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都会的封塔纳展:近在眼前,又如外星般遥远

2019-02-11 13:4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编译/钱雪儿 浏览:1379 A+ | A-

现代主义艺术家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的艺术看起来仿佛来自外星球,也许它们真的来自外星,因为我们很少能在纽约看到它们。展览“卢齐欧•封塔纳:在门槛上”正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分馆(Met Breuer)展出,与此同时,部分作品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馆以及拉美裔博物馆(El Museo del Barrio)展出,这是这位艺术家40多年来在纽约的首次大展。

纽约大都会的封塔纳展:近在眼前,又如外星般遥远,LucioFontana,卢齐欧·封塔纳,纽约大都会

封塔纳

封塔纳于1968年去世,在当时,他并不是什么具有影响力的人物,而与他同时代的许多拉美裔艺术家甚至完全无人知晓。展览的名称“门槛”不仅指向此次展览的重点,封塔纳艺术生涯的早期阶段,还揭示了他作为当代艺术鼻祖的地位。在21世纪被视为理所当然的那些分类,比如装置、新媒体等等,封塔纳早在1950年代就实践过了。
封塔纳的作品在当时不被广为接受的原因之一在于其广度。当一个艺术家不断来回于具象雕塑和电视艺术之间,你如何界定他的艺术。其次,很多作品看起来很丑陋,有些则奇怪无比。油画的表面被打穿或划破,或是如长出脓包一般渗出颜料。一些陶瓷雕塑暗示着排泄物的堆积,有些则如同吞噬了外星生命。封塔纳的色彩有时是疯狂的:比如刺目的粉色,淤青般的蓝色。有时候,整个系列的作品都呈现淀粉般的白色,有时又像一块块彩色玻璃一样闪烁着光芒。

《奥林匹克冠军》,1932年,着色石膏,纽约大都会的封塔纳展:近在眼前,又如外星般遥远,LucioFontana,卢齐欧·封塔纳,纽约大都会

《奥林匹克冠军》,1932年,着色石膏

封塔纳从制作纪念性及宗教性的艺术作品起家。他生于阿根廷罗萨里奥,父母是意大利移民,父亲是一名雕塑家,主要为罗马天主教徒制作墓碑。封塔纳大多时间都和亲戚们在意大利度过,他在米兰学习艺术,着迷于激进的未来主义美学,后来还在一战中参与过战斗。

《战士》,1949年,色釉瓷,纽约大都会的封塔纳展:近在眼前,又如外星般遥远,LucioFontana,卢齐欧·封塔纳,纽约大都会

《战士》,1949年,色釉瓷

1922年,封塔纳的父亲将他召回阿根廷,加入家族公司,从这时起,封塔纳开始创作他自己的艺术。在此后的多年中,他同时投身于两条职业道路——商业的宗教雕塑以及先锋的现代主义。1927年,他又来到了意大利,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直到二战爆发。出于对工作的渴望,封塔纳甚至曾接受为法西斯政府制作雕塑的要求。这也是封塔纳多年以来一直鲜为人知的一大因素。
战争结束后,封塔纳否认一切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倾向,“我的艺术从来都不是引战的,而是当代的,”他在1947年写道。他的很多早期作品也证明了这点。在展览中有一幅1931年的早期作品:两个赤陶制成的女性头部,其中一个留着波波头。这个覆有镀金马赛克片的雕塑和战争没有任何关系,也和1940年时他为未来的妻子特蕾西塔所作肖像无关。它融合了拜占庭、装饰艺术风格及贝蒂·戴维斯元素。

《特蕾西塔的肖像》,1940年,纽约大都会的封塔纳展:近在眼前,又如外星般遥远,LucioFontana,卢齐欧·封塔纳,纽约大都会

《特蕾西塔的肖像》,1940年

与此同时,封塔纳开始处理抽象问题。另一幅1931年的作品《雕刻镶板》(Incised Panel)不过是一块灰泥,上面画着一个深色的软边正方形,有些划痕的印记。这是绘画还是雕塑?两者都是。此外,他还在制作半抽象的、装饰得非常古怪的陶瓷制品。这些作品以贝壳、海星、鱿鱼等海洋生物为形,涂上粘稠的反光釉,看上去像是从海底淤泥中挤出来的,还染上了原始黏液的颜色。

封塔纳创作了一些雕塑和绘画的结合物,比如《空间概念》,1955年,画布上的油、玻璃和洞,纽约大都会的封塔纳展:近在眼前,又如外星般遥远,LucioFontana,卢齐欧·封塔纳,纽约大都会

封塔纳创作了一些雕塑和绘画的结合物,比如《空间概念》,1955年,画布上的油、玻璃和洞

1940年,战争爆发之后不久,在父母的施压之下,封塔纳出发去了阿根廷。这原本是短暂的逗留,最终却持续了七年之久。这是一段收获颇丰的插曲。它让封塔纳和当时在家乡产生的新激进艺术建立了联系。他遇到了赞同并支持他那具有实验性、愈发呈现出乌托邦特质的思想的艺术家,他们在思考一种融合技术和科学的新艺术,与此同时,他开始将现实生活中物理的组成部分——空间、运动和光视为重要的创作材料。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2页12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