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向龙卷风···

2018-11-03 11:02 来源:崇真艺客 作者:Lex 浏览:481 A+ | A-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龙卷风》(视频截图),2000-2010年,视频,40分钟,作品由La Colección Jumex, México惠允

图片来自上海外滩美术馆

弗朗西斯·埃利斯,《龙卷风》(视频截图),2000-2010年,视频,40分钟,作品由La Cole

弗朗西斯·埃利斯,《龙卷风》(视频截图),2000-2010年,视频,40分钟,作品由La Colección Jumex, México惠允

图片来自上海外滩美术馆

2000年至2010年,持续十年中的每个旱季末尾,墨西哥城南部的一个龙卷风多发地区——Milpa Alta,都会有一个身形消瘦的男子开着一辆银色大众甲壳虫小汽车来到此地,安静地等待龙卷风形成。然后,手持摄像机一头扎进砂石飞旋的飓风中,相机捕捉了巨大尘暴周围的狂啸风声、危险氛围与平静内核之间的极端张力,犹如在混沌世界里寻找真正存在的意义。

弗朗西斯·埃利斯,《龙卷风》(视频截图),2000-2010年,视频,40分钟,作品由La Cole

弗朗西斯·埃利斯,《龙卷风》(视频截图),2000-2010年,视频,40分钟,作品由La Colección Jumex, México 惠允

图片来自上海外滩美术馆

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只身冲向风暴中心,被快速运动的飞溅砂砾和尘土包围和击打。这种充满戏剧性的不寻常冒险行为通常可以产生很多版本的解读, ‘人类发起对自然力量的挑战’、‘当他的身体进入暴风眼,荒唐让位于庄严’···

弗朗西斯·埃利斯,《龙卷风》(视频截图),2000-2010年,视频,40分钟,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龙卷风》(视频截图),2000-2010年,视频,40分钟

具体是哪一种,想必影片的主角——比利时艺术家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都不会介意。通过影像记录身体力行的创作实践,执行一个又一个看似荒唐非生产性的行为,是他作品一以贯之的风格。

弗朗西斯·埃利斯,《实践的悖论I: 有时行动只能引向虚无》,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实践的悖论I: 有时行动只能引向虚无》

(Paradoxof Praxis I: Sometimes Making Something Leads to Nothing,1997)又译《徒劳无功》

弗朗西斯·埃利斯,《重现》(Re-enactments,2000),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重现》(Re-enactments,2000)

弗朗西斯·埃利斯《夜巡》(The Nightwatch,2004),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夜巡》(The Nightwatch,2004)

他曾在盛夏推着一大块冰行进在墨西哥城中,直至它融化;公然携带枪支走在城市中,观察市民的反应;征募500位志愿者上演秘鲁版‘愚公移山’;领着一桶不断滴落绿色颜料的油漆桶行走在巴以边境;又或是在伦敦国家肖像馆内放生一只狐狸。还有一个特点便是‘传言’,通过口述和讲故事的方式传播他短暂以实践为基础的作品,这种非正式的小道消息让观者在未见作品时产生一种难以预期的感受和想象。

“想象这些行为,无需亲眼目睹。你可以立刻明白这个故事。我的目标也许一直都是将场景简化为几个词,这样它们就可以从文档中解放,可以从物理状态中解放。”

弗朗西斯·埃利斯,《龙卷风》(视频截图),2000-2010年,视频,40分钟,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龙卷风》(视频截图),2000-2010年,视频,40分钟

《龙卷风》(Tornado, 2000-2010)——是埃利斯对自己持续十年尝试进入龙卷风风眼的记录和影像剪辑。2010年,这件作品在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 MODERN)进行首次展映时,他与策展人表示: “这是一个对乌托邦不懈追求的复杂反思,理应发生在风暴眼之中。这件作品推崇的是人们对理想的不懈追求且不能被价值衡量,否则那只是成为了达到目的的手段,而不是对欲望的表达。”

上海外滩美术馆,弗朗西斯·埃利斯个展《消耗》海报,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上海外滩美术馆,弗朗西斯·埃利斯个展《消耗》海报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Francis Alÿs, Untitled, 2013-2017, oil and pencil on tracing paper, 25 × 31 cm

