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

2018-10-16 10:28 来源:崇真艺客 作者:Lex整理 浏览:733 A+ | A-

“艺术家此在”展览现场,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艺术家此在”展览现场

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

“艺术家此在”,余德耀美术馆外景,2018,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艺术家此在”,余德耀美术馆外景,2018

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

时隔三年,继2015年上海“已然/未然”(No Longer/Not Yet)的展览之后,早已将艺术作为品牌文化之一的时尚奢侈品牌Gucci联手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推出展览“艺术家此在”(The Artist is Present)。展览邀请曾在2011年声称“退休”的意大利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担当策展,17间串联在一起且风格迥异的房间里,汇集了30位中外艺术家围绕艺术创作中‘复制与挪用’为主题,对作品原创性、艺术价值、创作意图等进行的集体发问。

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Maurizio Cattelan: All》展览现场,2011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Maurizio Cattelan: All》展览现场,2011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Maurizio Cattelan: All》展览现场,2011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Maurizio Cattelan: All》展览现场,2011

2011年,这位以荒谬而充满讽刺的雕塑作品而闻名的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大型个人回顾展“所有”(Maurizio Cattelan: All)上宣布自己退出艺术界。他将自己90年代末期开始创作的128件雕塑、装置作品悬挂在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圆顶下方,如雨滴般自上落下,被视为他的“收山之作”。

《美国》(America),2016,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美国》(America),2016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警告!进入危险自负。不许碰、不许喂、不许抽烟、不许拍照、不许带狗,谢谢》 ,2016年纽约弗里兹

沉寂五年之后,曾把‘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击倒于地的卡特兰自是不甘寂寞,于2016年携一只18K金马桶《美国》(America)现身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 ,不久又牵着活驴征战纽约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Art Fair)再度引起轰动与热议。

正如宣布‘退休’后,在一次访谈中所说,对他而言,退休只是针对前一创作阶段超写实雕塑的告别,“退休是一种方式,这样我才有机会重新创作未来。”

自学成才,早期经历传奇而多样的他,除了艺术家的标签外,还拥有着策展人、编辑和出版人的身份。他是纽约‘错误画廊’(Wrong Gallery)的合伙人,还与著名策展人马希米亚诺·吉欧尼(Massimiliano Gioni)、阿里·萨伯特尼克(Ali Subotnick)一起合作多年,共同参与策划了许多展览,比如2006年第四届柏林双年展和美国惠特尼双年展(2006)中的展中展“法外之徒”(Down by Law)。

“艺术家此在”海报,余德耀美术馆,2018,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艺术家此在”海报,余德耀美术馆,2018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 Marina Abramovic )个展The Artist is Pre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 Marina Abramovic )个展The Artist is Present,2010

此次展览“艺术家此在(The Artist is Present)”从名称开始就是一种“挪用”,借鉴了2010 年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 Marina Abramovic ) 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 MoMA ) 名噪一时的个展“The Artist is Present“。

本身就对‘复制’和‘挪用’兴致勃勃,并深谙挪用之道的莫瑞吉奥・卡特兰也在这个重新界定复制和原创边界的展览中带来了自己的作品:“卡特兰制造”、“西斯廷教堂”、“旧上海之家”“留影墙”。

莫瑞吉奥・卡特兰和“卡特兰制造”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

莫瑞吉奥・卡特兰于1960年出生于意大利的帕多瓦,在卡特兰快30岁的时候,从未接受过专业艺术训练的他决定成为一名视觉艺术家。大众对他的介绍往往以“一位自学成才而从未接受过专业艺术院校教育的意大利国宝级艺术家”开场,之后便被他年轻时多样而复杂的“厨师、园丁、护士、木匠,负责太平间尸体看护的丧葬员”等丰富的人生经历所吸引,而这些经历成为他日后艺术创作中被体现出的直觉和敏锐。

上世纪80年代,卡特兰开始在弗尔利(forlì,意大利北部城市)进行与木质家具制作有关的具有反功能(anti-functional)倾向的家具设计,也因此结识了一些诸如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这样的著名设计师。在做过一段时间的家具工作后,卡特兰发现了视觉艺术的乐趣所在,开始涉足真正的艺术创作。为了寻找机会,他还把自己的作品图片制成图录送给一些画廊看。这些努力使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逐渐在国际艺术界崭露头角。

“卡特兰制造”展览现场,2018,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卡特兰制造”展览现场,2018

“卡特兰制造”展览现场,2018,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卡特兰制造”展览现场,2018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卡特兰制造”展览现场,2018

