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肥胖的身体,或许我们从未习惯去观看

2018-12-21 12:03 来源:崇真艺客 作者:二月 浏览:491 A+ | A-

金·卡戴珊(左)与阿什莉·格拉汉姆(右),对于肥胖的身体,或许我们从未习惯去观看,卡戴珊,维纳斯,女神,希腊,鲁本斯,大块儿,蒂利,女性,卢卡斯,弗洛伊德,裸体,身体,二月

金·卡戴珊(左)与阿什莉·格拉汉姆(右)

尽管偏胖的身材在时尚走秀T台上鲜为人见,但是仍有很多人认为像阿什莉·格拉汉姆(Ashley Graham)这样的“大号模特”、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那样拥有丰韵的“曲线”身材也是一种美。

然而,弗洛伊德笔下的女性似乎与美相距甚远。他传递给观者的视觉感受总是过分直白——执着的描绘模特充满曲线的轮廓,每一个斑驳陆离的色块,肉体和肌肤上的瑕疵、脂肪的颤动、松弛的赘肉...弗洛伊德所画的女性正是伦敦人休•蒂利(Sue Tilley),体重120公斤的她在伦敦一个就业中心作救济金管理人。弗洛伊德似乎只想让整个画面看上去就像一具真实的肉体。

不过,与那些嘲笑肥胖者的电视节目相比,弗洛伊德笔下的女人肉体远没有那样残酷。事实上,作品《休息中的救济金管理人》(1994)中的女人姿态和谐慵懒,她将脖颈后仰,这种引人注目的仪态令人感到她正沉迷在自我之中,抑或是享受一片安逸宁静。从各个方面讲,艺术家以厚重的油彩堆砌出的丰腴肥胖的女性肉体都是一幅惊艳的作品,2015年,这幅作品在纽约佳士得(Christie)以5616.5万美元成交。

弗洛伊德的《休息中的救济金管理人》(Benefits Supervisor Resting),是他“ 

弗洛伊德的《休息中的救济金管理人》(Benefits Supervisor Resting),是他“大块儿休”Big Sue系列的一部分,这幅画似乎是对传统审美观的挑战

弗洛伊德创作的“蒂利”系列(亦称为“大块儿休”),是他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作品。纵览美术史,弗洛伊德的“大块儿休”系列并不那么另类特殊。古希腊人早就发明了“裸体”,而且早期对于裸体女性或是女神的描绘远比古典时期要多,并更倾向于展示她们的完整形象。

在艺术史学家看来,裸体(the nude)是一具未被衣物包裹的理想化身体,她会给人愉悦感;而赤裸(the naked)仅仅是一个剥去衣物的人类躯体。艺术家描绘裸体,是在提醒我们观看身体:裸体不是一种既定的答案,它是对所处时代的质疑。而弗洛依德的艺术始终是围绕‘赤裸’本身去创作的。并且在画中不断向我们传达一种感觉,绘画是在揭示一种原始的真相——关于人类和他所拥有的身体的本来面目。

古代美学

一个最早的,也是最为著名的女性裸体形象就是《维伦道夫的维纳斯》(Venus of Willendorf,1908年因其在奥地利维伦道夫附近一旧石器时代遗址发现而得名)。这是一个仅为11厘米(4英寸)高的石灰石雕塑。她的名字很戏剧而具争议性,因为“维纳斯”总不禁让人想到希腊雕塑家手下那些唯美的女神形象,都比她要漂亮而优美。坦白地讲,这个没有脚的雕像可比她的希腊后代胖多了:她那梨形的身体拥有两个硕大的乳房,腹部浮夸臃肿——她简直就像一个肉肉的手榴弹。

《维伦道夫的维纳斯》将我们带到千年以前那个描绘丰满女性的时代,对于肥胖的身体,或许我们从未习惯去观看,卡戴珊,维纳斯,女神,希腊,鲁本斯,大块儿,蒂利,女性,卢卡斯,弗洛伊德,裸体,身体,二月

《维伦道夫的维纳斯》将我们带到千年以前那个描绘丰满女性的时代

人们不免围绕这个形象产生诸多疑问和争论。其中有一个臭名昭著的解释来自美国批评家卡米拉•帕利亚(Camille Paglia)在其1990年的著述《性面具》(Sexual Personae)中的表述。“维伦道夫的维纳斯将葬身于自身的肥胖中…她的肥胖是饥荒年代一种富足的象征,她是自然丰裕的恩赐,人们渴望通过对她的崇拜得到救赎。”

而大英博物馆史前部的吉尔•库克(Jill Cook)并不认为维伦道夫雕塑是一个丰产女神的象征。“她是一个肥胖的、已经生育过的女人。”库克表示,“当最开始发现她的时候,人们认为她很‘难看’、像‘怪物’一样‘可怕’,并将其称作是野蛮时期人们眼中‘原始的’性趣味。但我并没有在她身上看到任何淫荡或情色,对我而言,维伦道夫夫人就像弗洛伊德画面中的休•蒂利一样,坦率、真实,而且放松、自然。”

如果能够搞清楚这座小雕塑——那个时代的“大块儿休”是否在当时被视为之“美”的标准,那一定会非常有趣。诚然,当我们追溯那之后的美术史便会很快意识到,美从来就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它随时间流动更迭,不断变化。