2018年11月9日,上海外滩美术馆即将举办的弗朗西斯·埃利斯个展“消耗”带来了这件传说中的作品,这也是艺术家在中国的首次个展。与此同时,艺术家在这十年间创作的大量有关龙卷风的手稿,也将在此次展览中首度公开展示,手稿完整地呈现了《龙卷风》从创作思考至视频剪辑的全部过程。

谁是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

1959年生于比利时安特卫普的弗朗西斯·埃利斯原名Francis de Smedt。早期曾接受建筑师的专业训练,先后毕业于比利时图尔奈圣吕克艺术高等学院(École supérieure des Arts Saint-Luc in Tournai)和威尼斯建筑学院(Istituto Universitario di Architettura)。

1985年地震后的墨西哥城中景象,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1985年地震后的墨西哥城中景象

1985年9月19日,墨西哥发生强烈大地震,作为首都的墨西哥城市中心30%建筑不同程度的损毁,政治、文化、新闻和通讯以及其他公共设施遭到严重破坏,停水、停电,交通和电讯中断,使墨西哥城陷入瘫痪,整个城市一片混乱,成为墨西哥历史上震级最强、损失最为严重的地震。

强烈地震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许多国家组织捐款并派出救护人员前往墨西哥。1986年,震后不久几个月,25岁的他跟随法国救助项目小组抵达震后的墨西哥城,并在此参与长达近两年的城市基础设施重建工程。

项目结束后,在这里所遭遇的一系列城市化问题和社会动荡,让他选择留在墨西哥城,并决心成为一名视觉艺术家。几年后正式化名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以艺术实践的方式呈现他对城市、文化、经济问题和动荡社会的观察、记录以及思考。

弗朗西斯·埃利斯《粉刷/修改》(Painting / Retoque 2008),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粉刷/修改》(Painting / Retoque 2008)

埃利斯的作品涵盖广泛,影像、绘画、动画、素描、装置等均有涉猎,其中最为人所知的当属记录他行为艺术的录像作品,并且都可以在他个人官网免费观看(francisalys.com)。埃利斯在全球有过许多大型展览,其中包括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东京当代艺术博物馆等,并于2002年,成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雨果·博斯奖(Hugo Boss Prize)的最终候选人。2018年,阿姆斯特丹EYE电影博物馆宣布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荣获年度EYE艺术及电影大奖。

行走中的城市,减与加

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的作品以其独特的感知力处理社会现实、城市与城市居民的关系,独自行走于城市中,是他对日常生活的观察和介入。通过摄影、照片记录‘行走’这一人类最基本移动动作的同时,作为背景的城市空间和居民的日常也被囊括其中。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收藏家》(The Collector,1991),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收藏家》(The Collector,1991)

记录了艺术家拖着一只磁性玩具狗在墨西哥城里奔跑,以及玩具狗变形变成铁质碎屑的过程。

“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溜达...很多作品的概念就在步行的时候蹦出来。作为一名艺术家,我的身份就等同于要在移动的环境中安置自己的。我的作品是成功的记录和指南。语言的创造和城市的创造是并肩的,我的每一个创造是我另一个正在创造中故事的碎片,是我试图绘制的城市地图。”

弗朗西斯·埃利斯《有磁力的鞋子》(Los Zapatos Magnéticos,1994),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有磁力的鞋子》(Los Zapatos Magnéticos,1994)

埃利斯穿着带有磁铁的鞋子在纷乱的墨西哥城中游走,沿途被人抛弃或者遗失的小金属物品不断在引力的作用下,不断吸附、汇集在鞋子表面,直到它完全被钥匙、碎片和硬币为代表的大都市的碎屑所覆盖。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实践的悖论I: 有时行动只能引向虚无》(Paradoxof Praxis I: Sometimes

《实践的悖论I: 有时行动只能引向虚无》(Paradoxof Praxis I: Sometimes Making Something Leads to Nothing,1997)又译《徒劳无功》

影片记录了埃利斯推着一块冰砖行走在墨西哥城中直至冰块消融为一滩水渍,从艰难前行到轻松嬉戏的全过程,整个事件历经9个多小时。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重现》(Re-enactments,2000)

