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世界”里的现象学(一)

2019-03-07 18:26 来源:公共艺术杂志 作者:王俊 浏览:210 A+ | A-

胡塞尔,“生活世界”里的现象学(一)

胡塞尔

什么是“现象学”?

什么是“现象学”?现象学精神“回到事情本身”(Zu den Sachen selbst),就是说,不要挂在半空中玄想概念、体系,哪个理论是怎么说的,哪个体系是怎么说的,而是要回到大地上,脚踏实地,朝向活生生的具体事情本身,用你自己的眼睛去看、用你自己的耳朵去听、用你自己的心去感受、去直观,去看、去听、去感受那种最真切的、最具体、最细微、最当下的东西,这些东西就是最本原的东西,具体而微,却包含了世界整体。我们所有的理论、体系、抽象、本质,都是从这种具体而微来的。最具体、最细微、最自然的东西并不意味着琐碎,而是蕴含着世界的整体,世界整体或者本质就在事情本身之中。海德格尔说:“让那显现自身者,以自己显现自身的方式,从它自己那里看到。”(《存在与时间》)

意思就是,现象学能够让你看到事情自身最本原的显现,以自己的方式、从其自身显现,我们的看不是从我出发强加给现象的,也不是用我原有的条条框框去限制现象,而是尊重现象,去看最自然、最原初、最微小的现象,从中看出世界和自我的整体。这是一种对“看”的通透性的要求,事物显现自身,完整完全的呈现,对象本身变得透明,你可以从对象看到整个完整世界的呈现,而不是现象和本质的二元对立,这就是现象学的要求或者目的。 

 “回到事情本身”Zu den Sachen selbst,是当时流行的一个现象学思潮的口号,这是现象学家们都承认的。以上是我就这个口号所做的解读,细化到不同的现象学家,这种“看”,这种“通透性”,呈现的完整性,都有不同的进路和理解。比如说,胡塞尔认为,这种整体性的世界呈现首先是人的意识结构的呈现,任何事物或者对象向我们呈现,实际上就是这个东西的意义在我们意识结构中的形成。比如这个水瓶,我们的眼睛看到的是这个面,但是我们知道这个是水瓶,这就是意义的构成,这个过程是在人的意识中的构成过程。这就是现象学的“看”所要揭示的东西。 

意向性联结的自我与世界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总是通过我们的感官和身体与世界上的各种事物缠绕在一起,这种缠绕无一例外都是“意向性”的某种形式,因此可以说,我们意向性地与世界发生关联。

我们坐在这里上课,我们看到街上的汽车在跑,我们看一本书,我们坐在食堂里吃饭聊天,我们无时无刻不拥有极多的被呈现给我们的物质对象。但是我们仔细想一想,我们在日常生活里通常看到的都不是对象整体,而只是某个侧面,然后通过我们的意识行为构造出这个存在的对象。这个过程意味着,我们知觉到的所有对象都是在场和缺席的混合体,我们看这张桌子,你直接看到的面是在场的,你看不到的面是缺席的,是我们的意识把这些部分整合成一个同一的对象。即便你走上讲台,围着这张桌子转一圈,那么之前你坐在下面时对你来说缺席的部分现在转为在场,而原先在场的则成为缺席的,这背后起支撑的还有个时间流的问题。

所以,日常生活里的所有对象,我们都是通过它们给予我们的侧面、视角面和外形的一部分来认定它们,然后我们通过意识充实它们、连结它们,并且把一些情绪性的因素加到这个同一的对象上。比如我喜欢这朵花,我觉得这棵树很漂亮,我讨厌这座房子,等等。此外,如上面所说,在日常生活里,我们感受到并不总是在场的事物,总有些事物是缺席的,因此我们经常做的就是克服缺席状态把事物带到在场,比如说你看到房子的这一面,是一排窗户,你就会认为这是个房子,在另一面有门,尽管在你看的时候,门是缺席的。当然我们也会随着注意力的转移,让一些在场的事物转入缺席。除了实在的东西之外,还有一些理念化的对象,比如三角形、有理数等,还有法律、社会制度、民族、文化这样的对象,还有一些我们没有直接经验到,但是在意识中或者头脑中意向着的东西,比如我没有去过美国,但是我通过我所了解的美国知识,对美国有一个印象。所有这些东西在世界中与我们缠绕在一起,在日常生活中得到认定,与我们意向性行为发生着关联。

总的来说,世界上存在着很多事物,我们感知到它们,用现象学的术语来说,就是事物以不同的呈现方式被给予。现象学要研究的现象,就是这些对象是如何呈现的?是How, 而不是why。 

在这个呈现过程里,我们看到有一些基本的形式结构总是在出现,这就是现象学要把握的东西。Sokolowski认为,现象学关注三个最基本的形式结构:一,部分与整体的结构(局部科学与世界整体性),二,多样性中的同一性结构(意识如何超出自身达到一个同一的对象),三,在场与缺席的结构(我们如何感知一张桌子)。总体而言,现象学的关注方式不是自然态度中课题化、客体化的方式,而是一种对于整体、对于同一性根基和处于转换中的可能性的关注,这种关注是通过对主体性维度的现象学观察实现的。这种可能性先于自然的现实性、先于实在经验,胡塞尔相信在所有具体的实在的意识行为之上,有这些行为都遵循的这么一种意味着可能性的结构,就是意识的超越论结构,这就是超越论现象学要讨论的对象。所以超越论现象学要讨论的内容,不是某人的某个具体行为的结构和发生过程,不是某人意识到什么、想到什么,而是在这些经验之上的那个普遍的结构。 

演讲者介绍


王俊(浙江大学哲学系),“生活世界”里的现象学(一)

王俊(浙江大学哲学系)

浙江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德国维尔茨堡大学哲学博士,目前主要研究现象学、德国哲学、跨文化哲学等。著有德文、中文研究专著各一部,完成译著五部。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艺讯标签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