“卡特兰制造”是此次展览中莫瑞吉奥・卡特兰全新创作的艺术项目,他将自己的若干代表作做成了小型复制品,再现九十年代初他借用动物标本、骨骼、写实雕塑、模型,活物为媒介,以离奇幽默作为外层,包裹着尖锐与悲哀,荒诞又戏谑的场景。

《爱拯救生命》(Love Saves Life),1995,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爱拯救生命》(Love Saves Life),1995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他们说初次甜若爱情,二度苦如人生,三度柔若死亡》(The first, they said, should be sweet like love; the second bitter, like life; and the third soft, like death),1998

他于1995年创作了《爱拯救生命》(Love Saves Life),灵感来自于《格林童话》中的《不莱梅的城市乐手》,在不莱梅市政厅前就有这四个动物的雕塑。卡特兰所创造的动物形态则更为张牙舞爪,像是定格在故事的高潮。1998年,卡特兰又重新塑造了一遍这四个动物层层上叠的形象,只是在动物的表情和动作上做了变化,这次的作品名字叫做《他们说初次甜若爱情,二度苦如人生,三度柔若死亡》(The first, they said, should be sweet like love; the second bitter, like life; and the third soft, like death)。在卡特兰的创作中,经典童话故事中的欢乐形象变成了体验生命的哲学家,他致敬经典,也让经典拥有了更丰富的解读。

《小松鼠自杀事件》(BIDIBIDOBIDIBOO),1996,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小松鼠自杀事件》(BIDIBIDOBIDIBOO),1996

1996年,卡特兰创作了他最负盛名的代表作之一《小松鼠自杀事件》(BIDIBIDOBIDIBOO):一只松鼠在绝望中自杀了。松鼠先生扣动扳机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简陋的家具、桌上的一杯烈酒、对坐无人、掉落在地上的一把枪——故事情节陌生又熟悉。松鼠的头安静地趴在桌子上,这起自杀事件又可以叫做“现代社会的忧郁”。

《二十世纪》(Novecento,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二十世纪》(Novecento

1997年,他将一匹骨瘦如柴的马悬吊在空中,作品名字《二十世纪》(Novecento

《无题》(Untitled),2007,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无题》(Untitled),2007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展览《完蛋》(Kaputt)现场,2013

十年后,卡特兰再次运用“马”栽进墙里,只留身体部分显露在外的形象,创作了《无题》(Untitled)。2013年,他将五件这样的雕塑并排放置在一起,在巴塞尔贝耶勒基金会举办的展览《完蛋》(Kaputt)中首次展出,展览名称取自库尔齐奥・马拉巴特(Curzio Malaparte)的同名小说。在小说中,作者描述了一千匹马在二战中为躲避由轰炸所引起的森林大火,跃进拉多加湖,不幸被冻住,惨死在湖泊中央。在作品中,卡特兰挪用经典的文学或电影形象,总是有选择性地选取包含最多信息量的形象,所有的故事都定格在成为对照当下世界的寓言形态的那一刻。

《第九个小时》(La Nona Ora),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第九个小时》(La Nona Ora)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他》(Him),2001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爸爸爸爸》(Daddy Daddy),2008

卡特兰对公共文化形象的挪用由来已久,每一次挪用中,他都忍不住开个玩笑。《第九个小时》( The ninth hour)卡特兰最具争议的作品,描绘了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被一颗陨石击倒在地的场景;2001年的作品《他》(Him)中,将希特勒塑造成为一个祈祷者的角色,跪在地上。2008年,他在作品《爸爸爸爸》(Daddy Daddy)中挪用了匹诺曹的形象,却展现了不一样的结局——匹诺曹脸朝下地在水面上漂浮着,早已死去……

《我们是革命》(We are the Revolution),2000,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我们是革命》(We are the Revolution),2000

他于2000年创作的《我们是革命》(We are the Revolution)来自他对艺术史的挪用,致敬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同名作品。博伊斯于1972年创作的《我们是革命》中,艺术家本人以一种宣言式的姿态朝我们走来,他主张艺术介入生活,而每个人都是参与者;在卡特兰的雕塑作品《我们是革命》中,一件卡特兰的人像雕塑被晾衣架挂了起来,幽默而狼狈。

“卡特兰制造”展览现场,《美国》(America)小型复制品,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卡特兰制造”展览现场,《美国》(America)小型复制品