北欧文艺复兴的艺术家喜欢画那些优雅、纤细、胸部娇小的裸女,就像老卢卡斯•克拉纳赫(Lucas Cranach the Elder)于1526年创作的智慧树前方的夏娃,现存于伦敦考陶尔德画廊。而靠近地中海的意大利艺术家笔下的裸女则丰满肉实、轮廓清晰凹凸有致,乔尔乔内(Giorgione)的田园音乐会(Concert champêtre)和提香(Titian)的丰满躶体(hearty nudes)就是这类风格的典型代表,他们笔下对世俗的欢愉以及感官的强调似乎要多于纯精神性的描绘。

追求肉感

在描绘骄奢撩人的女子方面,17世纪的西方艺术家“画家王子(prince of painters)”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应当是首屈一指的。他的模特体态丰盈,在画面中总是呈现出“肉感”十足的样子。尽管她们和当今时尚杂志的封页女郎相距甚远,但在当时却被视为一等一的美女:模特其中的一位,也就是艺术家的妻子,当时被誉为弗兰德斯最美的女人。

鲁本斯笔下丰满肉感的女人被视为17世纪最漂亮的女子 披毛皮衣的艾莲娜·芙尔曼,对于肥胖的身体,或许我们从未习惯去观看,卡戴珊,维纳斯,女神,希腊,鲁本斯,大块儿,蒂利,女性,卢卡斯,弗洛伊德,裸体,身体,二月

鲁本斯笔下丰满肉感的女人被视为17世纪最漂亮的女子 披毛皮衣的艾莲娜·芙尔曼

鲁本斯的作品Het Pelsken(The Little Fur)描绘的是一幅真人大小的裸体女子,主人公正是他的第二任妻子艾莲娜·芙尔曼(Hélène Fourment),她用毛制衣袍半掩身体,整个画面充满了情欲并极具感官效应:艺术家用心刻画这位年轻娇妻的躯体,她肉体的凹凸感和丰盈的曲线令人印象深刻,并未给人以“美化”的感觉。那搔首弄姿的撩人体态更突显了画中人与艺术家的亲密关系。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鲁本斯成为了那些描绘丰腴体态的艺术家所追崇的典范。他对后世影响深远,在雷诺阿(Renoir)晚期的浴女图和当代英国艺术家珍妮·萨维尔(Jenny Saville)的大幅作品中都可以找到他的影子。弗洛伊德对蒂利的画像同样有着鲁本斯的血统,只不过他笔下的“大块儿休”没有那般光泽和细如脂粉的皮肤,况且弗洛伊德也并不想描绘一个性感诱人的体态。

旁观者之眼

即使是年轻的英国艺术家莎拉·卢卡斯(Sarah Lucas)也偶尔效仿一下鲁本斯。在弗洛伊德开始创作蒂利系列时,卢卡斯创作了Fat, Forty and Flabulous(1991)。这是艺术家在影印小报的跨页广告而创作的系列作品中的一件。

Sarah Lucas Fat, Forty and Flabulous(1991),对于肥胖的身体,或许我们从未习惯去观看,卡戴珊,维纳斯,女神,希腊,鲁本斯,大块儿,蒂利,女性,卢卡斯,弗洛伊德,裸体,身体,二月

Sarah Lucas Fat, Forty and Flabulous(1991)

在这件作品中,我们看到一个与“大块儿休”体态无异的黑发女子。尽管这次,卢卡斯创作的原型是被奉为嘲讽的对象,诚然,卢卡斯并未邀请我们一同加入嘲讽的行列。受当时女性主义写作的影响,卢卡斯希望对歧视女性的社会发起攻击。那些有着与“理想中的”身体不同,或是仅仅因为外表太过“普通”的女子时常受到外界的蔑视,卢卡斯所嘲讽的对象正是那些世俗小报,而非作品故事中的女人们。

现代主义猛烈地挑战并攻击了长久以来一直被标榜为理想化的“美”的定义。诚然,弗洛伊德的创作也沿此前行着。(例如,你在毕加索及其同派别画家所描绘的丰满的“尤物”中无法发现19世纪拉斐尔前派的身影。)在这一点上,不同于鲁本斯,弗洛伊德笔下的蒂利仍归于20世纪人们眼中对传统认知中定义的“丑”的描绘。不妨联想一下现代主义大师之作,尤其是塞尚的《The Large Bathers》和马蒂斯1907年的《蓝色裸体》(Blue Nude)(比斯克拉的纪念),画面中的女子腰部扭曲失实,都显出畸形和怪异之态。

保罗·塞尚《The Large Bathers 1906》这样的现代主义画家在创作中挑战社会审美的既

保罗·塞尚《The Large Bathers 1906》这样的现代主义画家在创作中挑战社会审美的既定取向,而弗洛伊德也在这条路上继续尝试和探索

马蒂斯《蓝色裸体》(Blue Nude)(比斯克拉的纪念),对于肥胖的身体,或许我们从未习惯去观看,卡戴珊,维纳斯,女神,希腊,鲁本斯,大块儿,蒂利,女性,卢卡斯,弗洛伊德,裸体,身体,二月

马蒂斯《蓝色裸体》(Blue Nude)(比斯克拉的纪念)

当然,弗洛伊德的“大块儿休”并不“丑陋”,它表现了对蒂利的同情,那些持异议的人只是戴着偏见的有色眼镜看人罢了,而非看其实际效果。回到90年代那个挑战传统的时代,人们甚至还会惊讶并庆祝一种新的“美”的诞生。然而,当我们纵览美术史的广阔海洋,所有这些探索都变得不那么激进和极端了。和卢卡斯一样,弗洛伊德更加明确的是,美丽是一种人造的标准,并且在不同社会和语境中不断更迭变化着。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