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勃朗为妻子所绘画像:那一段短暂、浪漫而令人叹惋的婚姻

2019-02-11 17:1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编译/张紫祺 浏览:2716 A+ | A-

2019年是荷兰著名画家伦勃朗逝世350周年,为纪念这位伟大的艺术家,荷兰将在全国范围内举办伦勃朗系列展览。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展览作品就是伦勃朗为妻子萨斯基亚的画像,如果说伦勃朗的自画像道尽了他从踌躇满志到穷困潦倒的一生,那么他用类似的手法为萨斯基亚所绘制的一幅又一幅画像则纪念了他们短暂、浪漫而令人叹惋的婚姻。

左,伦勃朗年轻时的自画像,也被称为《头发散乱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Dis

左,伦勃朗年轻时的自画像,也被称为《头发散乱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Dishevelled Hair);右,戴红色帽子的萨斯基亚半身画像(Half-length Figure of Saskia in a Red Hat)。图片来源:The Bridgeman Art Library/Alamy

与萨斯基亚的婚姻:短暂、浪漫而悲剧
伦勃朗第一次为萨斯基亚·凡·优伦堡(Saskia van Uylenburgh)作画,是在1633年的夏天,他们订婚的三天后。画中的未婚妻充满魅力,她在向他微笑。在宽沿的草帽之下,她的嘴唇透着光泽,头发乱蓬蓬的,眼睛里则闪烁着智慧与诙谐的光芒。她的手中捧着一枝花,帽子周围还有几朵,可能是来自爱人的礼物吧。不久,她就将嫁给这个天纵之才——阿姆斯特丹最出名的艺术家,而他此时正坐在桌子的另一边为她作画。

萨斯基亚这时正在她的表哥亨德里克·凡·优伦堡(Hendrick van Uylenburgh)的画廊,他是伦勃朗最主要的经销商。伦勃朗就在画廊里工作、生活,他早期的几幅杰作就是在这栋位于阿姆斯特丹运河岸边的四层小楼里完成的,包括《杜普教授的解剖学课》(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Tulp)。而在结婚后,伦勃朗和萨斯基亚没有和亨德里克一起生活太久,当伦勃朗筹够了钱,他就买下了隔壁的一幢极尽奢侈的宅院,即现在的犹太人宽街4号。日后在那里,他为萨斯基亚绘制了一幅又一幅的画像,度过一段十分短暂而结局悲伤的婚姻生活。

有时,萨斯基亚盘起头发,在床上小憩,或者用充满诱惑力的眼神注视着丈夫;有时,又可以从内庭小院里看到她容光焕发地站在窗前。这些画面都来自于伦勃朗的画作,它们就像一本私人日记。在伦勃朗死后,人们在他的文件夹里发现了这些萨斯基亚的画像。它们和伦勃朗的几百幅蚀刻版画一样,都是艺术史上最伟大的作品,将在2019年——“伦勃朗年”——悉数展出。

2019年是伦勃朗逝世350周年,伦勃朗去世时是63岁,那时他一贫如洗。伦勃朗的陨落与他的成名同样具有戏剧性。他的作品被当时的荷兰人视为落伍,因此他和莫扎特一样,被葬在了穷人的墓地中。但是,不久之后,他画作的价值又再次得到认可,之后就再也没有被人们遗忘。他对于人物面容的生动记录和对于每日不同的日常生活图景的细致描绘,都能将观看者带入充满着深爱、悲痛、绝望和每一种能想象得到的情感的心灵旅行。梵高曾写道,他愿意用十年的生命换取坐在伦勃朗的《犹太新娘》(The Jewish Bride)面前的两个星期。梵高说:“伦勃朗表达着任何语言都无法诉说的故事。”

犹太新娘(The Jewish Bride),图片来源:Wikipedia,伦勃朗为妻子所绘画像:那一段短暂、浪漫而令人叹惋的婚姻,伦勃朗妻子,萨斯基亚,伦勃朗,伦勃朗逝世350周年

