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

2018-10-23 11:40 来源:崇真艺客 作者:lisa 浏览:614 A+ | A-

近期热映电影《无双》票房突破9亿,收获一众好评,这部由周润发和郭富城两大男主领衔主演的犯罪动作电影,讲述了画艺精湛的落魄画家和伪钞造假集团制造‘超级美钞’的故事。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骑士、死神与魔鬼》,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骑士、死神与魔鬼》

其中技艺精湛的落魄画家——李问由郭富城扮演,依靠一手画技成为伪钞犯罪集团的技术核心。电影最初再现了不得志的画家仿制丢勒在文艺复兴时期创作的版画《骑士、死神与魔鬼》的过程。

这幅创作于1513年的作品与其它两件铜版画《忧郁》(1514年)、《圣哲罗姆》(1514年)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时期德国艺术巨匠阿尔布雷希特·丢勒(Albrecht Dürer ,1471-1528)三大版画代表作。丢勒在这幅作品中借助宗教文学的形象影射当时德国的宗教改革形势,借助刚毅的骑士形象影射基督徒在决断和行动的实践世界的生活。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在可叹李问天才堕落的同时,也不禁感叹艺术史的残酷“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

然而,现实生活中的故事,往往比电影还要精彩。随着艺术资本化,在高额经济利益的趋势下,天价‘赝品’频现

然而,现实生活中的故事,往往比电影还要精彩。随着艺术资本化,在高额经济利益的趋势下,天价‘赝品’频现;甚至仅凭一个好听的故事和编造的可靠来源,骗过鉴赏家和专业经纪人,堂而皇之的进入拍卖行、博物馆。在这场财富的游戏中,自然少不了‘李问’们的身影···

这里要声明一点,我们并不弘扬这种违法乱纪之事,只是当做一剂调味,给大家例数一下那些最著名的伪造天才。

被奉为民族英雄的传奇伪造者:汉·凡·米格伦(Han van Meegeren)

汉·凡·米格伦(Han van Meegeren),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汉·凡·米格伦(Han van Meegeren)

世上只有一个梵高,同样,世上也只有一个维米尔,天才伪造者,不管技法如何精湛也只能被评为“二流画家”,然而却不能阻止他们的传奇经历在公众中流传。

1947年,二战结束的第三年,荷兰进行了一次全国调查:“在我们的国家,你最喜欢谁?”

1947年,汉·凡·米格伦出庭受审,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1947年,汉·凡·米格伦出庭受审

伪画制造者‘汉·凡·米格伦(Han van Meegeren)’的名字紧随位列第一的时任首相,超过了皇室的象征王子殿下,位居第二。而在此之前不久,他差点因通敌叛国罪被处以死刑,原因是在德军占领荷兰期间,他将荷兰国宝级艺术家维米尔的作品卖给了纳粹帝国的德国空军总司令、希特勒指定接班人赫尔曼·戈林(Hermann Goring)。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被作为证据的由米格伦仿绘的维米尔的《少年耶稣与长老》,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被作为证据的由米格伦仿绘的维米尔的《少年耶稣与长老》

而让他洗脱罪名的真相是,米格伦在狱中声称所有出售的名画都是赝品。并在世人、法官、艺术鉴赏家、评论家的不信任的嘲弄下,在狱中现场仿造了维米尔的画作《少年耶稣与长老》,以此演示他如何伪造维米尔的画。当这幅作品接近完成时,随着通敌罪被改为了伪造罪,米格伦停止了后续将这幅作品继续完成、做旧的步骤。

米格伦仿作的维米尔的作品《耶稣和通奸的女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米格伦仿作的维米尔的作品《耶稣和通奸的女人》

而二战期间,汉·凡·米格伦用伪造得以假乱真的维米尔仿作《耶稣和通奸的女人》卖了49.5万美元,并与纳粹空军元帅赫尔曼·戈林(Hermann Goring)换回纳粹分子在这期间里掠夺荷兰的200幅名画的行为,则被民众认为是对恶魔的嘲弄、复仇,以及荷兰艺术品的救星。

左图荷兰画家维米尔的《年轻女孩》,右图米格伦仿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左图荷兰画家维米尔的《年轻女孩》,右图米格伦仿作

左图荷兰画家弗朗斯·哈尔斯的画作《马勒·巴伯》,右图米格伦仿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左图荷兰画家弗朗斯·哈尔斯的画作《马勒·巴伯》,右图米格伦仿作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米格伦仿作

左图维米尔的《演奏音乐的女人》,右图米格伦仿作,未出售,现收藏于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左图维米尔的《演奏音乐的女人》,右图米格伦仿作,未出售,现收藏于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汉·凡·米格伦(Han van Meegeren)(1889年—1947年)曾经是一位热爱艺术的青年画家,早年虽屈服于父命学习建筑,但仍坚持内心的热爱转为绘画专业,其绘画天赋曾让他崭露头角,但只是短暂一瞬,很快在第二次个人画展时受挫,被批评家指出在宗教题材上是个“学生”。碰巧当时艺术界为了维米尔是否创作过圣经场景而争论,为了报复这些所谓的批评家和评论家,米格伦索性以维米尔之名伪造了《耶稣和他的门徒》,作品被鉴定为真迹,米格伦开启了自己的仿造人生。

