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慰慰眼中最要命的事 // 长报道

2019-01-04 11:29 来源:崇真艺客专稿 作者:毛茜 浏览:1387 A+ | A-

2018上海双年展开幕导览现场 图/PSA官方,王慰慰眼中最要命的事 // 长报道,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王慰慰,上海双年展策展人,年轻策展人,毛茜,PSA,禹步,夸特莫克·梅迪纳

2018上海双年展开幕导览现场 图/PSA官方

隐性的规则 

选择上双艺术家名单对王慰慰来说,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因为她很清楚,这些名单应该是出自自己研究领域的范畴。「其它策展人对所谓的欧美系统、拉丁美洲系统的艺术家远远要比我熟悉的多,所以我完全没有必要去凑那个热闹。」因此,她的名单里则是以亚洲(中国、台湾、香港、韩国、日本、越南、菲律宾)的艺术家为主。 

据PSA官方最终公布的数据显示,本届上双参展的67位/组艺术家中,有20位/组来自中国。由于策展团队中有两位都是来自拉丁美洲地区,因此,本届上双也成为在中国首次大规模展示拉美艺术家的展场。上双开幕后,业内人士和观展人群中普遍反应最多的也恰恰是,本就不占优势的中国参展艺术家数量,也顺理成章的扮演了整场展览的配角。显而易见,在面向历史矛盾性的艺术讨论中,中国艺术家对现实的反思似乎缺失了。 

「这次展览的中国大陆艺术家确实不多,但香港、台湾的艺术家比重是比往届要大。这其中逃不开现实操作层面上的问题。」她的声音变得些许低沉。 

王慰慰所说的「现实操作层面」其实就是上双对策展团队有着隐性的规定。在尽可能的条件下,两届以内参展的艺术家是不作为考虑范围之内的,希望避免艺术家的重复出现。所以,她在挑选本土艺术家的时候,尤其会碰到这样的问题。「包括我在内的四位策展人在列名单的时候,也一直在对照2012年至2016年的参展艺术家,选择了一个,发现这个人已经展过了,也只能说BYEBYE了。」 

Mirror series, Zhang Xu Zhan,《“明镜”系列》,张徐展  20

Mirror series, Zhang Xu Zhan,《“明镜”系列》,张徐展  2018上海双年展览现场  图/PSA官方

艺术家将童年经验与家族传统技艺中根植的丧葬文化相结合,用探索文化流动中的种种思考来对应当代生活经验作出回应。

Muted Situation #22-Muted Tchaikovsky's 5th, S

Muted Situation #22-Muted Tchaikovsky's 5th, Samson Young,《消音状况 #22-消音的柴可夫斯基第五交响曲》,杨嘉辉  2018上海双年展览现场  图/PSA官方

艺术家压制了交响曲中阐释性乐器的声音,让观众沉浸在音乐家的活动所产生的节奏和摩擦中,最终给观众带来一种对音乐幽灵般的体验。

「即便没有这样的硬性规定,可选择的中国本土艺术家多吗?」《崇真艺客》记者问道。 

她旋即回答「一定会比现在看到的要多。」 

但说到底,从策展理念出发,策展团队始终要以符合本届上双主题作为第一要义。如果只因上双生根中国,就单纯为了追求艺术家的在地性,却不能满负荷承载、深度挖掘当代艺术的社会角色,无疑也将有失作为亚洲重要国际性双年展的水准和前瞻性。 

但王慰慰还是存有自己的一些「私心」。 

「挑选的艺术家对于上双来说,意味的是什么?如果上双对于他们来说仅仅是一个展览,意义又在哪里?」她连续抛出两个疑问后,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特别是很有名气的艺术家,有很多的展示机会,那么加入到上双的展览中,肯定不是坏事,只感觉似乎还不够。所以我们会再挖掘一些,平时没有那么被关注的艺术家,反思非常深厚甚至沉重的作品,但同时表现的手法又非常轻巧,具有一种幽默的智慧。」 

如果将中国本土参展艺术家的着眼点阔延至包含中国在内的亚洲艺术家来看,31位/组的参展数量其实是很可观的。相对于所谓的欧美/拉美艺术语境,策展人希望彼此之间能够形成一种跨太平洋式的讨论关系。「我认为建立这样的版图其实是有必要的,让国际艺术圈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尤其是让更多的中国观众、专业人士看到不经常露面地区的艺术家在做什么。」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5页12345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