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世界”里的现象学(二)

2019-03-19 10:50 来源:公共艺术杂志 浏览:199 A+ | A-

胡塞尔 ,“生活世界”里的现象学(二),现象学,胡塞尔

胡塞尔 

什么是“生活世界”?(Lebenswelt, life-world)

胡塞尔晚年的时候,开始用“生活世界”这个术语。“世界”大家都清楚,我们每天都在讲,世界就像一个舞台或者一个背景,我们生活于其中,我们关注的所有焦点都是从这个世界中浮现出来的。我们说的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事物的简单总和,也不是那个漂浮在宇宙中的蓝色星球,而是我们生活于期间的、容纳了我们生活的背景。它不仅仅是空间上的概念,还有时间上的,“世界”两个汉字,世表达的就是时间,界是空间,这是一个包容一切的舞台。可能在宇宙中有很多星球适合有意识的生物居住,可能以后我们会迁居到火星,但是对于我们而言,不管我们发现多少个星体、多少个地球,世界只有一个。所以“世界”不是一个天文学的概念或者天文观察下的客体,海德格尔晚年时美国人的太空卫星第一次发回了地球的照片,据说海德格尔大惊失色,因为哲学家的世界应该是我们栖息的家园,而不是这样裸露在我们对面的客体。 

世界是与我们的生存体验、我们的直接经验密切相关的概念,是对于我们的意识和经验行为及其相关物的终极背景,是对于个体生存经验而言具体而现实的整体。在这个意义上,胡塞尔特别地称之为“生活世界”,以跟其他的“世界”概念相区别,比如自然科学中的“世界”,那是一个纯粹客观的世界。我们对经验层面上意向性或者意识行为进行先验还原,比如对某个具体科学的研究行为进行先验还原,在胡塞尔看来,这种还原的最终极点或者界限就是生活世界。 

所以生活世界是一个与现代自然科学相比照的哲学话题。自然科学的“客观世界”是这样的(其实我们大部分可能也是这样认为的),就是我们的世界是由各种各样的实体,比如石头、树木、河流、大地组成的,这是一个实在的世界,具有“第一性质”,而那些“第二性质”,并不属于这个实在的世界。第一性质和第二性质来自于17世纪英国经验主义哲学家洛克,他说,第一性的质是事物的体积、形相、运动或静止、数目等,而第二性的质则是借物体的第一性质,也就是物体的大小、形相、运动等,在我们心中产生各种不同的感觉,例如颜色、声音、滋味等。 

不仅如此,更进一步地,那些被各门精确科学所描绘的那个事实的世界,其实跟我们直接经验到的世界是不同的,我们在日常生活里看到的桌子,实际上是很多原子组成的,原子、分子、引力场及其科学的描述,这才是世界的真实存在。在现代科学和物理学看来,我们在其中生活并且直接知觉到的世界,仅仅是通过我们的心灵对感官输入的信息做出回应而制造的建构物,而感官则是对外部事物的物理刺激做出生物学层面上的机械反应,通过感官直接获取的世界信息是不够透彻的。换句话说,我们在其中生活的世界,我们感知到、经验到的这个世界,最终是非实在的,在这个被感知到的世界背后还有一个本质的世界,这个世界只能通过数学、物理学的科学探索和描述才能达到,这是最根源的实在世界。

在我们的时代,自然科学拥有的权威性如此之大,它告诉我们世界和生活的真理。所以我在上面所说的话,可能在坐的大部分人都会觉得很自然。于是,我们就拥有两个世界,即我们在其中生活的世界和数学化物理学化的科学所描述的世界,而且自然科学认为,生活世界是单纯的现象,完全是主观的,数学化的科学的世界则是真正客观的世界,或者说,是客观世界最基础的本质,比如客观世界在微观维度上就是原子世界。生活世界下,我们坐在这里上课,而真实的世界状况则是,一堆原子在这里运动着。 

所以“生活世界”作为一个话题,是在与“现代科学”的对比之下形成的。没有现代科学,或者说,在前科学时间、在前现代,我们倾向于认为我们在其中生活的那个世界就是唯一存在的世界(天堂和地狱也是这个生活世界的一部分,天堂和地狱只是我们现世的补充,而不是替代品)。所以在前现代,当时的科学或者知识体系只是致力于表述我们熟悉的世界,却并不打算或者无能力为这个世界寻找一个替代者。前现代的知识体系会对生活世界做出各种角度的描述,但是不会尝试着跳出这个世界对来对这个世界做出解释,这种尝试是现代科学的目标,所以我说,在“现代科学”出现之后,作为回应,原本作为背景的“生活世界”才成为课题、走上前台。 

我们在前面已经提到过这个问题,就是在现象学家看来,各门精确化的局部科学都有一个主观维度,或者说,都是从生活世界中获得其起源的。胡塞尔就曾很明确地说道,这些科学都奠基于生活世界。精确的科学都是对于我们直接拥有的关于世间事物的经验的某种特定方式的转化:这些科学把这种日常经验放到一个特殊的认识层次上,把我们经验到的对象转变成理想化、数学化的对象。这就是现代科学的起源,胡塞尔举过一个例子,就是几何学的诞生,在古代这是一种丈量土地的技艺,随着高度数学化和理念化,这种技艺被抽象成几何学。 

在这个过程中“理念化”(Idealisierung/理想化)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步骤。我们说,现代科学都是同理想化的东西打交道:比如几何学中的直线、点、圆、面、立方体,都是理想化的图形,现实生活里没有这样的东西。比如物理学中的真空、无摩擦力的面,都是理想化的东西,在现实生活里你再用力把某个平面打磨的光滑,也不可能无摩擦力。这种理想化或者理念化只是包含了一种理论上不可逾越的极限。但是这种极限从何而来呢?几何学中的直线、点、圆,首先是我们在实际经验里画过这样的图形,然后经过理念化,把它们抽象成结合学要求的样子。物理学中的真空或者无摩擦力的平面,也是我们在实际经验中有过近似的情形,才能将之彻底理念化、理想化,把它转化成科学的对象。所以我们说,这种精确科学中的理想化对象,不可能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世界中直接经验到的对象,我们凭借一种混合了知觉与想像的特定的意向性来建构或者构造它们。“理念化”就是一种想像的过程。这种意向性来自于生活世界的具体事物,但是最终它产生出来的东西却不属于这个生活世界。而且,一旦这种理想化的对象形成了,我们获得了它,我们就会趋向于将之作为我们经验到的具体对象的完美版本,会认为它们比我们在生活里知觉到的事物更加实在,因为它更精确,或者用柏拉图的话说,是一个理念,我们日常生活中经验到的事物都是对这个理念的摹本或者副本。 

随着这种理想化的对象越来越多,人们会认为我们发现了一个理想化的世界整体,这个世界比知觉的世界要精确、要好。因此就认为这个精确世界是世界的本质,并把认识的权威赋予自然科学家。这些科学专家成为新的世界的主人,因为他们把握了事物本性,与世界本质的事物打交道。这种理想化的模型被投射到整个生活世界,所有的人类活动领域。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共2页12 确定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艺讯标签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