维米尔真迹签名,以及6个汉·凡·米格伦伪造签名,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维米尔真迹签名,以及6个汉·凡·米格伦伪造签名

他伪造了无数幅伦勃朗、弗兰斯·哈尔斯和维米尔的作品,而这些赝品也为他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据传,1943年,他在欧洲各地拥有数十处房产,其中包括52栋房子和15栋乡村别墅。毕竟,维米尔的公认真迹仅有34幅。

汉·凡·米格伦伪作:The Supper at Emmaus (1937),时售52万~55万荷兰盾,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汉·凡·米格伦伪作:The Supper at Emmaus (1937),时售52万~55万荷兰盾

汉·凡·米格伦伪造17世纪荷兰画家德里克·凡·巴布伦(Dirck Van baburen)的作品,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汉·凡·米格伦伪造17世纪荷兰画家德里克·凡·巴布伦(Dirck Van baburen)的作品

虽然罪名已改,但仍要服刑一年,58岁的米格伦入狱不久便因心脏病去世。阴谋论一点,似乎也不能排除被谋杀的可能,毕竟他所创作的赝品已经被评定为价值连城的正品,其中,由安德鲁·梅隆(Andrew Mellon)——大萧条时期的全球首富捐赠给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两幅维米尔画作就是出自米格伦之手。

汉·凡·米格伦为数不多的留存原作之一,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汉·凡·米格伦为数不多的留存原作之一

在他离世前的一次采访中,他曾经对记者说:‘我的父亲对我说过,你是一个骗子并将永远都是。’

他死后,留下的真假之谜,最终通过由著名化学家、物理学家和艺术史家组成的国际鉴定小组在多幅作品中发现酚醛树脂和无机合成颜料钴蓝而破解。

尚未被捕的艺术伪造第一人:肯·派雷尼(Ken Perenyi)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肯·派雷尼(Ken Perenyi)

对于自己伪造艺术品的行为,早已金盆洗手的肯·派雷尼这样放话:“我相信,如果这些画家现在还活着,他们会感谢我的,我是那个理解并欣赏他们工作的人。”

Ken Perenyi 模仿John F. Herring的画作,1989.Courtesy of

Ken Perenyi 模仿John F. Herring的画作,1989.Courtesy of Pegasus Books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肯·派雷尼(Ken Perenyi),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肯·派雷尼(Ken Perenyi)

1949年出生于新泽西州的肯·派雷尼(Ken Perenyi)从一所三流学校毕业,依靠自学成为了一名艺术家。几经周折,受到米格伦的启发,天赋异禀的他,发现并开创了模仿古代名画的美学及技术的特殊技能,双脚踏进艺术界,自此开始长达三十年的专业造假生涯。

肯·派雷尼(Ken Perenyi)的复制品,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肯·派雷尼(Ken Perenyi)的复制品

因其行事低调、谨慎、技法惊人,他所伪造的许多赝品都逃脱了监管,至今仍在世界各地的收藏机构流通。安迪·沃霍尔就曾买过一幅他的赝品,原画出自约翰·皮托(John F.Peto)。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Ken Perenyi及其模仿John F. Herring的画作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Ken Perenyi仿造马丁·约翰逊·海德(Martin Johnson Heade)的作品

肯·派雷尼(Ken Perenyi)不去冒险伪造太过于知名的艺术家,而是将目光锁定在颇受欢迎十八、十九世纪的画家:马丁·约翰逊·海德(Martin Johnson Heade)、詹姆斯·伯特沃斯(James Buttersworth)、吉尔伯特·斯图尔特(Gilbert Stuart)和查尔斯·伯德·金(Charles Bird King)等人的作品。不伪造文件、不伪造专家鉴定、不伪造藏品来源,他所负责的只是画画,然后对古董商说:我要卖掉这幅画。据他自己描述“在起初几年里,我尽量以合法的方式推销、出售我的作品。那时,我也不知道它们都到了谁的手里或是人们用它们做什么。”

Ken Perenyi仿造托马斯·惠特科姆(Thomas Whitcombe)的作品,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梵高,没人在意第二个,第三个,赝品,伪造者,艺术伪造者,沃尔夫冈·贝特莱奇,肯·派雷尼,汉·凡·米格伦,周润发,郭富城,无双

Ken Perenyi仿造托马斯·惠特科姆(Thomas Whitcombe)的作品


1970年代,他行走于各大美术馆和博物馆之间,观察名家画作和作品绘制所使用的材料,为此,他从当地古董商店大量购进廉价古画,得以亲手触摸古老画作的质感和更好的研究材料,他几乎了解和掌握了所有画框、内框、画布、木材和颜料的裂痕形式。他用丙酮溶解原画,在帆布上重新涂底料,仿造时光流下的痕迹——网状龟裂,甚至还能仿制这被鉴赏家认为不可能伪造、紫外线下方能显形的画上光油的绿色荧光。因为技艺高超还顺便承接起了博物馆、画廊的一些古董修复工作,这更是为他对原画的研究,提供了便利。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2页12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