到了2016年,卡特兰创作的《美国》(America)以一个18k纯金马桶的形式呈现,作品名字取自卡夫卡的同名小说,而作品的形式,自然会让人联想到当年被杜尚搬进艺术机构的小便池。这个金马桶在古根海姆美术馆展出,展出期间供人付费使用。杜尚挑战了人们对艺术规则的认知;而卡特兰调侃了一把当下世界每个人的欲望。可以说卡特兰的挪用是对现当代人集体意识的挪用,在新的语境下被挪用的素材拥有了全新的内涵。

“西斯廷教堂“

“西斯廷教堂”是卡特兰以1:6的比例复制了西斯廷教堂的小型复制品,也是卡特兰为此次展览的全新创作,作品允许观众进入其中,近距离地欣赏复制而来的壁画。

莫瑞吉奥·卡特兰以1:6的比例复制了西斯廷教堂的复制品《无题》,2018,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莫瑞吉奥·卡特兰以1:6的比例复制了西斯廷教堂的复制品《无题》,2018

真正的西斯廷教堂位于梵蒂冈,由巴乔・蓬泰利(Baccio Pontelli)和乔凡尼・德・多尔奇(Giovanni de’Dolci)担任建筑师,于1481年竣工,以教皇西斯都四世的名字命名。米开朗基罗贡献了其中最负盛名的两件作品——穹顶的《创世纪》和位于正墙的《最后的审判》。左右两侧的壁画分别由当时炙手可热的艺术家所画,包括了多梅尼哥・基尔兰达约(Domenico Ghirlandaio)、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彼得・佩鲁吉诺(Pietro Perugino)、卢卡∙西尼奥雷利(Luca Signorelli)等人,一侧的壁画描绘了基督的故事,另一侧壁画以摩西的故事为主题。

莫瑞吉奥·卡特兰以1:6的比例复制了西斯廷教堂的复制品《无题》,2018,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莫瑞吉奥·卡特兰以1:6的比例复制了西斯廷教堂的复制品《无题》,2018

在这座缩小版的西斯廷教堂中,卡特兰一如往常地挑衅了人们的传统观念。除了尺寸上的缩小,卡特兰难得地一板一眼地复制了西斯廷教堂里那些经典壁画,但这样的严肃进一步加深了观众认知上的错乱——我知道这是“假”的,但感觉上是“真”的。

“我感兴趣的是一些图像的内在力量,永久地留在你的头脑中。这种印象和影响力密不可分——你能创造的印象越多,你的影响力就越大。我为能让一样事物被疯狂传播的能力所吸引:这感觉就像拥有了人类可以拥有的超能力。”

留影墙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莫瑞吉奥·卡特兰‘留影墙’展览现场,2018

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

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Maurizio Cattelan:Hollywood》,Palermo,2001,图片来自:pinterest.com

《Maurizio Cattelan:Hollywood》,Palermo,2001,图片来自:pi

《Maurizio Cattelan:Hollywood》,Palermo,2001,图片来自:pinterest.com

在展览的最后一件作品“留影墙”,其实也是卡特兰对景观文化和自我作品的复制,卡特兰曾经在2001年参加第49届威尼斯双年展时创作过一件名为“好莱坞”(Hollywood)的作品,他在距离威尼斯约15个小时车程距离的城市巴勒莫(Palermo),找到了一块合适的空地,复制了和位于洛杉矶山上的标志性地标“好莱坞”一模一样的标识。

刘雯,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刘雯,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

李宇春,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李宇春,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

吴磊 ,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吴磊 ,图片来自:余德耀美术馆

2018年10月10日,“艺术家此在”展览开幕现场,众多明星及艺术家到场,在‘留影墙’前留影

这块由9个白色字母组成的“HOLLYWOOD”标识牌,在很多人心中,它已经成为好莱坞熠熠星光的象征。却在不同地点、语境和观众群体中诞生出多种含义。在洛杉矶环球影视城内,它是到此一游的标识,而在2001年威尼斯双年展开幕当晚,正在承受20%失业率的小城巴勒莫(Palermo)举办了艺术界盛宴,成为虚幻和现实的参照物;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的不同观众群体中它又变成了什么?艺术作品?还是好品味的象征?至少可以预测,它已然成为下一个网红打卡地。

致谢:文中部分资料由余德耀美术馆提供

展览名称:【艺术家此在】,COPY大师卡特兰,让复制拥有第二次生命,莫瑞吉奥·卡特兰,余德耀美术馆,Gucci,装置,Lex整理

展览名称:【艺术家此在】

展览时间:2018/10/11—12/16

展览地址:余德耀美术馆,上海市徐汇区丰谷路35号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