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慰慰眼中最要命的事 // 长报道

2019-01-04 11:29 来源:崇真艺客专稿 作者:毛茜 浏览:2224 A+ | A-

王慰慰在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艺术亭台  ,王慰慰眼中最要命的事 // 长报道,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王慰慰,上海双年展策展人,年轻策展人,毛茜,PSA,禹步,夸特莫克·梅迪纳

王慰慰在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艺术亭台  

文化反思 

在主策展人夸特莫克在为本届上双撰写的前言中,描摹了历史上存在的矛盾心理。借用“禹步”这一相传为夏禹所创的、徘徊于进退之间的神秘步伐作为本届双年展的中文标题,暗示和勾勒出当代艺术与文化对抗当下时代的进程中,也同样折射出前行与回望的复杂姿态。 

「对不同的语境和社会环境来讲,提文化反思都不太一样。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社会环境里,其实是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大量存在文化意识上的倒退,这种情况下的反思当然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 

而对于观看者,艺术作品构建的场域也使我们得以重新思考自己和诸多文化、社会现象之间的关连。与其说艺术作品传达出种种焦虑/矛盾性,不如说每一个置于展场的观看者,也在见证着这个时代的焦虑/矛盾性。 

在与主策展人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交流中,对方给到王慰慰最直接的反馈是「速度太快了」。也表示更倾向于选择以研究为基础进行创作、而非以生产为目的的艺术家。「我觉得他对中国当代艺术的认识还是蛮犀利的,并且能很清楚的点到精粹的部分。」 

「这么说可能对艺术家不太公平,但是我自己感觉,相比其他国家来说,中国的很多艺术家对历史、社会的反思性、批判性思考确实不多,特别是当下。但其实也很正常,通常情况下,是需要艺术家用迂回的方式去进行抵抗。但这里面也还是会分好与不好。比如太过于直白,或者过于隐晦又很难讲清...周围的政治环境一定会给艺术家带来影响,但也一定能给想要继续表达的艺术家带来良性的思考,最终取决于艺术家个人的情商和智商。」 

而这种「情商与智商」的角逐也同样体现在展览落地时,策展人和艺术家都要面对的各种文化审查的制度上。「这东西很纠结啦」,王慰慰靠向椅背无奈的说。「首先我会认为这应该是我们去反抗的,但考虑这个问题的同时,我又会想到,这种反抗可能是无用的。」 

Prussian Blue, Yishai Jusidman, “普鲁士蓝”,伊沙伊·胡希德曼&nb

Prussian Blue, Yishai Jusidman, “普鲁士蓝”,伊沙伊·胡希德曼   2018上海双年展览现场  图/PSA官方

作品重置了纳粹集中营和灭绝营遗址的照片(包括档案照片和新拍摄的照片)。普鲁士蓝由德国化学家1706年发现,是最在的人工合成颜料之一,与纳粹毒气室中使用的窒息毒剂氢氯酸不无关联。至今在一些毒气室中还能发现残留的蓝色痕迹,其化学构成与普鲁士蓝颜料相一致。

Nothing About Nothing, Reynier Leyva Novo, 《 关于无的无

Nothing About Nothing, Reynier Leyva Novo, 《 关于无的无所有》,雷内尔·莱瓦·诺沃  2018上海双年展览现场  图/PSA官方

艺术家擅长以创作来反思历史中的失败与空白。在博物馆的白墙山涂刷白色,无疑指向以批评为目的的制度环境的冗余。

多年在艺术机构从事策展/布展工作的她,非常清楚的知道机构所面对的实际问题。一方面她承认自己的思维方式已经很「Institutional(制度化)」,另一方面,从个体出发,她又会下意识的去反抗。「就像‘一个人犯错,人人都有罪’一样,这不是我个人能够承担的,甚至不是几个人能做的。」这是王慰慰非常纠结的时刻。 

庆幸的是,整个策展团队所保有的幽默感也确实帮助作品审查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上双展览开幕当天,位于一楼展厅东侧,来自哈瓦那艺术家雷内尔·莱瓦·诺沃(Reynier Leyva Novo)身穿白色工装,正在心无旁骛的粉刷着整面白墙。实际上,艺术家之前提交的作品被反反复复「Cancel(撤销)」了很多次,直到他最后决定,就做一面白墙。这件被称为《Nothing About Nothing》(关于无的无所有)的作品,除了艺术家本人,也包括邀请观众去反复的涂抹。作品的寓意则指向针对世界范围内,不同话语限制下展览的复杂性而作出的特定回应。「其实觉得很可惜,被Cancel(撤销)的作品也很好,但最终他用这种方法化解也很有趣。」她很释怀的说。 

很多时候,尤其是完成上双的展览,带给王慰慰一个很强烈的感觉是,原本认为确信的事情还是需要去质疑的。「我本身一直以来都是追求单一性答案的人,希望不是黑就是白,但是其实我越来越发现不是这样的。」无论是在韩国的考察经历,还是上双关于冲突和不确定性的探讨,都让她意识到,任何一个问题的「究竟」,都不可能只指向一个终极答案。 

「这是我自己性格中要去克服的问题。」王慰慰坦言,自己不是一个特别积极的人,当然也不是一个特别消极的人,「这是一个很要命的事情」。关于上双的任何评论,无论是好的、不好的,它唯一的作用是帮助她下一步的反思。

「学无止境呀!」她很语重心长的感慨道...

王慰慰,王慰慰眼中最要命的事 // 长报道,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王慰慰,上海双年展策展人,年轻策展人,毛茜,PSA,禹步,夸特莫克·梅迪纳

王慰慰

注:除以标注的图片来源外,其余均由受访者提供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5页12345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