事件发生在2000年11月,影片记录了埃利斯走进一家销售枪支的店铺,非法购买了枪支,并持枪公然走在城市中以观察旁人的反应,但很快就被警察带走的全过程(12分钟后)。但埃利斯设法逃脱了惩罚并说服警察参与他们第二天对以上情节的重现,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埃利斯使用了假枪。艺术家Rafael Ortega担任了此次作品的摄影师,并采取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进行拍摄,并被贴上“真实”和“重现”的标签,就像一场模拟游戏。

诗意的政治

“有时候做些诗意的事儿会变成很政治,而有时候做些很政治的事儿却会变成很诗意。”

埃利斯的‘行走’并不局限于城市之中,在他带有强烈个人特征、看似轻松的行为中也因为作品的在地性而带着强烈政治性指向。2004年,埃利斯在耶路撒冷完成的《绿线》(The Green Line,2004)就是其中代表。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绿线》(The Green Line,2004),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绿线》(The Green Line,2004)

“绿线”是1949年中东战争后根据停战协议划定的临时分界线,位于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和以色列之间,因在地图上用绿色虚线标出,人们习惯上称其为“绿线”。实际上是一条有名无实的分界线,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可以穿过其中任何一处进入到对方管辖区内。

弗朗西斯·埃利斯《绿线》(The Green Line,2004),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绿线》(The Green Line,2004)

2004年,埃利斯携带一罐不断滴落绿色颜料的油漆桶沿着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停火边界线从耶路撒冷的一端到另一端,用绿色涂料留下一条真实存在的‘绿线’,24公里, 58升油漆,通过作品质问了意识形态所确定边界的真实性。

集体寓言

除了致力于执行并记录具有表述性的个人行动,埃利斯也以带有寓意的大规模集体活动闻名。2002年,在秘鲁征募500名市民,使用铲子将小山包一般的沙丘移动了几厘米,构成了作品《信仰移山》(When Faith Moves Mountains,2002);在纽约市中心组织了《现代游行》(The Modern Procession,2002),100多人的游行队伍(包括当代艺术家代表Kiki Smith)高举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著名收藏的复制品向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历史致敬;邀请来自欧洲大陆和摩洛哥海岸的两群青少年在2008年的直布罗陀海峡架起一座虚构的桥梁《遇河之前莫过桥》( Don’t Cross the Bridge Before You Get to the River,2008)。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信仰移山》(When Faith Moves Mountains,2002),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信仰移山》(When Faith Moves Mountains,2002)

当埃利斯访问秘鲁时,见证了长期动荡的社会和政治环境中持续增长的穷人和难民的棚户区。2002年,他征募了当地500名志愿者,使用铲子,一铲一铲地移动沙丘顶部并成功使其偏移。在令人不安的社会时局中,强烈地激发着观者与参与者认识到社会、政权、经济变革中群体的力量。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现代游行》(The Modern Procession,2002),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现代游行》(The Modern Procession,2002)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冲向龙卷风···,弗朗西斯·埃利斯,上海外滩美术馆,政治,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Lex ,龙卷风,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遇河之前莫过桥》( Don’t Cross the Bridge Before You Get to the River,2008)

2008年,事件发生在位于非洲和欧洲之间的直布罗陀海峡。由于海峡最窄处只有14公里宽,这让它成为非洲偷渡客偷渡至欧洲的最佳地点。在埃利斯看来这里是能体现时代矛盾的地方:如何在推动经济全球化的同时限制全球人口的自由流动。因此,他在西班牙和摩洛哥海岸各组织了一群孩子,手持由鞋子改造的船只模型,向海中游去。他的想法是让两群孩子在地平线相遇,来自西班牙海岸和摩洛哥海岸在直布罗陀海峡架起一座具有象征意义的虚构桥梁。

弗朗西斯·埃利斯认为,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必须要勇敢的创作寓言。如果说埃利斯努力构建的是一个属于当代的寓言故事,那么被当代生活弃之不用的剩余物和片段就是他重要的原材料。他的每一次创作,都试图提出“改变”的可能性,警醒观看者本身就拥有改变的权力,并且决定着改变的方向。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