犹太新娘(The Jewish Bride),图片来源:Wikipedia

《犹太新娘》画中有两个人物,男子的手放在女子的胸口,女子的手则轻轻放在男子手上,展示出他们对于彼此的爱慕。这幅画作将在今年2月开幕的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的“所有的伦勃朗”(All the Rembrandts)展览中与其他22幅油画和所有蚀刻版画作品一起展出。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 in The Hague)则会展出另外18幅油画,包括《杜普教授的解剖学课》。伦勃朗的许多不同画作将会出现在各个不同城市,这位荷兰最伟大的画家,作品寓意之深刻,创作之独特,值得每一个对于伦勃朗有一点点兴趣的人来到荷兰,参观此系列展览。从阿姆斯特丹开始,巡回展还将走过代尔夫特、莱瓦顿、海牙和他的出生地莱顿。

穿着田园服饰的萨斯基亚(Saskia van Uylenburgh in Arcadian Cost

穿着田园服饰的萨斯基亚(Saskia van Uylenburgh in Arcadian Costume),图片来源: Editorial Image Provider/UIG via Getty Images 

但是对我来说,最惊艳的还是此次纪念活动的第一个展览。在莱瓦顿弗里斯博物馆(Fries Museum)举行的“伦勃朗与萨斯基亚”(Rembrandt and Saskia)通过图像、物品和文字生动地描绘了伦勃朗的婚姻生活。1634年,伦勃朗28岁,这一年他与萨斯基亚结了婚。而仅仅8年后,伦勃朗36岁时,萨斯基亚就永远离开了他。萨斯基亚去世时,他们的儿子仍在襁褓之中。萨斯基亚的死给伦勃朗带来了难以忍受的悲痛,他为此放弃作画数年。他的痛苦是显而易见的,那么多在萨斯基亚去世前所画的饱含幸福快乐的画像(在她去世后仅有一幅)都映衬着伦勃朗此时的痛心。
和自画像一样,萨斯基亚的每一次“出现”都不同

莱瓦顿是萨斯基亚的故乡,这里就像是一个微缩版的阿姆斯特丹,随处可见的拱桥和狭窄的街道,半个小时就可以逛完全城。由运河围成的椭圆形城区和17世纪时也十分相似,明亮的鹅卵石街道两旁是琳琅满目的商店和荷兰的山墙建筑。萨斯基亚出生于1612年,是布塔斯·凡·优伦堡(Rombertus van Uylenburgh)最小的孩子。布塔斯·凡·优伦堡是莱瓦顿(弗里斯兰省首府)的市长,也是一位杰出的律师。萨斯基亚家的房子现在仍然存在,你可以从这里走到周边所有萨斯基亚曾经走到的地方:桥另一边的精品店,熙熙攘攘的乳品市场,以及要称重所有即将运往全欧洲的奶酪的称重站。
萨斯基亚家境富裕,她受过良好的教育,性格勇敢。她7岁时母亲去世,12岁时父亲去世,由姐姐抚养长大。但是,她并没有因此为了寻求庇护而接受觊觎她钱财的某个年长又狡猾的弗里斯兰人的求婚。她在等待,在学习,她花了很多时间与艺术家和智者交流。1633年,在去阿姆斯特丹拜访亨德里克的路上,她的旅伴就是两位著名的画家。他们还和她的独眼叔叔一起出席了她的婚礼。

伦勃朗,头发散乱的自画像,图片来源:Wikipedia,伦勃朗为妻子所绘画像:那一段短暂、浪漫而令人叹惋的婚姻,伦勃朗妻子,萨斯基亚,伦勃朗,伦勃朗逝世350周年

伦勃朗,头发散乱的自画像,图片来源:Wikipedia

她的个性在嫁给伦勃朗这一选择上就能充分体现出来。伦勃朗是磨坊主的儿子,叛逆又狂野,这些特质至少反映在了他早期的自画像中。遇见萨斯基亚之时,他已经完成了令人惊叹的作品《头发散乱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Dishevelled Hair)。这幅画就被放在工作室里,看到这幅画,萨斯基亚应该可以借此了解到伦勃朗的性格特点。这幅画中的伦勃朗是一个在黑夜森林中的孤独灵魂,他的眼睛比他周围的暗夜还要更加黑暗。他把自己囚禁在黑暗和光明的边界,那片光明是点燃了他脸颊的光亮和他白色蕾丝带衣领上的闪光。这幅画作展示出他在描画肌肤和纹理上的超凡天赋。但是,他的个性仍然藏于阴影之中,他真实的面孔——抑或称为真实的人格——仍然无从知晓。你只能在这其中去寻找他,而当你找到他时,你又会被他震惊:他直直地看向你,已经将你包含在了他的注视之中。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3页123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