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的记忆丨以“光之原野乌鲁鲁”为例

2019-01-04 11:33 来源:公共艺术杂志 浏览:361 A+ | A-

夜幕降临,约五万枚灯点亮了“世界中心”——乌鲁鲁这块古老的土地。参观者沉浸在点点光影间,于浩瀚的星空

夜幕降临,约五万枚灯点亮了“世界中心”——乌鲁鲁这块古老的土地。参观者沉浸在点点光影间,于浩瀚的星空之下,与脚下的土地建立联结。这是英国著名灯光装置艺术家布鲁斯·蒙罗(Bruce Munro)的作品“光之原野乌鲁鲁”(Field of Light at Uluru) 。

乌鲁鲁的原住民阿南古族将“光之原野”翻译为“TiliWiruTjutaNyakutjaku”,意为“欣赏许多美丽的灯光”。作为乌鲁鲁和卡塔丘卡(Kata Tjuta)这些土地的原主人,阿南古族人将艾尔斯岩(Ayers Rock)视为“世界中心”,这块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岩石具有神圣的文化价值。“光之原野乌鲁鲁”这件作品对阿南古族的祖先表示尊重,并认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所具备的力量与坚韧,同时致力于促进所有阿南古人的美好未来。

 “光之原野”的作品灵感可以追溯至1992年,布鲁斯与当时还是未婚妻的赛丽娜(Serena)游览乌鲁鲁

“光之原野”的作品灵感可以追溯至1992年,布鲁斯与当时还是未婚妻的赛丽娜(Serena)游览乌鲁鲁。这块广袤的土地以及当地的文化,给了年轻的布鲁斯构想“光之原野”最初的灵感,他开始设想一个特别的艺术表达,犹如雨后种子萌芽。这个想法在布鲁斯的脑中持续酝酿了多年,直到2004才有机会来用大型装置表现。名为“光之原野”的装置几经修改曾在世界多地展出,其中就包括了呈现在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的早期版本。每个版本的作品都试图成为展览地有机的一部分,无论是置于城市公园,亦或是安放崎岖山丘。

而这次,乌鲁鲁的“光之原野”终于回到了最初的起点。从布鲁斯的工作室到乌鲁鲁约有两万公里,这也是目前其作品展出所及的最远距离。艺术家布鲁斯也对“光之原野”做了新的提升,成就了这件巨型的灯光装置艺术作品,许多数据值得一看。整件作品占地49000平方米,大小相当于7个足球场。5万个灯均由手工打造,重达15吨。在英国时设计构建总共耗时超出2000小时,而到乌鲁鲁实地的再创作则耗费了3900小时。作品中使用的光纤超过380公里,等同于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的距离。设计团队包括6位英国的艺术技术专家,4位澳洲和美国的艺术管理人员和15位志愿者。

 “光之原野”也充分体现了环保和可持续的理念,作品中所有的材料都是可以再利用于其他的装置中。作为布鲁斯

“光之原野”也充分体现了环保和可持续的理念,作品中所有的材料都是可以再利用于其他的装置中。作为布鲁斯的第一件太阳能作品,共有36个可移动的太阳能板提供144个投影仪的电力供应。展场内各处的灯光会不断变换颜色和亮度,投影仪则投射出相互联结的条条脉络。 

“光之原野乌鲁鲁”的参观分多个时段,都各具特色。日落时段观看,可以欣赏到远处的艾尔斯岩在夕阳下渐渐改变颜色,而近处场地的灯光一点点地亮起。夜间的时段,参观者则可以观看满地的灯光与天上的星光交相辉映。另一种时段则是日出前出发,目睹着原野的点点灯光与太阳缓缓升起染红了朝霞的景象。进入场地,参观者可沿着小灯柱围成的路线进行近距离的观赏和体验,灯柱之间并没有绳索的阻拦,由此促成了较好的视觉效果,当然不接触展品也在参观始终被多次强调。除了进场步行观看,主办方也提供星光晚餐,骆驼游或者搭乘直升机的参观方式。

 土地的记忆丨以“光之原野乌鲁鲁”为例,公共艺术,文化记忆,灯光装置,布鲁斯·蒙罗,乌鲁鲁,光之原野,土地记忆

布鲁斯自己认为这件作品代表着土地与文化以及自我再学习的融合,试图传递一种理念:有时短暂的体验会造就永

布鲁斯自己认为这件作品代表着土地与文化以及自我再学习的融合,试图传递一种理念:有时短暂的体验会造就永恒的真实性,而这种体验往往是共有且有所关联的。他说到:“我们都想联结一种感觉,可以让我们成为更大的一些事物中的一部分,而非单独的个体。没有什么地方能比乌鲁鲁更能让人感受到这种联结,这里的一切都被风景、文化和共同记忆所塑造。”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