普·加斯顿 A Day's Work 1970 Oil on canvas 198 x '/ >

菲利普·加斯顿 A Day's Work 1970 Oil on canvas 198 x 279 cm

<img src='http://s1.trueart.com/20180930/201809300130466557.jpg' alt='菲利普·加斯顿  Painter's Forms, 1972,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

菲利普·加斯顿  Painter's Forms, 1972

菲利普·加斯顿,Book, 1969,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Book, 1969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ROMA,1971

<img src='http://s1.trueart.com/20180930/201809300129155136.jpg' alt='菲利普·加斯顿,《画家的手》(Painter's Hand),1975,木板 油彩,170.'/ >

菲利普·加斯顿,《画家的手》(Painter's Hand),1975,木板 油彩,170.18 x 200.66 厘米。 图片:私人收藏

菲利普·加斯顿,Frame 1976 Oil on canvas 188 x 294.6 cm,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Frame 1976 Oil on canvas 188 x 294.6 cm

菲利普·加斯顿,《线》(The Line),1978。私人收藏,图片:豪瑟沃斯,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线》(The Line),1978。私人收藏,图片:豪瑟沃斯



然而,这些作品以及在此之后所创作的具象绘画却成为加斯顿最为著名和标识,并对之后许多代艺术家产生了深远影响。比如,曾在英国特拉法加广场第四基柱展示了“真赞”巨型大拇指的英国艺术家David Shrigley。

在整个创作过程中,加斯顿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和心情作画,这让他找回了自己在年少时喜欢的高度卡通化的绘画风格,描绘日常情感的同时,也对社会中充斥的种族主义、暴力、腐败进行描绘和讽刺。

菲利普·加斯顿,Head, Bottle, Light 1969 Oil on canvas 50.

菲利普·加斯顿,Head, Bottle, Light 1969 Oil on canvas 50.8 x 55.9 cm 20 x 22

菲利普·加斯顿,Cornered,  1971,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Cornered,  1971

菲利普·加斯顿,Painter in Bed,1973 ,152.4 x 264.2 cm,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Painter in Bed,1973 ,152.4 x 264.2 cm

他从日常物品入手,创造出一系列典型的加斯顿式物品——灯泡、书籍、钟表、城市、木头上的钉子、香烟和鞋子。他在后来的大幅作品中加入了超现实的元素,用卡通化的效果,营造了一系列古怪人物形象。

菲利普·加斯顿 绘画作品,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 绘画作品

菲利普·加斯顿 绘画作品,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 绘画作品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 绘画作品

菲利普·加斯顿,Edge 1976 Oil on canvas 203.3 x 316.9 cm,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Edge 1976 Oil on canvas 203.3 x 316.9 cm

菲利普·加斯顿,Monument, 1976,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Monument, 1976

看似轻松和粉色的画面中散落的鞋子和肢体让人联想到艺术家的犹太裔背景在战争和历史中面临的迫害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Conspirators,ca. 1930,Oil on canvas,127 x 91.4 cm

菲利普·加斯顿《四处骑行》(Riding Around),1969,油彩 画布,137.2 x 20

菲利普·加斯顿《四处骑行》(Riding Around),1969,油彩 画布,137.2 x 200.7 厘米

菲利普·加斯顿,Cornered, 1971,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Cornered, 1971

最早出现于三十年代的一张绘画中的蒙面三k党成员形象,在这一时期已成为他作品中的主要形象和符号,他们给人一种不堪一击、甚至滑稽可笑的感觉。加斯顿并非将其直接指向种族主义,而是用以反对战争、揭示社会的不公以及讽刺美国政治的虚伪。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1971年,加斯顿以讽刺漫画形式,创作了讲述尼克松的一生的漫画系列”可怜的理查德” (Poor Ri

1971年,加斯顿以讽刺漫画形式,创作了讲述尼克松的一生的漫画系列”可怜的理查德” (Poor Richard)。这个系列包含了超过80幅画,但加斯顿从未发表它

由于新具象绘画风格并不受欢迎,加斯顿更加孤立自己和外界的联系。他和家人居住在纽约的伍德斯托克(Woodstock, New York),远离那个完全误解他艺术的中心,甚至通过只留下家庭地址,拒留电话的方式斩断外界对他的质疑与批判。但他从未因这些声音而有所动摇,在最困难的时期,他的妻子穆萨都陪伴在他左右,作为最坚定的观众,成就了加斯顿对自我艺术的坚守。

菲利普·加斯顿,《夫妻在床上》(Couple in Bed),1977,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夫妻在床上》(Couple in Bed),1977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图片:豪瑟沃斯

加斯顿最后十年里的作品表现力丰富,自传式的意味愈演愈烈,晚期作品受到内心力量的驱动,达到了自由的新高度。

年幼亲历父亲的离世,17岁时哥哥在车祸中丧生,失去亲人的苦楚始终是加斯顿情感中无法治愈的伤痛。作品中的日常物品,在艺术家笔下变得成怪异的图像,其实都是他内心痛苦的象征。

菲利普·加斯顿 绘画作品,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 绘画作品

“如果我说有个自己想画的东西,这个东西一般都来自被遗忘的角落,我的创作是为了记住它,”加斯顿在工作室的笔记上写道,“我想看到这个地方,所以我画的就是我想看到的。”

菲利普·加斯顿,植根于真实情感,他最终选择用粉色直面生命之殇,Guston,Philip,菲利普·加斯顿,菲利普,抽象表现主义,加斯顿

菲利普·加斯顿

1980年,加斯顿在与他的医生晚餐时,由于心脏病发作而去世。

加斯顿晚期的作品,直到艺术家于1980年逝世时都没有得到认同。在他过世前三周,由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加斯顿回顾展渐渐开始改变人们的看法。此后,他的回顾展陆续在美洲、欧洲和澳大利亚举办。如今,加斯顿的晚期作品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创作之一。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